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坟茔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唔……”赵凯之想要叫出声喉咙里却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低吼他惊慌之中伸手乱抓却是抓住了紧扣在他脖子上的那只爪子对爪子
  那简直不像是人的手或者说根本就不是人的手赵凯之用粗糙的大掌紧握着那只纤细得只比鸡爪稍粗的胳膊努力想要从对方的掌控中挣脱出來但即便是他这样的彪形大汉却也无法挣脱那只如此细弱的胳膊的纠缠
  瘦得几乎只剩下骨头的五根手指死死地掐住赵凯之的脖子让他大脑中迅速地缺氧快要背过气去他叫喊不得、挣扎不得差不多就是等死的份儿了或是因为人临死之际周遭归于一片宁静充斥耳边的呜咽声便显得格外清晰
  可以想见当年方家大宅遭到灭门之时这房中人躲在床底却也未能幸免且死得凄惨所以化作鬼混也不免口中呜咽不断
  如今对于闯入者厉鬼凶狠无比一看便是要夺人性命
  就在赵凯之以为自己一定玩完了的时候空气中“嗖”的一声一道清亮的光飞过來从赵凯之的耳畔擦过去射向床底
  “嗷”床底下传來一声尖利的哀嚎那只手旋即松开了赵凯之的脖子
  赵凯之一下子跌坐在地拼着最后的力气往后面挪了两下惊魂未定地瞪着床底
  击中厉鬼的玉笛就像自己长了眼一样返回到莫思幽手中他站在门口伸手握住玉笛一双清冷无比的眼眸紧紧盯着床底下他也不确定刚才那一击是否能驱散这五百多年的恶灵怕是那东西会再扑出來
  听到动静的金菱和紫鸢两人也跟着跑进來看见坐在地上的赵凯之和他脖子上明显是手掌掐出來的红印不由得吃了一惊
  这算是他们在这间所谓的凶宅里面遇到的第一只鬼了
  “赵大哥你沒事吧”金菱走上前去扶了他一把赵凯之这才狼狈地站起身來
  他的脸上很有些尴尬和不甘的神情沒想到自己混迹兵营却是栽在了这么一间小屋子里但他看向莫思幽时却不似从前一般倨傲反是很豪爽地拱手说道:“多谢相救”
  莫思幽只点了下头算是回应俊美的面庞沒有半分多余的表情
  金菱看了他一眼知道这已经算是他友好的表现了对于一般的人或许莫思幽连点头都会觉得多余现下他大抵是觉得赵凯之是他们一个队伍中的人既然是一起來就应该保住每一个人
  他就是这般即便不是强加在他身上的责任他也会尽力去做尤其是在对待同伴上所以紫鸢也更加了解当他知道兰轩他们受伤的事情时心里是多么地自责那是对于他的一点埋怨现在想來就更不应该了
  “幽哥哥”紫鸢打住心里多余的想法叫了他一声有些事情过去了便由它过去好了再想起也只是自寻烦恼现在还能握着他的手就已经很好了何况他们如今还处在这么危险的地方看到赵凯之脖子上的红手印紫鸢心下是有些害怕的
  “沒事”莫思幽像是看出了紫鸢的恐惧伸手揽过她的肩膀轻声安慰
  紫鸢摇了摇头她想说的不是这个她拉住莫思幽的手又看了看金菱和赵凯之皱着眉头说:“你们跟我來我刚才……发现了一些东西”
  另外三人显然有些疑惑又有点不安经历了刚才那件事本就紧绷的气氛一下子陷入了更加紧张的漩涡之中谁都不能自已而莫思幽最担心的是紫鸢对他來说便是像要守护全世界一样去守护身边这个女子他心里死死地记着他们现在是在鬼宅
  紫鸢顾不得这么多牵着莫思幽的手望花园深处走了一段这让莫思幽微皱起眉头她竟然在他沒有陪同的时候一个人在这地方转悠了这么远
  但他还來不及责怪眼前就出现了一副奇怪的场景
  这也是紫鸢要领他们來看的在花园的这片空地上原本栽种的大片花草已经被铲除了取而代之的是遍地的坟茔细数之下整整三十二个
  “这是……”金菱也看得呆住了一双眼眸又是惊诧又是恐慌
  每一座坟茔前都竖了木质的碑上面刻着墓主的名字和身份其中方姓就有不少其他的也都是和方家大宅有关联的人妻妾、下人甚至还有一条老狗
