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乾清派密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以后山炎火蔓延的趋势,想要保住碧草山庄主城,只有不到一个半月的时间,一切都需尽快。
  距神秘人所说的三月之期,也差不多是同样的时间,所以莫思幽无疑是最着急的一个。且不说在六韵山能否找到一丝线索,即便是打探到了与那道长有关的消息,能否找到他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莫思幽记得神秘人说过,紫鸢的玄阴之体能够感应得到水玲珑,但这一个多月以来,紫鸢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神秘人所说的感应,究竟是什么?仅凭一种感觉,能带他们找到水玲珑?不确定的因素太多,所以莫思幽只能保持主动,只要有一点线索,就绝不能放过!
  “幽哥哥?”紫鸢见莫思幽站着发呆,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将他的魂儿拉回来。
  此刻他们站在乾清派玄正大殿门口,静候通传。
  六韵山在北地,距碧草山庄不算近,如果不是靠金菱的遁土珠,单靠凡人脚程,即便快马加鞭,途中也要用去半月时间。
  乾清派罩在巨大的法术屏障之中,杜绝有人使用邪门歪道的法术随意进出,是极好的防护罩。即便是遁土珠这类仙物,也只能将三人传送到六韵山脚下。好在爬山不难,对于莫思幽这般轻功无匹之人,就更不在话下了,不消半日就赶到了乾清派气势恢宏的石雕拱门前。
  他们禀明身份之后,被守门弟子逮到了乾清派正厅——玄正大殿门前。乾清弟子告知,掌门正与几位长老召开会议,让莫思幽他们三人在门前稍作等候。
  这才站了没多久,莫思幽却已是思绪万千,轻轻叹了口气。想到一点头绪都没有的水玲珑,他总是免不了心中的担忧。听到紫鸢唤他,他才勉强挤出点笑容,捉住紫鸢乱晃的小手。
  “想什么呢?”紫鸢歪着头问。
  莫思幽不想她跟着担心,摇了摇头。
  恰在这时,殿门开了,走出一名穿着道袍的童子来,毕恭毕敬地说:“掌门请几位贵客到殿中会面。”说着,做了个“请”的姿势。
  莫思幽和金菱交换了眼色,一齐走进大殿。紫鸢稍有迟疑,但也随后跟了进去。好在这玄正大殿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厉害,虽是装潢大气磅礴,却也没有布置什么降妖伏魔的宝贝。
  紫鸢环顾四周,不禁哑然失笑,自己竟然变得这般杞人忧天了。在人界呆久了,倒是对什么东西都畏首畏脚起来,一点也不像从前的自己那么风风火火,敢闯敢拼。
  人也好,魔也好,都是一样,但凡拥有了想要珍重的东西,就会变得优柔寡断。
  而且,在紫鸢的意识里,是不自觉地将乾清派夸大化了。现在看来,所谓人界最大最正宗的修仙门派,也不过如此。
  在殿中以迎接姿态站着的五个人中,较为年长的三人是生面孔,均是白须白眉,却精神矍铄,一点不显老态。这三人就是乾清派现任掌门青徽,和两位资深长老青征、青虚。后面的两人,是要第一个辈份的璇尘和璇光,两人是青徽的得意门生。
  “不知金菱姑娘和莫少侠夫妇光临我乾清派,有失远迎,老夫在此赔个不是了。”掌门青徽率先就颔首抱歉。
  “掌门说哪里话?是我们唐突了。”莫思幽拱手回敬道。大概是因为青徽口中那句“莫少侠夫妇”,让莫思幽心里对这位江湖上德高望重的老掌门,又多了几分刮目相看的敬意。
  江湖中不少人诟病莫思幽与紫鸢的关系,从师徒到夫妻,就连碧草山庄中朝夕相处的同门弟子,也还常是指指点点,不能完全接纳他们二人。在世俗眼中,师徒关系就意味着长幼尊卑有序,是不可逾越的鸿沟,怎么可以结合成夫妻呢?
