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章 大厅争执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几日天下各路英豪都在紧锣密鼓地绸缪调遣人手就等着柳渊一声令下就可以往思幽崖进发将那半魔人的营寨包围
  柳渊的四大弟子伤了两个死了一个剩下莫思幽柳渊也不敢轻易再将他派出去毕竟庄内需要人留守何况最近城中也是乱作一团柳慧如倒是懂事一些知道帮父亲处理一些事务了但仍旧是人手不够
  屋漏偏逢连夜雨很快陈州传來了瘟疫的消息本來是希望碧草山庄抽调人手前去帮忙不过几大掌门商议一番最终决定由唐门出面在病理方面唐门明显是比碧草山庄有优势得多
  然而从陈州來的人对那所谓的瘟疫描述一通之后众人才发现这件事并非想象的那么简单
  “患病的人都像得了犬病似的疯狂地撕咬其他人还、还吸血被咬的人用不了多久也、也都会变得发狂他们就像、就像传说中的僵、僵尸”
  僵尸大厅里的气氛明显变得紧绷起來
  “……是陈将军”半晌紫鸢犹豫地问道想起那日在古墓中发生的一幕咬人、吸血都符合描述那也就是说赵凯之他被陈将军咬了一口之后就已经变成了和陈将军一样的吸血僵尸而他们还把他救了
  “啊”金菱跟着倒吸一口冷气想到了紫鸢正想着的事情那天他们只顾着庆幸赵凯之捡回了半条命可按照陈州城内现今的情况來说他很有可能是造成形势严重化的罪魁祸首之一
  柳渊看他们这等反应连忙询问莫思幽便把前些日子在陈州发生的事情和盘托出本以为只是寻找水玲珑途中的一段无关紧要的小插曲谁知道竟会发展到如今地步
  “其实那日你们详述此事以后掌门已有怀疑无奈遍查典籍所知甚少根据典籍记载这吸血僵尸最早现于远古时代以女魃为先祖但千万年來并未听说在人间造成什么大的祸患我们对这东西也只是一知半解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吸血僵尸凶险万分一旦他们在人界泛滥成灾后果必定不堪设想”璇尘面色严肃说话的语气也是难得的如此沉重
  连乾清派的人都是一副凝重的表情无疑给其他所有人都造成了巨大的压力虽然璇光也紧接着说了乾清派已经派了弟子驻守陈州尽力遏制形势恶化但现今并沒有一个具体的解决方法如今陈州城内已是一片混乱
  防止僵尸咬人本就是一个艰巨的任务还有更关键的一个问題是已经变成僵尸的人口要如何处理
  紫鸢暗自思忖她一直未曾想明白陈将军为何会突然尸变但联想到在思幽崖看到的大祭司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在魔族大军重返人界之前若是人类已被半魔和僵尸搅得天翻地覆对魔族來说无疑是坐收渔翁之利的好事
  “如此说來事情走到几天这个地步也是拜莫少侠所赐了连僵尸这样的东西都弄出來了真是嫌人界还不够乱呢不知道的还以为莫少侠是不是跟魔族有什么关系呵呵”纳兰孤月脸上的冷笑若隐若现话语间透露着嘲讽
  柳慧如握拳怒道:“你什么意思四师兄是去陈州查水玲珑这也是为了整个人界何况进古墓的又不是他一个人你怎么能说僵尸的事情是因为他呢不过就是巧合罢了你少在这里添油加醋了”
  “慧如”柳渊蹙眉带着训斥的口吻向她摇摇头
  紫鸢听到纳兰孤月用了一个“也”字心头暗暗一惊单单是用一个巧合带过恐怕不能堵住纳兰孤月的口这个女人恐怕还有下招但是紫鸢不明白若说先前为争夺武林盟主之位纳兰孤月极力挑拨莫思幽与柳渊的关系企图从中渔利还能说得通
  但现在一切尘埃落定人界面临打劫正是需要团结一致的时候纳兰孤月针对莫思幽对她有什么好处难道她还想要挑起碧草山庄的内乱然后从中获利如果碧草山庄真的有点什么事那也轮不到纳兰家來掌控全局啊
  她不免愈加仔细地打量起纳兰孤月來这个堂堂的纳兰家当家不会跟魔界有什么关系吧现下最希望人界内讧的就是魔族了然而这个女人身上并沒有丁点魔气不可能是魔族的人不过对于魔界的某些手段紫鸢也不感陌生不能否认纳兰孤月可能受到魔族的利用
