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古城有鬼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陈州是一座古城比碧草山庄的历史还要悠久在很多年前它还不叫陈州后來朝代更迭一位陈姓将军死守城门誓死不降也给逃难的百姓争取了转移的时间最终血洒城楼
  当地的百姓为了祭奠这位陈姓将军于是将这座城更名为陈州新登基的皇帝也佩服这位将军的赤诚因而也大笔一挥准了此事
  现在陈州已是一片繁华的徒弟车水马龙的喧闹掩盖了曾经纷飞的战火的痕迹陈州似乎已忘记往日的伤痛走向新生
  但这仅仅是白日走在街上时紫鸢所能感受到的等到酉时天还沒全黑街上人却都是脚步匆匆地回家落锁连商铺也全部关闭
  看着他们匆忙的脚步莫思幽皱起眉头随手拦了一个人询问
  那人看了看他们三人一脸担忧地说:“几位是外地人吧赶紧找个客栈住下來吧等到天黑城里就沒有地方会开门了”
  “为什么会这样”紫鸢看出那男人脸上有欲言又止的恐惧很是不解说來陈州这样一个繁华的大城却拒绝了灯火绚烂的夜晚怎么想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可是那男人看着越來越黑的天更加惶恐地说:“天一黑街上的冤魂就会出沒成群结队的你们这些外地人快去找地方躲一躲吧”
  说完那男人就急不可耐地挣脱了匆忙离去
  这三人交换了眼色虽还不明情况但稍作商议莫思幽认为应该照那男人说的找个客栈先住下
  此刻陈州的街道上已是黑灯瞎火一片天渐渐地沉了最后一丝光影游曳之时他们总算找到落脚之处这也是最后一家还开着的客栈也只剩下半扇门未关
  莫思幽抵住门板向从门板后探出一个头來的掌柜沉声道:“住店”
  那店家将他三人打量一番客栈中的灯光透出去将他们的灰影在暗色的街道上拉长了店家确认了什么一般点点头对他们招手用略微沙哑的声音慌张地说:“快进來吧”
  客栈里还是点着烛半明半暗厅里的桌椅板凳都收拾整齐空无一人
  莫思幽环顾四周这样的寂静总让他习惯性地警惕
  “只剩下一间房了几位只能将就一下”掌柜的在柜台上翻阅着住房记录然后抬起头來对他们三人抱歉地说了一句
  莫思幽对称轴并不怎么熟悉这地方商贾繁荣但很少参与江湖之事也沒有什么成气候的武林门派在此不过他方才看过这客栈很大少说也有二三十间房居然只剩下一间
  “最近陈州很多外地人吗”莫思幽看似无意地追问了一句对于身边未知的事情他会尽可能地了解更多
  客栈老板笑眯眯地说:“跟你们一样是今天才进城來的风尘仆仆的二十來号人都是些南方走生意的把这客栈的房间都快住光了”
  紫鸢看那掌柜的双眼都快变成银锭子了想來这一笔他赚得不少不由好笑她忍不住打趣说:“今天进城的时候我见城门口贴着告示说是近來有一伙边疆的逃兵向内地流窜掌柜的你可要当心点”
  掌柜的连连摆手诚惶诚恐地说:“小姑娘可说不得不吉利的话这地方阴着呢当心给自己招不自在”
  紫鸢虽然怕那些东西但还是被掌柜的逗得发笑
  正从楼梯上下來的一双长靴听到他们的对话脚步一滞
  莫思幽听到这几不可闻的脚步声斜睨了楼梯间一眼
  楼梯上站了个从二楼下來的彪壮的男子
  莫思幽只是淡淡打量一眼沒有露出多余的表情眼底却是闪过隐晦色彩
  那个汉子虎目一扫沒有搭理这三人径直对掌柜的吼了一句:“掌柜的给楼上第三间房上几个酒菜爷几个饿了找点宵夜吃”
  掌柜的连忙作揖说:“哟客官对不住了店内打烊了大厨都已经回家了这会儿沒人给弄酒菜而且厨房在后院小的也不敢冒险穿过院子去厨房还请见谅啊……”
  “废什么话让你弄点酒菜來就这么罗嗦怎么怕爷爷们付不起钱你这生意还想不想做了”那汉子蛮横地说
  金菱看不惯了正想出言阻止却被莫思幽不动声色地拽住她看了一眼莫思幽虽然不明白他心里在考量什么但他的眼神明白地提醒她不要多管闲事
  金菱只好忍下这口气只是她心里有点疙瘩莫思幽好歹也是堂堂的碧草山庄四弟子遇见不平就这么忍气吞声不过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他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莫思幽不想节外生枝是对的
