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查探思幽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日头高悬照着沿河走來的一队人马
  这行碧草山庄的弟子正在莫思幽和兰轩的带领下前往思幽崖山脚下
  柳清玄和朱隐失踪多日在山脚等候接应的弟子们等不及了担心出事连忙给庄内捎信请求加派人马他们已查探到思幽崖上建起了营寨柳清玄和朱隐正是前去打探再沒返回所以弟子们担心他二人是形迹败露被俘
  “四师弟你怎么看这件事”兰轩骑着马扭头向一旁的莫思幽询问
  紫鸢看到莫思幽正发着呆大抵能想到莫思幽此刻的复杂心境前面可就是思幽崖了啊当年柳渊收留莫思幽的地方來到这里莫思幽心里定是不好受的吧尤其是这里传出魔教的传闻而他又是在这里被收养他本就怀疑自己和魔有什么关系……
  莫思幽闻言神色更加严肃透着一丝忧虑:“与山庄断了联系这么久不像是大师兄和二师兄的行事风格”他沒有直接回答言下之意却不言而喻
  兰轩沉沉地叹了口气望一眼已在不远处伫立的思幽崖陡峭的岩体三面悬空壁立千仞、万丈深渊只有一个方向可以通往崖上山崖之上郁郁葱葱树木生机盎然但远远望去丛林之上似有隐隐一层黑气漂浮
  “你们看”兰轩指着那层黑雾给大家瞧露出警惕神色
  莫思幽和紫鸢一齐望过去倒是比后面那群弟子镇定一些其实紫鸢是早就感觉到了的那边山崖顶上笼罩的瘴气虽然并不很强大却毫不隐蔽让人不注意到都难何况她的魔身对这玩意儿如此敏感
  “下马”莫思幽扬了扬手掌对大家吩咐已经接近思幽崖再这么明目张胆地赶马容易暴露或者说他们已经是进入别人的监视圈中了
  但不管怎样保持警惕总是好一些
  他们徒步赶到山脚下与在这里埋伏的前一批弟子汇合他们已经陆陆续续到山上搜寻了几遍但是因为林中瘴气太重搜索并不十分全面还有那营寨把守森严无法接近其他地方皆是一无所获
  “这里就是对方营寨现在还不确定到底是什么人在此不过我们暗中查探到那附近的巡逻兵和守卫都和那日闯进我们山庄内的妖魔外形特征相似”其中一名弟子向莫思幽他们介绍情况
  “是半魔吗”兰轩和莫思幽对视一眼
  紫鸢站在一边沒有听他们的谈论只是静静地抬头望着面前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山林越是靠近山顶她身上的感应就越强烈不仅仅是山顶林中的瘴气让她体内的魔气蠢蠢欲动更因为在那营寨之后因隐藏着映月教的结界
  那里不为外人所查探的魔气是紫鸢所能感应的也让她身体内的能量不断增加说实话在这个地方更有利于她的功力恢复
  但这次行动却并不让紫鸢感觉到高兴反而担忧不已她心中有所猜测在山顶营寨占山为王的人会是谁
  “在想什么”莫思幽从后面搂住她的肩膀看紫鸢一个人在这儿发呆好一会儿了他才走过來顿了顿他接着说:“要出來办这些事很无聊吧”
  这么多年帮碧草山庄行走江湖莫思幽惯了也倦了但累着紫鸢也來遭罪实在是让莫思幽很无奈的事
  “怎么会”紫鸢答应着摇摇头她转过身來对莫思幽说:“柳少爷是你师兄也是我的朋友和尊敬的人现在他有难我们也不能袖手旁观啊就算不是打着碧草山庄的名号我们也应该來的那个朱隐就当他沾了柳少爷的光好了”
  莫思幽严肃许久的脸上因为紫鸢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话露出一丝笑容來
  “不过我们现在要怎么办继续漫无目的地搜山吗”紫鸢接着问这思幽崖很大单靠他们这么一点人要搜山也并非易事
  莫思幽点点头说:“始终得派一些人在山上搜查我们带來了乾清派的丹药可以稍微抵御瘴气不过大师兄他们失去消息这么几天恐怕事情沒那么简单所以我晚上还得去山上营寨查探一下情况”
  “一个人吗”紫鸢睁大眼睛
  莫思幽看见紫鸢一脸担忧拍了拍她的头说:“别担心不会有事的到时候你好好呆在这里三师兄会照顾你的”虽然“别担心”这样的话说过了很多遍也沒有什么实质性效果但除此之外他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让她担忧本就让他心里也不好受
  紫鸢知道劝不了他只能由他去
  兰轩对莫思幽打趣地笑说:“放心吧我这个做师兄的一定拼了性命也要照顾好你的小娇妻但是你得给我安全地回來否则我可不打算养她一辈子”
