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魔境幻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紫鸢觉得头疼欲裂整个人昏昏沉沉地努力地睁大眼睛打量四周只看见满目都是嫩绿的色彩
  怎么回事她明明是站在乾清幻境的虚空之地里周围除了黑暗就是橘黄的星光哪來的绿色
  不仅如此在碧绿的尽头还蔓延着一片无边无际的湛蓝唯一与之相连的是脚下的这条笔直的河流说是河流却比河道要宽广得多水色也如同海一样呈浅蓝色向远处延伸着深蓝
  看到这些紫鸢忽然打了个寒颤脑海中意识到了什么
  梦是那个梦
  可是她根本就沒有睡觉怎么会进入这个梦中难道自己在虚空之境里面又晕倒了吗
  她还隐隐地记得她当时正紧盯着五百年前的画面里散发着萤光的水玲珑那块宝石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像一个人影……摇了摇头紫鸢觉得自己有些魔症了大概是因为虚空之境乃是乾清派灵气深重的地方不是自己这魔身该深入的
  揉了揉太阳穴紫鸢继续环顾四周每一次进入这个梦中都好像是接着上一次的时间在继续这梦境她越來越觉得这可能并不仅仅是一个梦而是某种预示所以对于这芳草甸中的一切她都格外谨慎起來生怕错过了什么线索
  这个频繁出现的梦是想告诉她什么还是想指引她去做什么吗
  怀着这样的心情紫鸢终于挪动了一下脚步
  她的双腿踩在水中明明沒有踩到底身子却并沒有往下坠她也是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前几次都是迷迷糊糊的被梦境左右着但这一次她好像是自由的脑子里的思路都很清楚于是她尽力回想前几次梦境中出现的场景
  上两次连续的梦中她好像在水里看见了什么东西白色的、像一团光当她伸手去触摸的时候却被拉进了水底然后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对自己轻声地说话
  “回家吧……”
  对了是回家
  若璃浑身一震赫然睁大了眼睛瞪着眼前这片奇异的天地
  为什么会听到那样的话这里……是家她的家
  不可能
  若璃想到了魔界那个被炎火炙烤着的世界那个让莫问眼中永远带着心痛神色的世界那才是她的家啊
  “莫紫鸢你是魔这里怎么会是你的家”她在心里对自己说忽然怔肿她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难道这里是从前的魔界”
  大祭司曾经说过在炎火降临之前魔界是一个很祥和静谧的世界六界之中以人界的风景最为秀丽神界最为飘渺妖界和仙界都太过分散不成系统鬼界这个地狱是沒人想去的而魔界则是介于人界和神界之中的存在
  魔和妖一样是神农氏的后代应该说最开始的时候世上有的只是妖而沒有魔女娲造人神农造兽但神农的寿命太短來不及赋予兽界更多的力量以至于受到女娲庇护的人界开始凌驾在兽界之上一些不甘欺压的兽物在长期的反抗之中接受天地之灵加上自身的修炼渐渐演变成了如今的妖
  但正如所说妖界太过分散不成系统根本不能抵抗团结一致的人界于是所谓的反抗成效微乎其微直到后來妖族出现了一位伟大的兽人领袖蚩尤他带领妖界与人界的炎黄帝展开了长久的对抗数次大战后來人界借助神界的力量打败了蚩尤
  为了保存实力蚩尤拼尽自身最后的力量让大地裂开带领他的残余部众遁入地下又化作了蚩尤魂庇护此界地底煞气深重这些妖兽千万年來吸取煞气便逐渐成为了如今的魔魔界的力量因为地底煞气和蚩尤之灵的支撑远远超过了当年起源的妖族所以魔瞧不起妖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瞧不起作为同族的他们当年的不团结和不反抗
  人魔两族的争斗渊源远远不止莫问千年前挑起的大战那么简单
  但不管是蚩尤率领妖兽与人界对抗还是莫问带领魔族大军征战人界都不过是为了替自己的种族争取更多生存的机会深埋在地底、与世无争多年的魔界被一场突降的炎火吞沒从此成为无人居住的炼狱多少魔民无家可归流离失所……
  莫问拼尽一生就是想让他的臣民能够有一个安居乐业的地方最终却赔上了千年的囚牢和寂寞
  “这里好像有魔气……”紫鸢低头向水底看去
  那股气息就是从水底传來的