  “可是魔族不可能对付幽哥哥大祭司不会那么做的”紫鸢的手暗自握成拳如果大祭司真的要将莫思幽从碧草山庄逼走还有其他很多方法而纳兰孤月的作法很有可能会让莫思幽成为武林公敌这就不仅仅是离开山庄或是江湖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纳兰孤月手握茶杯却未沾一口:“进古墓的不止他一人但偏巧的是后山炎火烧起前他刚好去过山庄内派出第一批人去思幽崖时他为命不遵柳少爷和朱少侠就被人抓走了他却因此侥幸逃过一劫后來还救出了两位少侠可与他一起上山的兰少侠却在他将所有弟子谴上山救人的时候被悄无声息地杀害究竟是中了别人的调虎离山之计呢还是……”
  顿了顿纳兰孤月脸上的笑变成了一抹狠厉之色:“还有奇怪之处先前柳少爷和朱少侠上山也不过是被俘虏、扣押为何兰少侠却是被杀丧命这兰少侠不可能与半魔人有特殊的仇恨才会被残忍杀害吧”
  “老夫检查过兰少侠的尸首可以确定他在被杀害之前中过软筋散这东西和上次元宵夜宴时半魔人掺在咱们酒里的毒是一样的”唐沅接话说
  “即便是这样也不能说明兰少侠就一定是死在半魔人手中元宵晚宴那天元凶能够悄无声息地在酒里下毒难保不是有内奸接应说不定兰少侠就是发现了什么不该发现的秘密所以……”纳兰孤月凌厉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莫思幽
  莫思幽却是无波无澜地反问:“你的意思是三师兄可能是被杀人灭口”
  “是与不是有些人心里应该明白吧”纳兰孤月沒有挑破言下之意却是不言而喻
  “若真有你说的那个人或许是明白的吧”莫思幽毫不示弱地回应深沉的眼眸仍是看不出來任何波澜
  他的平静似乎让纳兰孤月有些出乎意料也更让她恼火于是接着说道:“说起元宵夜宴似乎还忘了一件事情记得那晚莫少侠似乎是当值若我沒记错碧草山庄当值的弟子都不得饮酒莫少侠却因为饮酒而中毒半魔人杀进山庄來的时候你可是一点反抗力都沒有眼睁睁看着那些妖魔屠戮你的师兄弟们这是不是也和兰少侠的死和之前所有的事情一样巧合呢”
  紫鸢记得那晚莫思幽喝酒是因为她纳兰孤月却故意把所有人的想法往莫思幽是内奸的方向带去挑拨的动机越发明显只要是明眼人都能听出來但偏偏这世上“明眼人”太少只要纳兰孤月这番话传出去针对莫思幽的流言蜚语绝对会暴涨
  “看不出來纳兰当家竟然如此关注我幽哥哥如果我也沒记错的话那晚你和柳盟主以及唐门、青城派等几位掌门人在后院书房集会商议武林大会之事直到半魔人杀进碧草山庄后才出现可是你却知道我幽哥哥喝了酒中了软筋散的毒真是稀奇啊难不成余观那杯酒是代你來敬我的”紫鸢挑眉反问
  柳慧如也记得那天的事情现在这个情况下她不得不和紫鸢站在同一条阵线上:“沒错那天是余观强迫莫紫鸢喝酒四师兄为了息事宁人才会自己喝掉那杯酒的真要怪那也要怪……”
  “咳”柳渊咳嗽一声止住柳慧如的话头
  死者为大既然是已经过去的事情了加之余观的死至今仍是青城派和碧草山庄之间的一个结还是不要提起的好再怎么说也还要顾及青城派的面子
  “纳兰当家现下人界一片混乱陈州之危尚未解除实在不是自己人互相猜疑的时候不如先想想办法如何解决陈州的僵尸事件至于我碧草山庄内是否有内奸老夫还需要些时日來调查”柳渊不得不岔开话題來息事宁人
  这个纳兰孤月最近是越來越高调跋扈了
  紫鸢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总觉得纳兰孤月的行径有些古怪
  勉强压下纳兰孤月的气焰之后柳渊为了避免再起冲突只好让莫思幽带人前往陈州协助乾清派处理僵尸事件当作是戴罪立功不管怎么说放出吸血僵尸这件事也有莫思幽的责任在里面
  翌日莫思幽便领命前往陈州沒想到的是他和紫鸢前脚刚到陈州后脚就在城中见到了意想不到之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