  在他二人之前,这是让人不敢想的事情。他们在江湖中开了先河,自然也要承受许多。别人怎么看莫思幽,他倒是无所谓,他受不了的是他们对紫鸢的恶意中伤。
  乾清派能够不与世俗同流,青徽更是宽容莫思幽和紫鸢的关系,大方地称为“莫少侠夫妇”,连紫鸢都有点佩服他的不落俗套。不过对于乾清派,她不会有太多的好感。
  几番寒暄之后,他们也没有继续废话,而是直入主题。但没想到的是,话头却是青徽掌门主动开启。
  “几位的来意,我们已经知道。碧草山庄后山幽谷突起奇异山火,我与两位师弟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璇尘两兄妹前往查探,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是,这炎火中实有魔气作祟。”
  听者三人的表情顿时各露异样,只是被青徽统统当作了对魔气的惊诧。
  “好在这股魔气尚且较弱,虽助长炎火蔓延,但还不至于令煞气扩散太重,殃及更多无辜性命。但要保住城池,免遭炎火炙烤,还需用至宝水玲珑灭火才是。”青征接话说。
  紫鸢想,这三个道士说得如此直接通透,看来已是经过了几番商议,说不定方才在殿中商量的就是这件事。这样也好,省下了费心解释的麻烦,紫鸢还担心他们询问起火的原因呢。
  “长老也认为,只有这个方法能挽回碧草山庄?”金菱问道。不知道她是对自己有些不自信,还是心中另抱侥幸心理。若是乾清派有更简单的方法,自然是更好。
  青徽面色凝重地点点头,说:“这几日我们遍查典籍,也只有这一个方法了。水玲珑乃蕴含巨大水系力量的至宝,怕是只有它能够熄灭碧草山庄的炎火。这不仅是为了一座城,而是为了整个人界。一旦炎火中的魔气增强,恐会影响到九天之上伏魔星的力量,加速最后一颗伏魔星陨落。”
  “不只如此。这团火若不熄灭,还会不断加速蔓延,到最后,恐使整个人界沦为人间地狱!”青虚语气沉重地补充说。
  听他们说了这席话,金菱不由更加忧虑。
  “那就是说,我们必须要找到水玲珑了!”
  青徽叹了口气,道:“此事谈何容易?上次璇尘和璇光回来禀告,水玲珑并不在娲神大殿,而人界九州四海,要寻出小小一颗宝珠,实在难于登天。”
  莫思幽和金菱对视一眼,看来,乾清派对于水玲珑的下落,仍是一头雾水。
  于是金菱又说了一遍五百年前乾清派道长参与镇压水玲珑一事。
  那五个道士听罢一时怔愣,面面相觑。
  “掌门师兄,说起来,咱们门中的确有一位先人莫名失踪,至今没有半点消息,金菱姑娘说的,会不会就是此人?”青虚怀疑地说道。
  “你是说……罡胤道长?”青徽微皱眉头,沉思片刻,兀自点了点头。“倒是听闻过这样的事情。门中也一直有流传说,罡胤道长当年得道成仙,飞升上九重宫阙。此乃门中一段佳话,想来,若是有水玲珑相助,这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凡是不会空穴来风。不过,是否真与水玲珑有关,还得进一步查证。”
  “都是几百年前的人和事了,怎么查?”紫鸢撇了撇嘴。
  青徽顿了片刻,叹息一声说:“如此看来,只能重现当年之事,才知个中细节了。”
  “掌门师兄的意思是……”青征和青虚齐齐看向他。
  “开密境!”青徽有些沉重地说出这三个字。“——这是能找到水玲珑下落的最快办法了。”
  紫鸢他们三人不明白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只见在场的乾清派人却都是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
  原来,这乾清派密境位于禁地之中,别说是外人,就连乾清派弟子,也不被允许入内。而且,要打开密境,需要消耗大量的法力,即便对于青徽这样修为深厚的老道来说,也是极其费力的事情。
  这密境是一个虚无时空,进入之后须得处处当心,稍不留神,可能就会被卷入另一个世界中,而这个世界可能不属于六界中任意一个。也就是说,从此之后,灵魂只能在一个虚无时空当中漂流,不寂不灭,永生受困其中。
  不过为了水玲珑,青徽只能冒险一试,并且破除陈规,允许紫鸢他们三个外人跟随。
  一想到他们将要见到五百年前的事情,各人心中都有了万千思绪。
  紫鸢提着心跟在后面,有些魂不守舍。五百年前啊……那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清楚地记得的是,就因为水玲珑**,映月教再遭人界武林围攻,思幽崖上血流成河。若不是莫问的封印结界出现,坚不可摧,映月教不知道能撑多久……
  乾清派密境重现五百年前的事情,会不会牵扯到映月教。如果让他们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尤其是莫思幽,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
  随着她的思绪游走,他们已经从漂浮在半空中的石块小径走到了一片空地上。这巨大石块浮在乾清派正殿所在的山体旁边,草坪碧绿,中央立了一块石碑,边上是三位上古大神的石雕——伏羲、女娲、神农。
  石碑上红色楷体,写了四个大字——乾清密境。
  随着青徽与两位长老共同施法,石碑上渐渐显现出一个巨大的漩涡状洞口。
  “进入密境,不可怀有私心杂念,诸位切记。否则,很有可能踏入飘渺时空,永不复返!”
  恍恍惚惚的紫鸢,并没听清楚青徽说了些什么,只是觉得莫思幽握住了她的手,带她走进了那漩涡状的洞口。
  黑暗,顿时侵吞了整个天地。
  e2f#*^_^*r%t^y&u*i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