  “这里葬着的就是当年方家大宅死去的三十多口人”紫鸢说话间还觉得脊背上阴森森的像是被一双眼睛盯着
  其他几人当然也看出來了但谁也沒开口说话就是因为紫鸢说出的这个事实本身就存在着很大的矛盾
  “当年方家的人一夜暴毙后來这宅子里也再沒有人來过是谁给他们挖坟立碑的”半晌赵凯之才一脸阴郁地问道刚才他触了眉头心情多有些不爽快不过捡回一条性命也让他更加谨慎起來说这话时他抬头看着莫思幽好像他能够给出一个回答一样
  莫思幽并不能给出什么答案他所知道的和他们另外几人知道的沒有什么不同但是所有人都看着他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稍觉安心
  “当年方家大宅可能还有‘漏网之鱼’”金菱接话说
  “就算当年真有人逃了出去经历了那样的事情之后还可能回到这里來替死去的人挖坟立碑吗”紫鸢这次并不是想以小人之心揣度人类的凉薄不管是谁在这个时候都会这样想连说这句话的金菱自己也这么觉得
  莫思幽一直抿唇不语手指轻轻地摸着那刻在墓碑上的字
  墓碑上的字迹连贯融通仿若一气呵成说起來要挖开这么三十多个墓穴本就是极其耗费力气的事情再加上刻这些墓碑……
  “如果是一个很特别的人呢”
  听到莫思幽这么轻描淡写的带着一丝揣测的话大家都静静地看向了他
  “特别”紫鸢也沒有明白莫思幽这么沒头脑的一句话指的是什么其他两人也就更不可能了沒有人比紫鸢更加了解莫思幽
  “这些墓碑上的字不是用一般的刻刀刻上去的也并非用普通的人力刻画”莫思幽进一步解释说
  经他这么提醒三人才仔细端详起墓碑來刚才只顾着看名字倒是沒有觉得这些字迹有什么不妥现在仔仔细细地查看一下终于发现了一些不对劲
  这墓碑的每一个字都是连贯着的就连不同的墓碑之间只要是相连着笔画之间也都有首尾相接的呼应感而且每一个字的刻画都很纤细一横一竖一撇一捺都是细细的一道刻痕像是什么极薄的利器划出來的
  “啊”紫鸢忽然倒吸一口冷气睁大眼睛盯着墓碑
  还在疑惑中的金菱和赵凯之听出來紫鸢这一声里包含的内容不由得一齐向她看來
  “是剑气这些字……是用剑气刻画出來的”紫鸢指着墓碑说道又抬头看向莫思幽
  莫思幽点了点头肯定了紫鸢的猜测
  “普天之下能够将剑使用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的恐怕只有乾清派的人了”莫思幽这一点说法不是沒有根据的乾清派作为天下第一大修仙门派也代表着武林剑宗的至高点要单单是论剑这天底下也沒有任何一个门派能赶得上乾清派
  这些墓碑上的字看似简单但真要用剑气刻画却并非易事因为木头本就脆弱一个高手用剑气指木足以将一棵百年老树切成两段何况是这么薄薄的一块木板要做到这般入木三分却不伤及根本需要使剑之人在剑术方面有极高的造诣能够做到收发自如力道适中而又缠绵不断
  因为进入鬼宅之后阴森的气氛让各人都很紧张金菱和紫鸢一时都忘记了他们这次來陈州要找的罡胤道长的俗家就姓方而这次深入鬼宅他们不仅仅是要调查将军的头颅更重要的是水玲珑一事
  自昨夜掌柜的说了这方家的事情莫思幽心里便隐隐有了揣测或者说他希望如此如若罡胤道长真是方家的人那他们就是得來全不费工夫了以莫思幽的分析如果造就这一片坟茔的人真是罡胤那就顺理成章了他是乾清派修为高深的道士而且那时候他可能还有水玲珑护体要來去这鬼宅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他來掩埋他的家人在情理上也说得过去
  掌柜的说从前那个道士教他们画符却沒有从根本上解决陈州闹鬼的事情很有可能是那道士对自家人的冤魂下不去手即便是修道之人也有可能被俗世牵绊……
  “难道真的是他吗”金菱喃喃自语
  忽然“砰”的一声就从他们对面的一间屋子里传來打破这寂静而诡异的气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