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心尖上的执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莫思幽下意识地一手揽住紫鸢,一手幻出火焰,将那棵大树中飞出来的幽影击退。只是当他看见自己掌心中的力量竟是一团炎火时,不由吃了一惊。
  他将手捏成拳头,熄灭了掌中的火焰,也将心头的不安压下,凝眸看向飘在不远处的纳兰玦。
  “是你?”莫思幽提高了警惕,盯着纳兰玦,防止他对紫鸢又有什么图谋。
  “怎么,怕我?”纳兰玦知道莫思幽在提防什么,苍白的脸上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莫思幽也不跟他绕圈子,径直说道:“我以为,我们已经把事情说清楚了。你还来这里做什么?”
  纳兰玦看了一眼紫鸢,说道:“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你们既然帮莲心带信,如果不替我将回信传达给她,不算帮完了这个忙吧?”
  “你既然知道了莲心一直在等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找她?她的法力正在一点点消失,撑不了多久了……”紫鸢皱着眉头,有点不满地说,心底很为莲心感到些不平。在娲神大殿守候了五百年,这个男人,如果真的有心,为什么从不曾想过回去找她?
  “你以为我为什么五百年来都只能呆在这里?是和莲心的约定没错,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只有这棵树的灵气才能支撑我的魂魄。其实她都知道,才会跟我约定在这里等她吧……”纳兰玦深吸了一口气,将泛红的眼眶里的泪水咽下。
  那泛着银光的泪滴,仿若放映着当年的画面,水玲珑的灵力如攒动箭矢射来。他扑过去抱住莲心,灵力击打在他的后背,让他二人足足飞出十数米远。他忍着喉头翻涌的鲜.血,对一脸关切的她摇摇头,说他没事。
  后来知道,水玲珑的力量连女娲后人都难以控制,何况只是他这般**凡胎……
  那时他没有一点力气地靠在老树下,捂着胸口,静静地望着南方。在看不见的远方,被大火燃烧的夜空,她也静静地站在炎火之中,朝着他的方向,泪流满面地化作了一团微光。
  隔着那条小河弯的一刻,彼此就明白,这已是永别。
  此刻纳兰玦身后却传来熟悉女声。
  “可我还是失约了。”
  纳兰玦一愣,原本就没有血色的脸更加苍白。他半晌不敢回头,直到感觉那淡淡的香气近了。那一股荷花的香味,轻轻浅浅,是他第一次闻到就爱上的味道。
  紫鸢屏住呼吸,看到在梦中出现过的面孔,那个在匾下挂红灯笼的纤弱女子——她在这里出现了。
  “是莲心。”
  听紫鸢这么说,莫思幽也肯定了他的猜测。但不明白的是,莲心受困于符灵在娲神大殿布下的屏障,此刻却是怎么来到这里?
  不过,他们俩都没有再多说话,去打扰这个迟到了五百年的约定。
  纳兰玦慢慢地回过头,对上了莲心含泪的目光。她抬起手来,小心翼翼地触碰他的脸颊,一滴泪划过面庞,口中轻声呢喃:“真的是你……”
  纳兰玦嗡动了一下嘴唇,什么都没说,只是一把将她拥入怀里,紧紧地抱着。
  紫鸢不知道,鬼魂的相拥,是否也会有温度。但至少,莲心的心里是温暖的了吧?这五百年的守候,每一个被悲伤冻结的夜晚,都在这一个拥抱中,化作了似水柔情。
  “我没有替你拿到水玲珑,没有救得了你妹妹,还失约了五百年,你会怪我吗?”莲心尖尖的小脸带着泪痕,抬头望着纳兰玦。
  纳兰玦眉心微蹙,“傻瓜,我爱你,怎么会怪你?这五百年,我想了很多,生死有命,凡人本不该强求,如果我没有觊觎宝物,这一切或许会有所不同。如果我们以另一种方式相遇,可能结局会好得多,至少我会有一个机会,去尝试给你幸福。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莲心舒展眉头,唇边挂着浅笑,摇头说:“这一辈子我已经很满足了。虽然拥有的不多,但是能够与你相遇、相知、相爱,比起我从前活过的无数日夜,都要有意义得多。”
  纳兰玦低头亲吻她的额头,声音颤抖地说:“那我们再不要分开。不管是化作一点光,还是一粒尘埃,我也不要再放开你的手。”
  看着莲心点头,纳兰玦执起她的手,紧紧握住,两人的身体渐渐地变透明。
  最后一刻,纳兰玦转过脸来看向莫思幽和紫鸢,微微颔首说道:“如果你们再见到落雪,请代我转告一句,当年的一切,都是我错了,对不起。”
