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线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山谷的一番对话让金菱觉得与莫思幽之间的关系变得有点奇怪她跟在他后脚回到碧草山庄恰好柳渊在厅中莫思幽正向他汇报后山的火势
  他是奉柳渊之命去后山查看火势以便决定举城迁移之事
  金菱怔愣片刻忽然很是懊恼自从将两处的炎火联系起來她似乎不自觉地将他看成了心怀不轨的敌人其实冷静地想想那日在山谷时莫思幽体内的炎火似是不受控制涌出即便碧草山庄落到今日地步也并不是莫思幽故意为之自己在怪罪他、怀疑他什么呢
  方才见他站在山谷上分明是自责的模样
  那把火是因他而起他自己心里也很清楚所以才流露出那样的神情吧
  金菱难受地深吸了一口气走进大厅去打断柳渊和莫思幽的对话
  “其实并不一定要走到全城迁移这一步的”
  这几日忧愁炎火和迁城之事柳渊憔悴了不少新添的白发让他看上去比往日衰老许多不似从前一般精神抖擞看到金菱來了且说出这样一番话柳渊萎靡的精神一下子振奋不少目光炯炯地看着她
  “金姑娘回來了你的意思是我们还有别的办法”他急急问道
  莫思幽也向她看來目光淡然得沒有一丝波澜甚至连从前礼貌性的亲切感也沒有了更像是在这一刻之前从未见过她这个人也对她的突然出现兴趣缺缺
  这让金菱觉得浑身不自在赶紧避开他的目光看着柳渊答话说:“柳盟主忘了吗这世上还有一种东西拥有强大的水系力量连魔君莫问的炎火之力都能压制要熄灭后山的火焰应该不在话下”
  柳渊的眸色一变迟疑道:“你是说……水玲珑”
  “嗯”金菱沒有犹豫地点点头眼角余光扫了一眼莫思幽
  只有提到这个词的时候莫思幽的反应才会比平时激烈一些让人觉得他是真的在听刚才的一段对话他俊美的脸上原本冷淡至极的面容此刻就像是被投了一颗石子的湖面起了涟漪
  又是水玲珑莫思幽握着玉笛的手掌紧了紧骨节微微泛白有了听金菱把话说下去的兴趣
  “可是上次你和阿幽不是已经去过娲神大殿水玲珑并不在那里即便确定水玲珑能够压制后山的炎火我们也是无能为力啊”柳渊比刚才更加无奈地摇头
  这世间最让人绝望的事情就是明明有一丝希望却根本就不可能抓住
  金菱却抿了抿唇说:“虽然不在娲神大殿但只要它还在就有一线希望何况关于它的下落也不是一点线索都沒有”
  莫思幽瞳孔一紧一瞬不瞬地盯着金菱
  他记起來那晚金菱來找他欲言又止地提到了水玲珑的事情她说水玲珑是上古之神的化身即便是女娲后人也不可能在五百年前将它毁灭当时她还想说什么却被落雪一阵发疯的举动打断再后來发生一连串事情让他根本來不及追问此事她就已经离开了碧草山庄
  现下想想难不成她那是要说的就是关于水玲珑下落的最后一丝线索
  金菱果然向莫思幽看了一眼对上他探寻的眼神神色复杂地解释说:“本來早就该说出这件事但这这段时间一直沒能得空毕竟关系重大这次回娲神大殿便又向守护符灵询问一番才敢定下这样的猜测”
  “那……你现在知道水玲珑在哪儿”莫思幽刚才还是一副陌路人的神情此刻终于像是一个曾经同行过的伙伴一样向金菱发问了
  金菱忽然觉得心头轻松了许多好像他们的关系又恢复如常了
  即便他们曾经的关系也并未显得多么亲密至少让她觉得还算朋友她想先前在后山对他说的那些话真是连一个普通朋友都不如怎么可以在那样的时候再往他心上捅一把刀子呢
  金菱知道自己的话当真刺伤了他心里又是愧疚又是懊恼
  现在看到莫思幽又能像平日一样看她她总算松了一口气但心中竟又不免涌起几分苦涩他们之间竟然单调得知有水玲珑这一个引起共鸣的话題而已而他和紫鸢却是可以亲密地互相打趣她还记得那日在他脸上看到过的难得的笑容只对着紫鸢一个人
  调整了一下与此时无关的心态金菱接着说:“并非知道确切位置但符灵说当年镇压水玲珑动乱时并非只有先祖冷颜一人那时从旁帮助的还有冷颜前辈的一位挚友也是乾清派的入室弟子后來在那地方她们只发现了冷颜前辈的尸骨乾清派道长和水玲珑是一齐消失的”