  紫鸢微眯眼眸眼角余光瞥着莫思幽的表情有一丝深邃光晕闪烁
  掌柜的无奈求饶说:“客官你就放过小的吧现在这时辰真不能出去啊”
  “你”蛮横大汉眼睛一瞪几乎是要发怒的模样
  好在他后面有人开门喊了一嗓子:“阿虎”
  这蛮横汉子看了一眼从房间里探出來半个身子的同样也很魁梧的大汉刚才飞扬跋扈的神情收敛了许多
  后面这男人不悦地皱着眉头粗声粗气地吼道:“大晚上的你闹什么闹忘了大哥的嘱咐吗吵着弟兄们休息明天还怎么赶路”
  “二哥……”蛮横大汉的语气也连同软了
  “回房间去”后來的男人毫不客气地喝了一声那蛮横汉子虽还有些不甘愿摸了摸肚子究竟还是乖乖地转身上楼了
  金菱失笑果真是一物降一物
  后來这男人也沒再多说什么径直关了房门
  金菱还不悦地自言自语了一句:“好沒礼数的人”刚才若不是莫思幽拦着以她的个性怕是真要出手教训那个家伙了
  掌柜的松了口气给紫鸢他们赔个不是紫鸢想起他刚才那副宁愿得罪客人也不肯踏出这房门半步的模样在他眼里好像外面的世界就是人间炼狱一般难道这陈州古城一到半夜真有那么恐怖
  金菱也实在是很好奇上了楼就在房间的窗户边上推开了一条缝往外瞧
  千家万户都是门窗紧闭空荡荡的街道沒有一点生气风轻轻地吹着将几许屋檐下的空灯笼吹得不停摇曳遥远的地方不知是风车还是什么在缓慢地低沉地嘎吱响着
  深黑的天幕不知何时聚拢了几朵硕大的乌云遮蔽清冷的月色
  所有的喧嚣都随着乌云的逐渐浓密而安静下來仿佛已然陷入沉睡
  “你们俩睡床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们就到街上去打听方家的消息这个地方有些不寻常不宜在此耽搁”莫思幽一边铺床一边说着打算
  自从与紫鸢同房一起睡之后他习惯了将床铺得暖一些尽管这样并不能让紫鸢身上的温度升得更高
  紫鸢看了看在窗下发呆的金菱心里其实并不愿和她睡在一起对女娲后人紫鸢是打心眼里抵触的如果不是带上她更方便行事也多了个不弱的帮手她才不想和金菱同行她问莫思幽:“那你呢”
  莫思幽站直了身子揉了揉紫鸢的头发他俩的身高在这样面对面站着的时候让他的动作能够格外顺手轻柔且充满宠溺的意味
  “这地方古怪得很我得守夜你们俩好好休息就是”
  紫鸢知道她再说这个莫思幽也只会说他习惯了值夜就莫思幽而言轻易地熬上三四天也不是问題每次紫鸢见他熬夜都不禁想如果是她一定会精神衰弱的
  紫鸢又问道:“幽哥哥你说的古怪是指屋子外面还是这店里住的客人”
  莫思幽看着她氤氲着疑问的清亮双眸嘴角微勾不知是想安抚紫鸢还是一抹玩味的神色
  “为什么这么问”
  “你知道刚才那两个人并不是什么普通商贾对不对他们这样隐藏身份可能來历不简单”紫鸢老咯事实地回答了莫思幽的问題
  莫思幽微敛目光眼底含着深沉神色“你也看出來了”他轻皱的眉头是惯性的思索神情和常年保持的警惕
  紫鸢一边伸手揉开他眉心的结一边不以为意地说:“早看出來了那两人的肤色黑中泛红皮肤粗糙明显是常年居住在北边边疆地域的人哪像什么南方的商贾啊而且先前那个人走路都沒有声音的如果内功修为绝不可能是一般的商人”
  听紫鸢分析得头头是道一脸认真的模样莫思幽情不自禁打趣道:“变聪明了嘛”
  “什么变聪明了是本來就聪明”紫鸢撅着小嘴说脸上泛起自恋的得意神色“以前是想你有更多表现机会让着你來着”
  莫思幽忍俊不禁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反正一碰到她他的笑点就低了不知道多少倍看着那一双粉嘟嘟的小嘴都可以挂一壶酱油瓶了要不是顾及着房间里还有第三个人他一定低下头去啄她的唇瓣一口
  不过莫思幽想到金菱才注意到她在窗口站了许久了
  暖黄的烛光透过了轩窗的缝隙让一片漆黑的街道稍微有点光影
  乌云遮蔽了古城上空整个陈州简直是伸手不见五指
  金菱的视线是一直停留在黑暗中习惯了黑夜很多东西便看得清楚些了加上眼前的这一点微光她看见从不远处的小巷弄里一颤一颤地生出密密麻麻的绿色的光团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