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探鬼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沉默片刻之后,赵凯之知道说服了弟兄们,于是转向了莫思幽三人。他的语气仍旧傲慢,冷冷地对他们说:“我赵某是佩服那陈姓将军对百姓的仁慈之心,不愿看他受到如此辱待,难入轮回,才愿去那鬼宅。如果你们不方便同行,我赵某就一个人去。”
  这席话是在解释他那一句“算我一份”。但这请求入伙的话,也说得太过冷硬了一点,让紫鸢不满地撅起小嘴。
  “你想跟着就跟着好了。反正大路那么宽,我们也管不着你走哪边。就怕你在街上被认出来,反倒耽误了我们行事。”
  被一个小丫头说成是拖累,赵凯之岂有不恼之理?他瞪一眼紫鸢,怒气冲冲地拂袖道:“既然如此,赵某明日就自己上路便是!”
  说着他就要转身上楼。
  “英雄留步!”金菱出声制止。这个时候,多一个人就是多一份力量,他们要面对的,可是满屋子的厉鬼!
  其实紫鸢也知道这一点,更知道金菱会有这样的反应,所以她就干脆逞一下嘴皮子之快,算是报复了赵凯之对女子的轻视。现下她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就看着金菱将那小气的男人挽留回来了。
  “英雄愿为陈州百姓出一份力,与我们就是同一目标,既然如此,一起行动可以互相照应,也就容易成功得多。还请英雄与我们一同前往!”
  赵凯之用眼角余光瞥着金菱,还是那副傲慢的样子,但心底里却是觉得这女人说起话来有板有眼,不像一般女人那样弱质,倒让他有些刮目相看。不过他仍是冷哼一声,嘴上不饶地说:“明日辰时,就在这儿集合吧!”
  那口气,仿佛还是在向他的手下们发号施令,说罢,不留任何余地地就离去了。
  晚上,各路鬼魂仍旧在屋外盘旋不去,哀嚎不绝于耳。虽然客栈的封印将“它们”阻隔在外,但也闹得客栈内人心惶惶,不得安眠。
  金菱侧卧在床,面朝里侧,本想避开让人心烦意乱的鬼叫声,凝神中听到的却是紫鸢与莫思幽的喃喃低语。
  莫思幽不睡,紫鸢也不愿上床,陪他坐在桌边。想到第二日要去鬼宅,莫思幽有些不安。他不想紫鸢也去。可是要她眼睁睁看着莫思幽去冒险,自己却什么都不做,紫鸢自然不可能答应。
  “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紫鸢靠在他的肩头,不容置疑地说着。
  金菱没有回头,却也仿佛能看到,莫思幽拥着紫鸢的画面。他的声音那么温柔,却永远不是向着她。一抹苦涩涌上心头,她紧闭上发红的眼眶,以为能咽回泪水。但那滴晶莹泪珠,却是从眼角默然滑落。
  紫鸢得到的,是她永远也得不到的,而她也放弃了抗争。
  这是她的宿命!女娲后人的宿命!
  就这么熬到了黎明破晓时,那些冤魂就一起散了。外面的叫声消失时,金菱终于揉了揉太阳穴,松了口气。
  她一夜未睡着,紫鸢却是在后半夜时靠着莫思幽睡了一会儿。只要在他身边,她是能够安心的。就是可怜了莫思幽,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搂了她一夜。
  但第二日,他仍是精神抖擞,半点看不出熬夜的迹象。
  按照掌柜的指引,方家鬼宅并不难找,毕竟从前是大户人家,宅院修得格外气派。但宅院出事之后,阴气深重,连同这一条街也衰败下来。只有少数几户古老人家还住附近,道旁残砖败瓦,基本可以算是荒无人烟。
  还未到宅院大门前,紫鸢就感觉到森森寒气逼来。她抬头张望一眼,前面那两尊守门石兽,上面有斑驳血迹,让她有些头皮发麻。可以想见,当时有人挣扎想要逃离,却是一口鲜.血喷溅在兽身上,殒了命。如今,那血迹已模糊得快看不见了,只是有些渗入了石头内部,留下一些斑驳迹象。
  四个人停在门口,并未急着进去。大门是掩着的,缝隙间隐约可见一抹衰败之色。
  “掌柜的说,相传当年方家灭门之时,全府上下三十余口人遇害。所以这府中怨灵定是不少,大家万不可掉以轻心。”金菱看了一眼挂在门上的已经歪斜了的牌匾,回转头来又看向了赵凯之。
  莫思幽自是不用她操心,紫鸢跟着莫思幽,自己就更不用多费什么唇舌,反正她也看得出来,紫鸢不怎么待见她。唯有这个并不算熟悉的赵凯之,尤其是经过昨晚的观察之后,这人傲慢自大,刚愎自用,让金菱放心不下。
  若要一起行动,就必须团结一致,但凡其中任何一个人出了岔子,都可能会连累整个队伍!
