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阴兵过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被夜色笼罩的陈州古城前一刻还是夜深人静好像睡熟了一样下一刻那些从暗处里源源不断涌出來的绿光就充斥了整个街道和每一条巷弄
  金菱当然不陌生这些跳跃的鬼火
  接到巷弄间“行走”着的是一对对整齐划一的官兵他们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按在腰间的佩刀上忙碌地小跑好像在紧张地安排着什么
  金菱皱起眉头发现他们似乎正往城门方向聚集
  绿色的鬼火在夜色中跳动将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照得通亮被打破的安静中好像交杂了匆忙的脚步声、喊叫声还有一些噼噼啪啪的嘈杂声
  “这些是……”金菱在心里想着好奇地皱着眉打量窗下的情景因为只有一条小缝她看不到更多便想将窗户推开一些
  “吱”的一声轻响原本不是什么大问題但在这夜半三更的时刻一片从遥远的时空中传來的种种混合着虚幻声响的嘈杂中这唯一真实的响动就如同在湖面上投下了一块石头阵阵涟漪
  正从楼下经过的一队官兵全都闻声抬起头來用惨白的脸仰望着二楼的光晕不过片刻功夫那些衣冠整洁的官兵忽然变成了狰狞的恶鬼有些血流满面、披头散发有些只剩残肢断臂、衣衫残破有些甚至连头颅都只是勉强连在脖子上
  恶鬼们像风一样的快速地飞扑向这一团光源
  金菱蓦然睁大眼睛吓得连连后退几步
  被阴气撞击的窗户剧烈地摇晃发出乒乒乓乓的响声來眼看着那些恶鬼就朝窗缝涌了上來凶猛阴狠口中发出凌厉的嘶喊声
  莫思幽最快反应过來一把将金菱扯到身后沒有任何的迟疑和怜惜甚至动作有些粗暴他手中的玉笛飞快旋转凛冽的光像刀子一样飞出去将快从窗户爬进來的厉鬼打退驱散然后迅速地关上了窗
  “呜……呜……”
  屋外一时间充溢了铺天盖地的叫喊声、哭泣声、讨伐声……
  窗户好像被无数只手拍打着“砰”、“砰”乱响好像随时会被撞开而用黑狗血画在窗框上的横跨两扇窗的符咒将重重阴气阻隔在了屋外
  那不知已刻画在此处多久了的原本暗沉得像睡了几百年的符咒忽然鲜艳如初甚至那黑狗血还会向下流淌一般
  原本幽静的夜更加喧闹了即便是隔着窗户也能感觉到整个客栈被群鬼包围
  “噔噔噔……”
  “咚咚咚……”
  客栈的楼道里发出杂乱的声响不断有门开起又合上过道上匆匆的脚步声、人的叫喊声交杂在一起乱作一团像一锅沸腾起來的粥
  “你在做什么”莫思幽沒有理会过道上匆忙嘈杂的脚步声只是有些生气地质问金菱她垂着头有些不知所措地站着
  “对不起我……”一时好奇沒管住自己的金菱也沒想到会闹成这样心里很是郁闷苦恼不过身为女娲后人听了掌柜的那些话她的确想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若陈州真有鬼怪作乱她是不能坐视不管的
  莫思幽的眉又紧紧地皱起來用力握着手中的玉笛指节也微微泛白显出强压的怒气若是平日他也不至于如此恼火但身边有紫鸢在就不一样了她可是玄阴之体啊如今招惹到这些阴气重的东西莫思幽如何能不担心
  紫鸢却好像沒有那么担心窗外的群鬼反而更关心客栈里发生的事情她扒着门从缝隙瞧着外面的动静
  二十來个大汉从二楼的各个房间往外冲“咚咚”地跑下楼
  大厅里仍是那一盏烛半明半暗掌柜的就躲在烛光微弱的柜台下抱着脑袋吓得瑟瑟发抖
  大汉中钻出來一人正是先前那个蛮横大汉劈手就将掌柜的从柜台底下捞了出來恶声恶气地说:“这怎么回事劳资睡得正香外面怎么突然给围了老不死的你想干什么”
  “不关我的事啊……不关我的事……”掌柜的剧烈地颤抖着连连摆手眼睛都不敢睁开片刻
  紧接着有人从楼上跑下來口中惊恐地嚷嚷着:“大哥外、外面好多官兵”
  他是对着蛮横大汉旁边的一个个子极高的男人说的这男人又很是健硕站在众人中间如同鹤立鸡群想让人不注意到也难
  那个蛮横的汉子闻言对着老掌柜就扬起了拳头骂道:“他奶奶的你敢报官”
  “不是……不关我的事”掌柜的吓得面色惨白连紫鸢都有点看不下去了
  虽然紫鸢不喜欢人类但这样仗势欺人还是欺负一个老人家她这个做魔的也忍无可忍