  紫鸢对兰轩“呸”了一声乌鸦嘴她转身走进林子里漫无目的地闲逛了一会儿
  入夜时林中的一切都安静下來谁也沒有注意到她悄悄地离开埋伏地
  紫鸢并不想惊扰到任何人她一个人在这里倒是可以來去自如所以有些事情需要去弄明白而且她的确有点不放心莫思幽这里怎么说也是魔的地盘
  先前传出思幽崖上魔教复辟也是因为有百姓或一些江湖人士在这附近看见了相貌狰狞之人紫鸢猜他们说的魔教并非映月教众而是陆离带领的那群半魔
  陆离与那个人合作自然要受操控将半魔人的大本营建在此处是最有利于映月教的
  如果真是如此紫鸢到不太担心莫思幽的安危因为那人和她一样不会让他有性命之虞
  正走着前面无形之中扑來一股煞气
  紫鸢脚步一顿挥袖挡开煞气与雾中显出的黑影无伤大雅地过了两招随即两人纷纷站定就像多年的老对手亦是老朋友一般对视
  “退步了啊”树影摇曳之中掩在沙沙风声下的女声低沉而意味深长
  “彼此彼此”紫鸢慵懒地答道
  “呵呵”女声低低地笑“别忘了我只是一缕幽魂在外你可是真正的魔身”
  紫鸢耸了耸肩说:“你也别忘了我穿越结界的时候真气大损你一缕魂也至少还有五成功力吧要赢过我不该很容易”
  那黑影避开她最后的问題却是半责怪半戏谑地说:“明知会受伤还要硬闯这是你自找的能怪谁呢”
  紫鸢冷冷看她一眼说:“我可沒说我后悔了要怪也只能怪人类婴孩的**凡胎太弱难以穿过结界否则当初也不用把他留在思幽崖上引柳渊來收留不然我现在何须如此大费周章”
  “是啊看看人类的虚伪教条把咱们英明神武的教主教成什么样了”那女声不屑地说
  “喂”紫鸢不满地打断“不许你这么说我幽哥哥”
  黑影闻言从斗篷下抬起那张黑纱遮掩的脸若隐若现的白皙肌肤被两边白色的鬓发衬得更加明艳
  “你对那人类是不是用情太深了为了区区一个人类顶撞长辈可是不对的”
  “跟我论辈分那你也得掂量掂量是你这个大祭司身份尊贵还是我这紫衣尊者有分量”紫鸢一脸不以为意
  大祭司冷笑一声不与她争论这个辈份问題而是说道:“我只是提醒你不要忘记了替身终究是替身当不得真”
  这句话直刺紫鸢的软肋她脸上闪过怒意不客气地说:“我警告过你别拿莫思幽说事不然你真要逼我动手不成”
  “动起手來就不怕惊扰到旁人”大祭司不怒反笑言下之意此处接近山顶若是肆无忌惮地动手怕会被人发现而一旦营寨中加强警惕莫思幽就容易暴露了
  所以大祭司紧接着说了一句:“到时候人沒救成赔了夫人又折兵就不好了”
  紫鸢脸色一沉原來大祭司已经知道了莫思幽夜探营寨的事情那么山顶那群人……但仔细分析一下大祭司这句话中隐含的信息应当是沒有走漏风声
  “你到底想做什么”紫鸢蹙眉问道
  大祭司好笑地看她一眼说:“我想做什么小紫鸢你才一千多岁就老糊涂了吗这一千年來我们共同计划的是什么整个魔界的期望是什么你竟然问我想干什么”
  话到最后竟然是变成了声声质问
  紫鸢深吸一口气说:“我沒问这个我是问你抓碧草山庄的人做什么如果要挑起人类和半魔的争斗直接杀了那两个碧草山庄的弟子不是更好”
  大祭司面色冷静了一些沉声答道:“果然不愧是我映月教的代教主这才是映月教的行事风格所以我说现在那件事不是我的主意你信吗”
  紫鸢有些不解抓走柳清玄和朱隐不是大祭司的意思那还会是谁她忽而想到那陆离几次三番來抓她这必然也不会是大祭司的指令心下便了然了
  她讽刺地笑了笑说:“看來你的棋子有些失控啊既然要用就得好好利用可别反倒伤了自己我可是会毫不留情地嘲笑失败者”
  大祭司冷哼一声说:“还是担心你自己吧只怕这棋子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不该为的人我呢就等着看一场好戏便是”她幽幽看着紫鸢话语中透着一丝暧昧
  紫鸢一愣沒有反应过來大祭司什么意思陆离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人
  大祭司的目光忽而越过紫鸢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接着一闪身不见了人影因为这一抹奇怪的目光紫鸢不由得回头看去却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