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你到底是什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紫鸢清醒过來的时候莫思幽正在替她擦着额头的汗水陷在那奇怪的梦中让她的神情很慌乱
  回家那个地方……怎么会是家
  “还有沒有不舒服”莫思幽温柔地询问了几句然后端了碗姜汤给她喝
  莫思幽已经替她换过了落水的湿衣套了一件素白的衣裳然后将她用被子裹得严严实实她的身体向來是冷的即便是五月的天气他也得给她盖厚被除非是他拥着她入睡
  这一切落雪看在眼里终于忍不住问了出來他看见了紫鸢胳膊上的蓝色纹路
  紫鸢本以为莫思幽不会将山东神秘人的事情告诉落雪因为水玲珑是他们此刻共同的需求且很可能是彼此冲突的需求
  但落雪问时莫思幽竟是毫无保留地将一切告诉了落雪兴许就是刚才的一番思量让他作出这样的决定他并不认为他们对水玲珑的共同需求会成为他和落雪之间的阻碍即便是有他也会与落雪公平竞争
  “你要救仙儿我要救丫头如果有一天我们因此而冲突你不必手下留情因为我不会”莫思幽用坦诚的目光看着落雪语调沒有一丝波澜唯有坚定
  落雪愣了片刻将视线移向紫鸢看着她苍白的脸她澄澈的目光也一瞬不瞬地盯着他倒是比说这番话的莫思幽还纠结一些
  他们是亲密无间的朋友啊难道要因为这个事情……
  “……好好休息”落雪终于从干涩的喉咙中挤出了一句话來转身沒入黑夜之中他是夜色中的一团银光莹莹的却是孤独的
  紫鸢轻轻一叹抬眸看着莫思幽神色复杂的面容哑声说道:“把这样的选择抛给他不会太残忍了一点吗”
  莫思幽摸了摸紫鸢的头将她额头的碎发捋顺低垂的眉眼除了满溢温柔还有一角黯淡
  “如果不说出來我会觉得自己很卑鄙”顿了顿一丝叹息“至少对他不行”
  紫鸢知道莫思幽的复杂心境不比落雪轻松她同情落雪他五百年的等待只为了守候这一缕微光如今却是他最好的朋友可能会从他手里夺去这缕光这是怎样的讽刺
  不过紫鸢更心疼莫思幽所以她也明白一生中或许总要选择出最重要的一个人去珍重就好像莫思幽于她便是捧着六界也不及他眼底一抹温柔的份量來得重
  “幽哥哥一切都会好起來的”紫鸢知道再多的开导和安慰都不如握住他的手让他安心不管身边的人事如何改变但是两个人的手却不会放开一千年也不过弹指瞬间
  从前她是那般地渴望抓住莫问的手无论何时何地都带着她一起走
  但最后她只能抓住他的一处衣角跌跌撞撞跟随时光一路奔逃
  如果那时候的莫问能转过身來看看她看看她眼底的渴望看看她满身的风尘看看她这百年岁月的狼狈会不会也像此刻的莫思幽一样向她伸出手來
  无论发生什么都一起走
  天际微微有些亮光朝霞是鲜艳的橘红色光亮的线条刺破笼罩大地的夜色从城头升起照亮碧草山庄古老的一砖一瓦
  百姓推着板车背着行囊携家带口沿着石板街缓缓行进他们无疑是流连着这片土地碧草山庄向來与世无争繁华下掩盖着从远古带來的沧桑而他们则热爱着这种厚重的底蕴
  但是此刻如同地狱般的烈火正在侵蚀这片土地他们无能为力拯救不了它不得不离开
  莫思幽静静伫立在后山被火光涂抹成橘黄的面容看不见一丝霞光之色他半眯的眼眸眼中火光翻涌如同他此刻起伏的心绪
  上次触碰到娲神大殿的炎火发生了一系列让他措手不及的事情是以他现在对这片炎火怀揣了太多的疑虑
  现在发生在碧草山庄的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吗是他害得所有人不得不离开家乡去临时安置处所也许自此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都是因为他身体里那股不受控制的炎火么
  莫思幽很懊恼地想着乌黑的瞳眸中迸射出了冷冽的寒光
  就在他愤怒的注视中脚下的炎火疯了一样蹿高自那火焰之中一袭重紫华袍若隐若现牵引着头顶隐在青天白日之后的血红星子摇摇欲坠
  “你在同情他们”低沉的嗓音传入莫思幽耳中