  鬼,因执念而凝聚,当执念化解的一刻,便自然离去。或入六道轮回,或成为这世间的一缕尘埃。紫鸢不知道纳兰玦和莲心会去向何处,但蔓延着点点疼痛的心底,还是为他们送上一份祝福。
  “世人都说神仙好,却不知,一生若是错过那一人,即便能够永生,也只是多了无数的寂寞时光罢了。”莫思幽说着,静静地抱着紫鸢。
  屋檐之上,老乞丐平静地喝一口醇酒,半眯的眼中,泛的不是醉意,而是点点银光。多希望能醉啊,醉了,就不必记起亲手错失的过往。
  “这是……你我的宿命……”那个人的话,伴着此刻的晚风,吹过耳畔。
  老乞丐擦了一把嘴角的酒滴,悄无声息地御剑而去。
  紫鸢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看了一眼房顶,却只见到沉沉的夜幕。从这个方位看去,一排稀疏的星子在屋顶跳跃,除此之外,一切都是静止的。她轻轻叹一口气,若是在他身边,时光静止也未必不好。
  “出来吧。”耳边传来莫思幽的声音。
  紫鸢有些惊诧地抬头看了他一眼,不知他在对谁说话,但转脸就看见一袭银袍从莫思幽屋中走了出来。
  落雪?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紫鸢想问没有问出口,大概是已经看到了落雪此刻有点苍白落寞的脸色。他该是听到了纳兰玦方才的一席话了。如今,纳兰玦已经放下了执念,那么落雪呢?
  紫鸢想起,落雪上次跟他说的,他还在等一个机会。难道落雪说的,也是水玲珑?
  “你都听到了。”莫思幽没有用问句的语气。和落雪相处了这么多年,他身上的梅花气息,莫思幽已经很熟悉了。他这句话留着余地,虽然没有疑问,却是等着落雪的回答。
  都听到了,那么,落雪现在是怎么想的?
  “他不必道歉。”片刻,落雪喃喃说道,眼神故作冷漠。恨了一个人五百年,换来一句“对不起”,即便是想要接受,也不会轻易说出口。但落雪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心态,才说出这句话。只见他握紧了手掌,语气坚定地说:“我会救仙儿的。他没有完成的事情,我会替他完成。”
  “仙儿她已经……”莫思幽想说,仙儿已经死去了五百年,就算是大罗神仙,怕也没有回天之力了吧?可是他知道这句话会让落雪如何地绝望,所以他忍了忍,没有说出口。
  但,看着落雪自欺欺人,莫思幽同样不忍。
  落雪眼中却真真实实地闪烁着希望的光色。他知道莫思幽不相信,便又说道:“五百年前,纳兰玦想取水玲珑这人界至宝来替仙儿续命,却一去不回。我带走仙儿的身体,请求逍遥仙人将她封印,五百年不相见,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寻回水玲珑,继续纳兰玦没有做完的事情。”
  落雪是妖,不能接近娲神大殿,这是当年他为何不曾去苗疆的原因。他知道纳兰玦去了,也是满心希望地等着,等来的却是娲神大殿水玲珑**的消息。
  后来,水玲珑就从人间蒸发了。
  这五百年来,他从未放弃过寻找水玲珑。所以那次在苗疆,知道紫鸢和莫思幽他们一行要去娲神大殿找水玲珑的下落,他才会借着有女娲后人之便,与他们同行。
  “水玲珑,真的有起死回生之力吗?”紫鸢并不想给落雪泼冷水,却当真有这样的怀疑。
  “水乃世间之源,代表着生命的孕育。水玲珑是这世上拥有最强大水系力量的宝物,所以说它能够让人复活,也不是空穴来风。不管怎样,我都要试一试!”落雪握紧了手掌,语气坚定地说道。
  紫鸢抬起头来,看了看莫思幽,他幽深的侧脸,让人摸不透他的心思。但紫鸢大概能够猜到——又是水玲珑啊!莫思幽要用水玲珑来与神秘人交换,救她的性命,而落雪也需要水玲珑,来救他的仙儿……
  他们之间,会产生冲突么?
  紫鸢摇摇头,越是担心的事情越容易发生,还是不要去想。先不说水玲珑是否能够起死回生,现下最关键的问题是,他们连水玲珑在哪里都不知道!
  “唔……”
  紫鸢刚想要避开去想水玲珑,忽然觉得左手臂一阵发麻,如同有一道电流击中胳膊,传入大脑。她一下子失去了意识,往后倒去,跌进了一池将绽未绽的莲花中。
  沉沉下坠的时候,她回到了上次未完的梦中。湛蓝的河水,碧绿的芳草甸,紫色的无名小花,一切都是熟悉的模样。有一个声音在她耳畔,轻轻地反复地说着:
  “回家吧……回家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