第15章 又见神秘女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滴答水声,在黑暗中清晰得像珠子滚落在玉盘上。
  山风在外呜咽地吹着,漆黑的洞里只能听见水滴的声音,但比风吹在身上更加阴冷逼人。
  紫鸢也不记得自己在这里待了几个时辰了。她背靠着墙壁坐着,将头放在蜷起的膝盖上,双眼无神地盯着某处。她什么也没有看,什么也没有说,就这么坐了一下午。
  直到黑暗中响起了铁链碰撞的声音,黑影自石壁中走出,被微光勾勒出模糊的轮廓。她看着坐在前面的紫鸢,有些诧异地问道:“你怎么来了?”又见她是一个人这样坐着,觉得不对劲。“看你这样子,不像是来给我送水玲珑的啊~”
  “如果没有给你水玲珑,我真的会死吗?”紫鸢抬起头来看着黑影,有些茫然地问。
  黑影挑眉道:“怎么,你以为本上神是在跟你开玩笑?”
  这话里带了一丝威胁的意味,紫鸢却是面色怅然地摇摇头。
  黑影觉得奇怪,凝眸盯着紫鸢,似是对她好奇起来:“那你为什么来找我?该不会是要我现在给你解毒吧?我可不做亏本买卖。”
  紫鸢听她反复提到这件事情,也不由撩开自己的袖子,看了看那些爬满胳膊的蓝色脉络,便想起了莫思幽说的话。他说过,要找到水玲珑救她,然后和她一起离开碧草山庄,去过他们两个人的生活。
  这些话,她还能继续相信吗?他真的会抛弃名门道义,不顾人界安危,只为了她一人吗?她曾经想过,不管是穿越了多少次轮回,有一些印在骨子里的东西,永远也不会磨灭,就像他的冷淡,他的高傲,他的……责任感。
  就连对她,不也是这样吗?其实紫鸢知道,他一开始照顾她、保护她,是因为她死皮赖脸拜他为师。她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接近他,将他拴在身边,所以她甚至没有去考虑这一层关系可能会成为别人的口实,就想牢牢将他抓在手里而已。
  那时候,她不是也在利用他的责任感吗?那时候,不就应该知道,在这一点上,他其实没有变过?
  “在我和名门道义之间,你就那么确信他会选择我?连我自己都不能确定的东西,你却用来要挟他……”紫鸢喃喃地说着,虽然从字面上是在对黑影说,却只是在诘问自己而已。
  黑影也听出来了紫鸢的语气有些不对,加上这丫头今日如此异常的举动,黑影终于有所察觉,试着问了一句:“怎么,和你的小情人吵架了?”
  本该是有些戏谑的语气,可不知道为什么,黑影说出来时,却隐隐透出一丝关心。
  至少紫鸢是这么觉得的。就因为这个,她都有点对自己的感知能力持怀疑态度了。这个女人,利用她、对她下毒,而且明明就是一个陌生的人,哪来的什么关心?可紫鸢就是克制不住,想起那一日触碰到这个女人的时候,从指尖传入身体的那股奇怪的力量。
  “吵架?”紫鸢有些失神,重复着这个陌生的词语。“我怎么会和他吵架呢?我怎么会对他生气?我……”明明是想要否定,可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她对他说的那些话,明明就是在争吵,在赌气啊……
  她一下子站了起来,仍旧是自言自语:“我怎么能跟他吵架呢?他的师兄弟受伤了,他在自责,他应该很不好受的,我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跟他任性呢?”
  看着那丫头懊恼地用手拍了拍她自己的脑袋,黑影幽幽地叹了口气。
  “如果是生气那就生气好了,为何一定要爱得那么卑微?你身体里可是流淌着魔族……的血液,那**一句‘不信天,不信命’,可不是这么怯懦的小女人模样!”
  紫鸢没有注意到黑影话里那一丝细微的停顿,只是这微带不屑的口气让她有些不满。
  “你懂什么?在这个世上,他要承担的东西已经太多了,如果连我都不能理解他,陪着他,他一个人该怎么办?都怪我太笨了,一直当他的负累。早知道会这样,当初怎么也不该硬闯结界,搞得自己这么狼狈。”
  说到这里,紫鸢就郁闷起来。映月教的结界,可是莫问布下的啊!如果不是从内部强行突破,紫鸢也拿它毫无办法,却也是折损了她大半真气。连她都如此,所以这么多年来,人类虽对映月教虎视眈眈,却动不了它分毫。
  “敢强行突破魔君的结界,看来你对那个人类,真是喜欢得紧。”黑影低低地笑起来。
  “诶?”紫鸢一愣,这黑影的话又让她迷茫了几分。
  “你从一开始,就是冲着他来的,不是吗?从魔君莫问封印的结界里挣脱出来,就是为了寻找这个人类男子,因为他的脸,和布下结界的那个人真是太像了,我说得对吗?”黑影进一步解释,似乎对猜透了紫鸢的心思很是沾沾自喜。
  紫鸢睁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幽暗光影中的落魄上神。是的,这一刻她真的相信,那女人真是上神——她竟然连这个都知道!