  顿了顿她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又说道:“所以说很有可能是那位道长带走了水玲珑”
  莫思幽闻言皱起眉头疑惑地说:“如果水玲珑在乾清派道长手中他为何不送回娲神大殿何况整整过去五百年那位道长怕早已不在人世如此一來我们反倒真的失去了水玲珑的线索”
  这样的消息不但沒能让莫思幽和柳渊松一口气反而更多的疑虑和失望涌來
  “水玲珑可是神物它蕴含的力量远远不止是能够灭火那么简单这世间多少凡人穷其一生追求仙家宝贝就是因为那些东西沾染了仙气可以大大地提升个人修行的道行而水玲珑可算是仙家宝贝中最可遇而不可求的一件它的神力甚至足以让凡人得道飞升成仙啊何况
  是在乾清派有修行基础的道长”
  金菱的解释让莫思幽蓦然反应过來原來她话里的意思是这样碍着乾清派在江湖上的名声她沒有将话说得太难堪毕竟就连莫思幽也一直将乾清派看作江湖中最正统的正义门派又如何会去想一位乾清派的得道高人会觊觎娲神大殿的仙家宝贝
  但事实却指向了这一面如果当年水玲珑是落入了乾清派道长的手中他却沒有物归原处那么很有可能是水玲珑的神力让他动了心将宝物据为己有如此一來此人怕是早已得了仙身带着水玲珑不知藏匿于六界何处
  紫鸢在屋墙外听完这席话不动声色地转身离开了此处她紫色的衣袂翻飞如若一朵盛开在三月春阳下的小花
  因为水玲珑的事情牵扯上了乾清派莫思幽和金菱决定去一趟六韵山查看有无与当年那位道长相关的线索顺藤摸瓜
  莫思幽让紫鸢与他一道同去而他也已经说服了柳渊或者说他根本沒有打算听取柳渊的拒绝这一点柳渊也很清楚索性就顺水推舟答应了
  然而一向黏着莫思幽的紫鸢却摇了摇头说:“你出去办事还总要分心照顾我会拖累你的”
  “说什么傻话你怎么会是我的拖累”莫思幽皱起眉头
  “是我自己觉得不好意思啦幽哥哥你带着我总是会耽误正事我……”紫鸢垂下眼眸以免被莫思幽看出她的心虚
  乾清派是人界最大最正规的修仙门派紫鸢是担心上了六韵山她体内的魔气就会掩藏不住
  莫思幽却面色一凛低声说道:“你是不是还在怪我上次三师兄的事情……”
  紫鸢愣了愣急忙打断他:“不是的幽哥哥你别胡思乱想我只是担心我体内的毒不知什么时候会突然发作那样会影响你办正事的”
  “什么事有你重要你这样说我更不敢离开你如果你又晕过去我不在你身边又沒有旁的人能照顾你怎么办”莫思幽脸上露出纠结的神情
  好不容易得來一丝水玲珑的线索六韵山他一定得亲自去一趟但又不能放心紫鸢一人
  他的犹豫让紫鸢心里怪自己表现得太弱了总让他这样担心一开始本來是想扮猪吃老虎接近他现在竟然真的变成了他的负累其实她的功力已经恢复了五成有余如果运用魔气会有更大力量应付一般的情况根本不成问題但这些是不能让莫思幽知道的
  他知道的只有她身上的毒上一次被月娘所伤唐雪滢替紫鸢诊疗时也顺带看了她身上的毒可即便是如唐家大小姐一般精通药理之人竟也看不出來这是什么毒素所致以至于莫思幽更加忧心
  “我也不想你到处奔波但现下大师兄不在庄内三师兄又身体抱恙城中到处混乱不堪庄里还有一群青城派的弟子虎视眈眈……我怎么放心留你一个人在这里”莫思幽无奈地叹了口气
  紫鸢眼眶红红的用额头抵着莫思幽的胸口轻轻地“嗯”了一声:“我知道幽哥哥你的心我都知道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带我一起走吧”
  说着她抬起头來对莫思幽露出一丝明媚笑容
  莫思幽摸了摸她的脸安慰说:“丫头你再忍一忍只要找到水玲珑解了你的毒我们就再也不用管这些琐事了”
  紫鸢点点头靠在他胸口眼神里的色彩变了又变其实她现下最担心的不是六韵山的事情而是刚才金菱口中说出的一番话里出现了两个让她敏感的字眼
  “符灵……”紫鸢在心头呢喃一句忽然就像被闪电击中了一般睁大双眼一动不动
  难道说……是在那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