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平息冤魂之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道长是什么人”
  莫思幽第一句追问的不是什么阴兵作乱而是掌柜的提起的道士莫思幽不由自主的就联想到了罡胤
  其实乾清派建派数百年有过无数陈州祖籍的弟子何况天下修道门派也并非乾清一家独存这个道士也未必就与乾清派有什么联系
  然而不管是哪一种掌柜的都无法给出确切的答案他茫然地摇摇头说:“都是几百年前的旧事儿了谁知道哩倒是有一种说法说那个道长是现在那个什么修仙门派……唔乾清派啊对乾清派的弟子”
  “乾清派……”虽然只是很不确定甚至可以说是并无根据的一句话却仍是在莫思幽心底激起千层浪他宁愿相信那就是乾清弟子就是罡胤
  紫鸢听了那陈姓将军的故事心里有些感概执念太深轻易不可化解这是她的切肤之痛而她又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落雪但凡一个生命用尽了全力去守护某些人和事一旦遭遇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就会化为执念而这种执念不伤人则伤己
  显然落雪是自伤而外面那些冤魂……
  “这些怨灵已经被激怒不像一般的鬼魂可以说理现下我们只能躲在屋中等待天明否则若有任何差错后果都将不堪设想”莫思幽瞥了一眼金菱这句话似乎是为了让她长点教训而刻意提醒如果刚才他沒有及时出手金菱的失误和怔愣恐怕会害死不少人
  掌柜的哆哆嗦嗦双手合十自言自语地恳求:“哎呀上天保佑啊一定不能出什么事咱们陈州几百年都安好无事怎么突然会这样呢怎么……成这个样子了呢唉”
  金菱抿了抿唇不知是出于愧疚的心理还是女娲后人的责任感她终于深吸了一口气说:“难道一点解决的办法都沒有吗”
  莫思幽一心想着那个道长的身份金菱关心的却是如何平息鬼怪之乱在找水玲珑之时她也无法对民间百姓的疾苦袖手旁观
  掌柜的想了一会儿说:“这……民间倒是流传着一种说法说是那位陈姓将军因为失去了头颅所以无法投胎往生后來虽然在郊外给他和当年覆灭的守城将士们建立了一座忠军墓却依旧无法平息冤魂所以有高人曾说若是能为将军寻回头颅也许可以超度这些亡灵”
  蛮横大汉不以为然地叫喊:“嗨都几百年了上哪儿去找什么将军的头颅啊”
  “听说被封官的那个叛军把将军的头颅当成战利品放在自家宅院里才引得怨灵报复一夜惨叫血流遍地啊后來那宅子就荒废了进去的人也都沒再出來过将军的头颅也就留在宅子里了”掌柜的接话说
  “这么说只要找回将军头颅送回忠军墓就可以平息陈州冤魂作乱了”金菱喃喃说道
  莫思幽听出金菱的话外音不由皱眉“金姑娘……”
  他们这次來陈州可不是为了平息什么冤魂作乱紫鸢身上的毒在蔓延碧草山庄的炎火也越烧越烈当务之急是找到水玲珑解决燃眉之急
  “我必须解决这件事”金菱坚定地说双眸中却有着一丝难掩的纠结她抬头看着莫思幽想到他在乾清派说的那句话女娲后人也是人啊
  是啊她是人但注定不是普通的人她身上流淌着神族的血液就必须承受活着的代价除非她也像先祖冷颜一样为了人族大义而死去
  “这是我的责任”金菱深吸了一口气才使本有些忧伤的表情波澜不惊也坚定了她自己的决心她对莫思幽和紫鸢说:“既然是我的事情就让我一个人去完成好了你们去做更重要的事情吧”
  莫思幽抿唇不语目光沉得像一座山落在金菱心头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來她看不懂他的情绪或许他是在讽刺她的一意孤行那也沒有关系她的身份代表着什么又岂是别人轻易能够明白其实她还有另外一层担心就是将寻找水玲珑的事情交给他们俩真的可以吗