  “你……你知道他……”原来上一次在山洞里,那女人就看出来莫思幽的面孔,和莫问长得一模一样?也就是说,这个女人知道莫问的模样,也有可能知道千年前那场人魔大战以来发生的一切事情。
  紫鸢暗暗心惊,一次意外地闯入,他们到底是碰到了一个什么人?!这个女人,明明白白地说了她是神,但总觉得,除去这层身份,她还有许多让人想要探寻的秘密。
  可是黑影却不给紫鸢这样的机会,甚至不容紫鸢多想,她就抛出了一句让紫鸢纠结的话。
  “真是很好奇,如果有一天,让你在这个人类和魔君之间二选其一,你会怎么选。”
  这轻轻的一句话,在清冷的山洞里却是格外的字字清晰。
  紫鸢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别过脸去心虚地说:“我该回去了。”她不想面对这个问题,她心里清楚地知道自己在逃避,但是她没有办法让自己坦诚——对一个自己都不知道答案的问题坦诚,谁能做得到呢?她连想都不愿意去多想。
  “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要来找我啊。”黑影似乎真是对这个问题感兴趣,见紫鸢转身要走,竟然仍是追问。
  紫鸢的脚步停顿下来,回过身去看着那团隐在暗处的幽影,满不在乎地说:“想找个人说说话,不自觉的就来了。反正,你毒也下了,威胁也威胁过了,也不能再对我做什么了。我也没必要怕你吧?”
  “为什么是我呢?”黑影又问了一句。
  紫鸢怔了一下,想起心头的感觉。虽然这个女人看上去不怀好意,但就是不能将她当作纯粹的坏人。或许是因为这女人被囚禁在此这么多年,渴望着外面的世界,所以就算被她利用,紫鸢也觉得她很可怜,才提不起恨意的吧。
  “因为在人界,只有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也只有你才能听我说这些。”
  听了紫鸢的话,那黑影又是低笑了两声,说道:“别以为跟我攀熟,就能改变我们的交易。三月之期,我要看到水玲珑。否则,我可不会怜香惜玉。”
  “我也从来没有想过你会有怜悯之心。被困在这种地方千年之久,就算是自诩慈悲的神,也会变得连所谓的魔都不如吧?”紫鸢没有忘记加上那些意味深长的定语,嘲讽了黑影一番。
  提到下毒这件事儿,紫鸢也不可能对这女人一点厌恶都没有。兴许是还没真的感觉到要命的危险,所以还能这样站着和她心平气和地对话。紫鸢心中暗自认为,这种行为也是犯.贱的一种,所以也很无奈。
  “呵呵。”黑影不知是笑紫鸢的画外之音,还是笑这丫头能看得如此通透。她微微挑眉,无问而问:“自己能离开吧?”
  紫鸢撇了撇嘴。上次是因为和莫思幽待在一起,不能让他发现她的魔力,所以才不得不受困于这小山洞。如今她独身一人,自然是怎么来的就怎么离开了。这黑影明显是在打趣她!
  不想再跟黑影周旋下去,跟她对话一番,心境豁然开朗倒是真的。所以紫鸢也想起来时候不早了,她真的该“回家”了!
  水光摇曳之中,紫鸢瞬间化作一团光晕,消散在空气里。
  下一刻,她已经在碧草山庄城门口。深吸一口气,调整好心态,她才大步走进去。待会儿见到莫思幽,不管他对自己摆什么脸色,都一定要忍住,再不能像下午那般任性了。
  走进城中,看着空荡荡的街道,紫鸢才发现天色已经有多晚,晚到这座喧闹繁华的城已经安然进入了梦乡。她忽然想到,莫思幽呢?他发现她没有在房里了吗?如果是,他现在又在做什么呢?他会找她,还是跟她赌气,一个人睡下了?
  紫鸢的心情有些忐忑,回到碧草山庄,已经快到关门时分了,只有两个守门人在外。
  “咦,这不是紫鸢姑娘吗?你回来了?”其中一人看见紫鸢,睁大了眼睛,有些小心翼翼地问。
  紫鸢奇怪,什么叫“你回来了”?
  不等她问,那人就继续说道:“四师兄发疯地找你,还以为出什么事了。”
  “他……在找我?”紫鸢的心像是被扎了一下,愣愣地看着对方。
  “是啊,找了一下午了,刚刚才回到庄里。本来有些师兄弟想帮他一起找的,他又不让耽误巡逻……”守卫话没说完,紫鸢就已经冲进了山庄里。
  她脑海里再没别的想法,只有一个念头,赶紧回到他身边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