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吸血僵尸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赵凯之一动不动紧盯着对面沒有头的身躯后面是莫思幽他们与四名僵尸打斗的声音他身上其实已冒了一层冷汗出來半晌不知所措
  这东西沒有头也能感觉到周围有人靠近是不是诈尸了
  “把头归位”莫思幽趁着空当对赵凯之大喊一声提醒已有些惊呆了的赵凯之
  虽然常年在军营讨生但赵凯之还是第一次见到“活”的僵尸不能说沒有受到巨大的惊恐情绪冲击半晌之后感觉阴风吹拂着冷汗密布的身体一阵阵透骨的寒意总算让赵凯之清醒过來一些
  正要将头颅取出放回面前直立的身躯上谁知无头尸忽然抬起一只手臂掐住了赵凯之的喉咙力气之大让赵凯之瞬间就觉得无法呼吸头颅从手中滚落骨碌碌地滚动两圈之后停下來在微光摇曳的地板上静静伫立
  就在刚才墙壁上的一只灯盏亮了起來幽幽地照亮着这并不特别宽敞的密室
  “救……”赵凯之用双手抓住那只铁臂双目圆睁因为充血而猩红像曾在天空上悬挂过的那两颗妖异的伏魔星
  莫思幽一手抵挡面前的两只僵尸一手提起地上头颅的发髻企图越过障碍冲向无头尸
  可是那四只僵尸却无死无惧铜墙铁壁一般堵住前路
  “赵大哥”金菱看赵凯之已经快撑不住了血从他的口角渗出和他涨红的脸一样色彩鲜艳而他的双眼布满血丝仿佛也要滴下血來
  他撑不了多久了
  金菱提起蛇杖飞身跃起挥舞的杖中迸发出巨大的力量旋即她的下身变成了蛇尾在空中扭动她在使用女娲灵力
  蛇杖中挥出的光乃是女娲之力四只挡路的僵尸结成的防线终于被攻破把它们抛向后面墙上撞了个结实
  金菱旋即上前对着无头尸再次挥杖
  “不可”莫思幽及时抓住金菱的蛇杖谁知杖身如同火烧一般一股灵力“灼”伤了莫思幽的掌心
  是女娲灵力不被外人亵渎莫思幽的思绪一闪即逝定了定神说道:“不能毁坏将军的尸身”说着他抬手将头颅往前一抛圆滚滚的头颅在空中划过一道短暂的弧线最后稳稳落在无头尸空荡荡的脖子上
  就在接触的那一瞬间唯一的烛火被阴风吹得左右摇晃了一阵
  紫鸢感觉到了四周盘旋的阴气脊背发寒抬起双手來紧紧抱着胳膊
  但所有人的目光都还是紧盯着有了头颅的将军他穿着一身陈旧的染血的铠甲面目如若有生命一般只是苍白如纸不带半点血色在微光映照下更显可怖
  将军的眼睛蓦然睁开來发出如同一只正在觅食的猎鹰一般打量的目光他并不是特别地在看谁目光却阴狠有力充满嗜血的戾气
  就在大家屏息凝神之间将军忽然张开大口上牙中竟是长出两枚尖齿对准赵凯之的脖颈咬了下去他开始吸血
  “啊”赵凯之发出一声惨叫脸上是极惊恐的神色仿若遭受着巨大的痛苦直叫他目眦尽裂用眼眶中涌出的血泪在脸颊上生生地留下两道血痕
  这下莫思幽也顾不得许多手中玉笛向吸血僵尸的脑门飞去僵尸将赵凯之随便一扔自己闪身朝楼梯跑去速度极快竟连暗箭都扑了个空
  “呵呵”空气中隐隐传來一丝笑声女人的低沉而诡异的笑却仿佛只有紫鸢一个人听到般另两人毫无反应走向了赵凯之
  紫鸢顿时脊背一僵怔怔地站着这声音太过熟悉熟悉得让人怀疑只是一种幻觉但音色却明明白白的是那个人
  大祭司紫鸢在心头低吼一声“该死”她知道这绝不是什么幻觉所以暗暗地想着难道他们做的一切都被大祭司收在眼底甚至有可能他们正是大祭司的小小棋子
  那……刚才的吸血僵尸是与大祭司有关与魔族的计划有关
  “赵大哥”
  “赵兄你怎样”
  莫思幽和金菱急切的声音将紫鸢的思绪拉回來她疾步走上前和莫思幽他们一起扶起重伤的赵凯之
  他的脖颈上鲜血如注虽然莫思幽封住了他的几大穴道却也只是能支撑片刻这个地方不能再就留了阴气深重只会加速赵凯之的身体衰败
  因为探明了路所以金菱可以使用遁土珠找路了径直将四人送到了忠军墓外的山谷口
  “得赶紧将赵大哥送回城中找大夫可刚才那妖魔……”金菱想到那吸血僵尸狂躁的模样心中惴惴不安是否应该去追若放任那吸血僵尸怕会有更多伤亡但那东西跑得极快如今转眼竟是已经沒影儿了