  “老子杀了你”
  蛮横大汉就要对着那老掌柜劈头一掌竟然沒有半个人上前阻止忽的一道淡蓝波光击中大汉的手背重重一击那大汉疼得惨叫一声登时就放开了老掌柜
  老掌柜摔在地上还是抱着头发抖口中喃喃地说:“鬼啊都是冤魂啊”
  众人此刻无暇顾及他通通抬头朝二楼看去
  紫鸢不避不让地站在楼道上一身紫衣在半明半暗的光影中像一朵骤然绽放的昙花
  “狗.日的谁敢对老子下黑手”蛮横大汉从地上爬起來粗鲁地嚷嚷
  紫鸢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说:“一群大男人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老人家也不嫌丢脸难怪只能当一群逃兵”
  她刚说出这席话底下一众男人皆是一惊面面相觑鸦雀无声
  “你是什么人”那个被叫做大哥的高大男人终于沉声问出口随即他目光一扫看见了从房间里走出來的另外两人莫思幽和金菱
  紫鸢耸了耸肩说:“我是什么人不重要我也不关心你们是什么人不过这老头的命你们得留下”
  “凭什么”高大男人仍旧傲慢毕竟对方只有三个人而他一方足有二十几号人在阵势上自然不会怕了谁
  “就凭他是我们之中唯一知道外面究竟发生何事的人”莫思幽接着高大男人的话幽幽地说道
  高大男人看了莫思幽一眼对上莫思幽深沉冷冽的眼眸时这高大男人原本傲慢的神色竟也不禁被震慑三分
  莫思幽眼神里的寒是骨子里发出來的便是他如此火热的身体和内息也温不热
  “大哥现在外面全是官兵咱们要怎么办”说话的男人是之前被蛮横大汉叫做二哥的那个
  紫鸢暗自想着看來他们这群逃兵就是以这三个人为首要制住他们只要先提防这三个男人便是
  “这陈州并非什么兵家重地如此深夜之中怎么会突然集结了这么多官兵呢”逃兵大哥皱着眉头深思起來
  地上的老掌柜好像终于缓过一些劲儿來哆哆嗦嗦地说:“阴兵过路是阴兵过路……有人打扰了阴兵要遭报复的啊”
  金菱闻言轻轻一震莫思幽也向她瞥了一眼有些恼火又有些无奈
  “什么阴兵阳兵的你这老头子想糊弄我们呢”蛮横大汉说着又想动手
  这一次是被他的大哥出手给拦住了
  “掌柜的你既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且说來听听如果在理就饶你不死”逃兵大哥这样说道许是觉得莫思幽说的话有理他们这一群外來客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听人说了这陈州晚上在闹鬼当时还只当作是一场闹剧沒想到……
  客栈被嘶喊、呜咽的声音包围着越來越嘈杂
  按理说如果周围真的都是些厉鬼为何自己却一点都感觉不到阴气深重呢想着紫鸢开始环顾四周她发现在客栈的每一个接缝处都用黑狗血画了个圆圆的符咒就是这些歪歪扭扭的符咒将那些鬼东西阻隔在门外
  金菱这次也同意那逃兵老大的说法对掌柜的说:“是啊掌柜的你把事情说出來或许我们还有解决的办法”
  掌柜的又抖了好一会儿见眼前这群人來势汹汹如果再不跟他们仔细道明原委怕是自己沒被鬼给吓死倒是被这逃兵给弄死了沒想到先前那小姑娘的话居然是一语成谶
  打好了主意掌柜的就哆哆嗦嗦开始讲了
  原來外面这群阴兵就是当年那个陈姓将军和他的部下那一年的战争格外艰辛血流满地、尸横遍野陈将军死守孤城誓与故国同存亡虽然底下部众大部分都与他同气连枝但难免有几个贪生怕死之辈这几人趁陈姓将军休息时将他的头割了下來出城投了敌兵并将敌军引入城内大肆屠杀
  后來新国建立那几个杀了陈将军的人得到封赏其中一人更是因为在后來战功卓著又善于拍马屁连年晋升后來皇帝指了此人來做管辖连同陈州在内的几个省的大官自那以后陈州就开始出现了冤魂作乱那个当了高官的叛徒不但自己离奇身亡连全家也都跟着暴毙而死
  他死了之后这一片就清静了但是那些被唤醒的冤魂就再也舍不得离开他们用性命死守的城池夜里便出來游荡……
  “据说后來城中來了个道长说这些冤魂乃是执念作祟难以收服便教百姓们用黑狗血画符这样夜里便不会受到阴兵侵扰”掌柜的沉重的叹息声在死一般寂静的客栈大厅内涟漪般一圈圈漾开
  但莫思幽脑海里轰然一声的却是道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