  “这宅子很大,我们也不知道头颅会放在哪个地方,得仔细搜索才行,尽量不要惹麻烦。”莫思幽接着提醒一句——都知道他说的惹麻烦,是指什么,也就心照不宣。
  只有赵凯之冷哼一声,粗声说:“青天白日的,还怕了这些小鬼不成?你们要是害怕,就不用进来了!”说罢,他就风风火火地大步踏进了方家大宅。
  落了漆的大门,被用力推开,发出陈旧刺耳的嘎吱声。
  赵凯之丝毫没有介意,直到踏在前院石板地上,才感觉到身上阴风阵阵。这风不像春天的风,倒像是十一二月时,冷得像针刺入骨髓。连赵凯之这样壮实的大汉,也禁不住打个寒颤。
  前院正中就是大厅,门破了两扇,里面桌椅凌乱,瓷器碎片满地。
  想来那姓方的再怎么炫耀,也不至于把一颗血淋淋的头颅放在大厅里,所以四人径直去了后院。
  当年繁荣之时,方家后院建着山水园林,数十房间坐落其中。如今虽已是凋敝衰败,但杂草疯长,更添几分幽深。
  紫鸢将四周打量一番,说:“你们有没有觉得有些奇怪?这宅子里住了三十几口人,可我们这一路过来却连一具白骨都没见着。”
  方家大宅出事之后,这里就被传为了鬼宅,官府倒是勉强派了些人来调查,结果没一批人走出去过。后来连官府都放弃了,将宅子给封掉,更坐实了鬼宅之说。
  也就是说,不可能是官府的人运走了尸体,而其他人就更不可能了。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赵凯之对紫鸢的问题嗤之以鼻。“掌柜的不都说了?当年这寨中三十几口人都是一夜暴毙,可能是躺在床上死于睡梦之中,在外面看不见尸骨这不是很正常嘛?”
  紫鸢白了他一眼,她最讨厌的就是没脑子又很自以为是的男人!
  “你难道没有看见,这一路上到处都很凌乱,而且血迹森森吗?这足够说明,当时有人挣扎过,肯定不可能全都乖乖躺在床上等死。没有尸体还不奇怪?”
  “没错。刚才进来的时候,我看见大门上有许多抓痕,应有人试图逃跑过。这件事确实有些蹊跷。”莫思幽对紫鸢点点头。
  “哼!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好畏首畏脚的?”赵凯之对莫思幽哼了一声,就继续往前走了,丝毫没有将紫鸢和莫思幽两人的警示放在心里。
  大抵是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赵凯之看见前面有房间,就推门走了进去。
  开门扬起的风,让房中不少灰尘飞扬。赵凯之在眼前挥了挥手,眯着眼眸打量房中。这房间很大,虽然破败,却看得出曾也装修气派,应该是主人家的房间。
  赵凯之瞥了一眼灰蒙蒙的铜镜,觉得里面射出来的光怪阴森,仿佛冷不丁就会从那镜子里伸出点什么来。他感到渗得慌,赶紧避开目光,深吸了就口气平复心情,然后去逐一检查房间里的箱子。
  从衣橱到梳妆台,都无非是一些女人家的衣物首饰,都已经破烂得不成样子,甚至用手一碰就成了灰。金银珠宝倒是不少,但在这样的地方,赵凯之实在没心情去贪财。他检查一遍,觉得没有问题之后,就匆匆忙忙想要离开。
  这屋子里阴冷的气氛,总让他觉得很不舒服,好像有一双眼睛从某个地方盯着他一般。
  然而就在他转身朝向大门的时候,忽而听到一阵细微的响动从后面传来。
  赵凯之脚步一滞,身上莫名地生出一串鸡皮疙瘩来。但他还是壮着胆子回头去看,房间依旧是空荡荡的。
  那声音是从床底下传来!
  理智告诉他,这种时候不应该靠近去查看。但是隐隐的好奇和大男子的心态,让他不能说服自己就这样退缩。不管是什么东西,他都要去看个仔细才是!
  于是,赵凯之就这么犹豫着,慢慢地走近那张大床。
  床单遮掩着床底,这后面传来的奇怪的声音,不知是从什么东西上发出的。
  也有可能是那将军的头颅希望被人找到,所以……
  赵凯之摇摇头,止住自己的胡思乱想,蹲下身去小心翼翼地将床单撩起来。
  黑漆漆的床底,就像深陷在夜晚的陈州一样,伸手不见五指。然一簇亮光却照过来,直对着赵凯之——那是两道阴狠的目光!
  赵凯之吓得往后一退,随即就觉得脖子上一紧,近乎窒息的感觉让他浑身上下一点也无法动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