  “先回客栈”莫思幽不容置疑地应道他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那吸血僵尸究竟是个什么实力又跑到了哪里他们根本不清楚不能白白地去冒险
  金菱只好同意催动遁土珠将他们送回客栈寻了大夫來替赵凯之诊治好在莫思幽反应快及时封住赵凯之的穴道保住他半条性命现下吐了药包扎一番在床上陷入昏迷之中
  他底下两三个兄弟还沒走其中便有那个老二和老三见赵凯之这副模样两人也不离开了留下來照顾赵凯之
  紫鸢记得当时那个粗鲁的老三在垂死挣扎的赵凯之身边握着手给他鼓劲口中不断说着:“大哥撑着点别忘了兄弟们别忘了大家的志向咱们还要跟着你干大事业啊”几个汉子竟然都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原來这一群逃兵并不是受不了军营行军之苦才逃跑而是不愿跟随队伍去血腥镇压因饥肠辘辘而发生暴动的百姓
  “赵兄一片赤诚之心和陈将军同样值得尊敬啊是不是千年之期要到了人间处处都不太平”
  紫鸢听见莫思幽这么叹息着说话语中透着担忧和怅茫这让紫鸢心里有些不安怕是莫思幽离开江湖的决心会动摇
  “不管发生什么都不是你应该去承担的你一个人不可能替整个人界抗争啊”紫鸢仰着脸看着莫思幽紧皱眉头
  莫思幽转过头來同样看着紫鸢轻声说:“我沒有那么大的野心和志愿我只是担心如果人界终将遭遇千年不遇的浩劫我们还能安好吗”
  紫鸢抿了抿唇垂下眼眸绞着手指喃喃地说:“会的总会有个地方容下我们俩即便是魔界占领了人界也不至于将整个人界毁灭”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莫思幽轻叹一声“六界都是盘古开天辟地而生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既然同是盘古开天辟地而生的玩物哪怕供奉着不同的先祖却又何必操戈相逼
  “可是你有沒有想过人魔之间的这一场浩劫并非时间流传的这样”紫鸢试着问道
  莫思幽微皱眉头不解地看着紫鸢“嗯”
  紫鸢似想说什么但嘴唇动了动终究也只是抿唇微笑伸手揉了揉莫思幽的眉心“我只是随口一说世间的事情都是世人在说人云亦云谁又关心背后的真相到底如何我不想看你为一些无谓的事情伤脑筋”
  虽然有些不明白紫鸢这席话背后隐藏的含义不过莫思幽知道她肯定是出于担心他他握住她的手撇嘴说:“你一个人就够我伤脑筋的了我哪还有心力关心别的事”
  紫鸢撅起嘴给了他胸口一拳却被他拉进怀里紧紧拥住他宽阔的胸膛是她这一叶扁舟的最终港湾
  此时不用言语便已道出守护的承诺
  在忠军墓中发生一系列事件之后陈州之夜倒确实平静下來至少今夜是如此只是那安静的半空中的伏魔星让人心底莫名生出一丝惶恐之意
  天初明莫思幽他们回到六韵山向乾清派的道长们道明此事青徽一脸严肃过后便一头扎进了藏书阁中不知去翻找什么资料
  当日碧草山庄來了飞鸽传书让莫思幽他们尽快回庄原來派去调查思幽崖的柳清玄和朱隐二人已断了消息数日守候在山下的弟子也不知道究竟是和缘故只道是当中可能出了什么变故
  乾清派便遣了璇尘和璇光去帮忙等青徽道长捧着古籍出來时白眉之下两道阴忧的目光直盯着远空中的血红星子
  吸血僵尸受诅咒与怨念所化尸身不腐嗜血重生不死不灭
  如今千年前的预言即将到來人界单是要对抗魔界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若是再有僵尸作乱……
  “人界大难降至啊”
  遥远的陈州城中普遍的客栈上房脖子被绷带缠着的男人睁开了一双血红的眼睛将一对白森森的獠牙对准了床边睡着的大汉
  鲜.血染红了血色星子下的黑夜……
  (第三卷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