  就在紫鸢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的时候水底忽然爆发出一阵惊涛两个人影破水而出无数凌厉的气流乱窜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将那两个人影连同紫鸢一起卷在水波涌动的漩涡之中
  芳草甸就像被狂风吹过碧绿的草叶倒向一边几乎要被连根拔起那些被折断的紫色小花随着漩涡的巨大力量飞向空中在四周漂浮飞舞将这蓝色的天幕装点成了紫色的幻梦
  紫鸢仰着头看着漫天飞舞的花朵一朵一朵的紫色也装点着她黑色的长发
  她静静地站着看清楚了在漩涡之中打斗的两个人影
  那个男人穿了深蓝色的华贵长袍衣袂飞扬手中握着三叉戟架住对面女人手里的那把箜篌他的面容冰冷得像最深的海底里的水眼角眉梢染着毫不掩饰的桀骜好像是天底下最骄傲的神灵
  他的身上的确是散发着神力而他对面的女人就是紫鸢感觉到的魔气的來源
  这是一场两个神魔之间的争斗
  紫鸢眉头微蹙更加仔细地看那个穿着紫色纱裙的女子狂风正吹着她乌黑的长发遮掩她的面庞依稀可见那殷红唇瓣微微翘起像小小的花朵绽放
  面对气势汹汹的蓝衣男人女子非但沒有畏惧反而是勾唇笑道:“瑘罗你要是输了就娶我吧如果我输了我就嫁给你”
  无赖的口气倒是让紫鸢想起了一个人
  唔一个人……不就是她自己吗
  紫鸢愣愣地眨巴了两下眼睛觉得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蚌精本将是堂堂的上古之神岂能与你这妖魔为伍”男人轻蔑地说
  女子冷哼一声继续耍无赖说:“什么蚌精妖怪才叫蚌精本姑娘也算有最古老的魔族血统了好不好要不是为了守着这魔境幻海的缺口魔界还轮不到莫问那乳臭未干的小子做主呢这地方几万年都沒有第三个人影无聊得要死咱俩做个伴不也挺好”
  “魔女少废话今日你敢越界本将绝不放过你”被称为瑘罗的男人用高高在上的傲慢神情看着魔蚌女似乎一定要与她争个高低
  堂堂的上古神将难道还斗不过一个区区的女魔头
  但让紫鸢心惊的却是魔蚌女口中说到的“莫问”
  那个女人是魔比莫问还要古老的魔
  “越界还不是为了见你”女子挑着笑容继续勾.引这个冰块一样的神将瑘罗
  瑘罗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神色嘴里毫不留情地说道:“胡言乱语”说罢毫不留情地用手中三叉戟向魔蚌女刺去
  女子弹出一丈多远持着手中箜篌妙手轻弹一串凛冽清音化作魔力袭向瑘罗抵住他三叉戟的进攻瑘罗的招式越快她弹琴的速度也越快
  紫鸢盯着女子手中的箜篌皱起了眉头
  很快她就想起了是哪里不对劲她第一次见到这把箜篌并非是在这个女子手里而是从莫问手中接过它
  在她两百岁生日那一天莫问将那把箜篌送给她作为礼物那是他第一次送她礼物紫鸢视若珍宝她修习的法术便是以这箜篌为武器后來和莫问赌气她将那箜篌砸成了两半然后跟师傅冷战了整整两个月
  最后她服输了输得一败涂地
  还记得她紧紧地抱着他在他怀里哭着说她错了而他轻轻的叹着气抚摸她的长发手中幻出了完好无缺的箜篌
  要修复那把被砸成两半的箜篌会耗费莫问几百年的功力
  所以紫鸢怎么可能认不出它來这个魔蚌女手中的箜篌并非只是和莫问送给自己那一把长相一模一样它所发出的每一道声音和蕴含的力量都证明了它们根本就是同一个物什
  也就是说莫问送给自己的箜篌是从这个女人这里得來的吗
  紫鸢冥想之时忽闻得空中的女人惊叫一声手中的箜篌飞了出去她脸色惨白地向草地坠了下去
  瑘罗的三叉戟正飞速向她胸口刺去他似是沒有想到会发生这一幕眼中迸发出惊惶神色拼力收住力道飞身上前去抓她的胳膊
  “珠儿”
  时光仿佛在那一刻静止当他抓住她的手将她拉进了怀里紧紧相拥贴近的面庞四目相对风让他们的黑发和衣袂纠缠在一起不可分离
  “为什么不还手”瑘罗轻皱着眉头看着怀里倔强的女人
  她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认真神情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如果我活着只能让你讨厌我我宁愿死”
  瑘罗冰冷的面容一点一点融化成了满目柔情
  紫鸢也是在这一刻看清了女人的脸和自己竟然是一模一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