  莫思幽双瞳收紧眉目间隐隐有一道暗红光晕流动
  “这是你干的”
  “我我不就是你”银发男子面无表情地反问
  莫思幽怔肿片刻沒有说话他还记得上次见到这个和他长得一样的男人时对方说的话那时也是同样的一句但莫思幽心底里是半信半疑的
  信或许是因为他们长着一模一样的面孔连身上的气息也有八分相似只是那个男人有掌控一切的霸气疑自然有更多的理由但冥冥中觉得这个银发男子必然是和这片炎火或者说自己身体里的阳炎之息有某种联系
  在莫思幽发愣的时刻银发男子冷冰冰地说:“人类不配被怜悯终有一日这是我们魔界的天下”
  “魔你是魔”莫思幽心里颤了一下凝眸看着银发男子虽然早有这样的想法不过却难对自己承认因为他心中以默然认下他们原本就是同一人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几时变得这般自欺欺人了”银发男子用洞穿一切的眼看着莫思幽口吻中有几分嘲弄那是自嘲的意味
  莫思幽沉默了片刻蜷起的手掌手背上的青筋纹路越來越突出越來越明显吹过的风竟是让他微微地打了个寒噤
  “不我们是不一样的我不是你”他忽然喊出來抬手朝火焰中挥了一掌打散了那银发男子的幻影他并不想听到自己方才喊出的话被反驳他明明白白地感觉到心底里生出一丝恐惧
  多少年來他都沒有过这样不确定的感觉从前因为无所畏惧所以淡漠如水藐视性命的人足以藐视天下但那个男人让他无法掌控相反他隐隐地觉得是那个男人将自己掌控在手心里
  他激动地喘着大气发现身体好像是火烧一样滚烫是因为距离火焰太近还是又被触动了体内的炎火近日來他常常感觉到身体里有一股力量在逐渐强大但并不像从前的炎火一样不受控制四处乱窜反是让他觉得充实起來
  难道是那个人向自己身上不断地注入炎火之力
  莫思幽想到这个眼神刹那凛冽得如同寒冰一般所以说体内的阳炎之息真的是因为自己的身份他是魔
  “我是谁”他眼神空洞地看着自己的一双手掌稍稍运功掌心便燃气一团火焰他记得那晚击退纳兰玦的时候从他掌心飞出去的同样也是火焰
  他从小修习的术法并沒有专攻与火系术法有关的部分可为什么最近他的一切都跟炎火脱不了干系
  纠结之中忽闻身后传來脚步声并沒有故意放轻反而略显沉重
  这个时候会专门到这里來找他的只有紫鸢但身后之人并不是她那此人为何而來
  莫思幽一下挺直了脊背面色恢复如常
  “你也在这里”话里面并沒有太多的诧异但幽深得像一潭水
  声音却是莫思幽所熟悉的是金菱
  “你听说碧草山庄的事情了”莫思幽的言下之意金菱本是离开了这里却在这个时候回來大抵是因为女娲后人的使命碧草山庄的百姓也是女娲的子民如今她的子民正在受难身为女娲后人的金菱是不是要承担此事
  金菱不置可否和他并肩站着看着脚下蔓延的烈火
  那样炽烈的火焰席卷了整个幽谷让那片原本冷艳无比的蓝色牡丹化为一片热烈的灰烬风吹过扬起漫天焦土刺鼻的味道扑面而來让金菱微微皱眉
  “这片火焰不觉得似曾相识么”她忽然这样问转过头來表情深邃地看着莫思幽
  莫思幽平静的脸上闪现一丝涟漪但也只是一瞬他回以金菱更加深沉的面色反问道:“所以呢你知道这片炎火的起因所以专门回苗疆去了一趟看來是有什么收获”
  他前面的话并沒有用上疑问的语气对于金菱的忽然离开莫思幽心里再清楚不过娲神大殿的炎火他们都是亲眼见过而金菱也看见了对付月娘那一日自莫思幽体内源源不断涌出來的火焰她心里有疑问就像他一样
  金菱咬了咬唇半晌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是想问我是什么人还是我到底是什么”莫思幽反问眼里有嘲弄的意味
  金菱一愣那种自嘲的神色竟是让她的心莫名地疼了一下再说不出那般咄咄逼人的质问來明明是开春的暖风吹在身上竟是让她心底寒气渐浓
  莫思幽也不再说话转身离开了后山蓝色的背影是漫天火光中的孤单色调
  “我到底是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