  紫鸢看了一眼莫思幽心中叹一口气他心里想什么她用脚趾头想也能猜到以莫思幽的性子怎么可能抛下自己的同伴不管让其一个人去冒险呢如果金菱执意要解决冤魂的事情莫思幽绝不可能袖手旁观然而他又牵挂着水玲珑的事情……
  “就凭你们”旁边的逃兵老大有些轻蔑地斜睨一眼金菱一个小小的女子在一群大男人面前说这样的话无异于当面扇他们的耳光这句轻视还把紫鸢和莫思幽两人带上了
  “我们怎么了”紫鸢挑眉反问回以不屑颜色“至少在认定的事情上我们不会逃避自己的责任不像某些逃兵对吧幽哥哥”
  莫思幽明白紫鸢的意思她这么说就是表示她同意加入金菱的决定既然紫鸢都这么说了莫思幽也不再顾虑他沒有直接回答紫鸢的话免得和那群人产生实际冲突他转向掌柜的问:“那间宅子在城中什么地方”
  “莫大哥……”金菱张张嘴但见莫思幽深色坚定也就不再说什么只是心内动容
  掌柜的一听这话却是吓得不轻连连摆手说:“使不得、使不得呀各位那方家大宅自从满门暴毙之后就成了鬼宅进去的人沒有一个出來过你们可万万不能去送死呀”
  莫思幽神色一凝脱口问道:“方家”
  罡胤道长进入乾清派之前俗名就姓方
  紫鸢也想到掌柜的口中的方家经历过朝代更迭之变也是五百多年前的事情了也就是说这个方家的历史之悠久正好符合罡胤那道士的俗家背景
  难道那就是他们要找的方家
  三人心照不宣默然交换眼神眼下于情于理他们都是得去那方家大宅一趟了运气好的话这或许就是一箭双雕
  “多谢掌柜的嘱咐这鬼宅不管是虎穴狼窝也总要探一探才知道”金菱坚定说道
  掌柜的嘴唇翁动半晌说不出一句话來似乎已经被这几人的大胆吓呆了连连叹气摇头
  “算我一份”
  这横空而出的声音让众人一愣
  紫鸢挑眉看向义正词严的逃兵老大眼中颇有些玩味的色彩好像是在说明明就是逃兵却想在这个时候学某些人逞英雄
  感受到紫鸢的打量眼神那老大看了过來仍是一副傲慢的神色
  “大哥……”他底下那二十号人纷纷露出犹豫的表情要知道那可是鬼宅啊不比一般的地方尤其是听掌柜的说得这么玄乎这些人心里也不免发怵
  胆子这么小要不怎么是逃兵呢紫鸢失笑人类啊
  “各位兄弟听我一言”逃兵老大将双手在半空按了按那些人便静了下來静静地望着他这男人面色沉静用粗犷的声音说道:“这里的兄弟大都是从军十來年的老兵最晚的也有五六年了这么多年來咱们的兄弟情义自是不必说但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出了那军营你们也不必再跟着我四处飘泊……”
  “大哥你这是说什么话呢”蛮横男人皱着眉头听出來大哥这是要散伙的意思
  “阿虎听我说完”逃兵老大摇摇头示意不要打断“本來我是想把你们挨个儿送回乡但这几日仔细想了想究竟还是觉得不妥我们这么多人一起上路太容易被发现还不如大家分散了走这些年承蒙各位兄弟看得起我赵凯之叫我一声大哥这份兄弟情义赵某铭记此生若日后有缘再聚赵某与各位兄弟必定再把酒言欢”
  “大哥你别这么说咱们一日是兄弟一辈子都是兄弟你既然要去鬼宅那我李虎也不会走”蛮横大汉红着眼睛第一个叫嚷起來
  “对我们也不走”随即老二和其他兄弟也附和叫嚷
  赵凯之语重心长“大家冷静一点这么多年我们同生共死你们是怎样的人我赵某很清楚也正因为这样才不能让你们去白白送死你们家里都有家人在等着不像我赵某孤身一人你们犯不着用性命去冒险”
  然后赵凯之又一一点出弟兄们的名字清楚地道出他们的家乡和家中亲人家人在等待他们回家这一阵追捕令的风头过后只要改名换姓他们就能和家人团聚过上新生活
  外面鬼哭狼嚎的声音未曾间断整间客栈仿若处于人间地狱之中如此可怕的事情赵凯之实在不愿他们跟他去冒险
  弟兄们都明白赵凯之的心意一个个红了眼眶低下头不说话也不知是因为感动大哥为他们着想还是为这即将到來的离别而伤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