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章 骗我也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啊呜~”刚进陈州,便是听到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
  将碧草山庄的人放进來以后,城门又很快被紧紧关上,陈州已经实行封闭政策,乾清弟子们结队在城中各处搜寻,不能放任被咬过的居民尸变后再出來咬人,但是要如何处理这些僵尸,掌门沒有发令,他们只能将其捆绑起來,统一关押,
  尽管他们竭力遏制城中情况恶化,但谁也不知道,是否已经有僵尸在他们封城之前跑出去,那样的话,他们所做的努力也不过是徒劳,
  莫思幽一手牵着马,一手紧紧地牵着紫鸢,生怕她走丢似的,
  “少侠在城中要万分小心,现在我们也不清楚,到底有多少漏网之鱼,这些……僵尸攻击力很强,少侠一个人要应付它们,怕是不易,所以最好别单独行动,”乾清派的弟子随行嘱咐,眉目间紧锁的忧虑,可见当下态势严峻,
  莫思幽点头,承下连串叮嘱,紫鸢却弯起嘴角:“是你们笨,才会觉得难对付,我幽哥哥一个人,就足够对付那些不怕死的东西了,”
  “呃……”乾清弟子一脸窘迫,倒是被紫鸢说得有几分尴尬,
  莫思幽扶额,无奈地撇了撇嘴:“丫头……”
  “久闻莫少侠大名,听闻莫少侠乃是当今武林精英中的翘楚,方才倒是在下多虑了,但绝沒有贬低莫少侠的意思,”乾清弟子义正词严地解释,却引來紫鸢“噗哧”一笑,
  “乾清派的小道士,都被教得一个呆样,一点儿新意都沒有,不就跟你开个玩笑,看你正经得~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幽哥哥欺负你呢,”
  小道士白净的面皮憋得通红,活像个熟透的柿子,站在一旁手足无措,
  莫思幽看那青涩稚嫩的小道士已经被紫鸢呛得沒话,清咳了一声,拉起紫鸢快步往前走:“前面好像有什么动静,过去看看,”紫鸢也乖乖地让他牵着,仰头看着阳光照在他的侧脸上时那跳跃的金色剪影,这是足以暖到心窝子里的色彩,
  小道士总算松了口气,无奈地看一眼紫鸢的背影,虽然乾清弟子,除了长老级以外,都是俗家弟子,但山上苦修,女少男多,能接触的女子终归是少数,这些男人们也很少懂得怎么跟女人打交道,何况这小道士年纪也不大,看见漂亮女孩子竟是脸红起來,但又要装得一副老成的样子,所以紫鸢才忍不住一直打趣他,
  这城中太闷,紧绷的气氛让紫鸢觉得不舒服,心里想着,那柳渊还真是只老狐狸,用将功补过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把莫思幽往最危险的地方推,好像这个四弟子是金刚不坏身似的,
  要知道,这鬼地方可是随时可能会跑出一两只吸血僵尸的,要是被那玩意儿咬上一口,就算是魔身也未必能扛得住,莫思幽再怎么厉害,也终究是**凡胎啊,
  紫鸢一想到这城里的一切可能是魔族所为,就忍不住担心,大祭司的狠辣手段,紫鸢很清楚,这陈州城中是如何的凶险,她也想象不到,她停下脚步,唤了一声,
  “幽哥哥……”
  莫思幽正盯着一处屋舍查看,听到紫鸢叫他,回过头去,看见她眼里交织着各种复杂情绪的波涛涌动,
  “怎么了,”
  他握着紫鸢的手紧了紧,不管她是在担心还是害怕,他都想用这样的方式告诉她,有他在身边,不会有事的,
  紫鸢仰头看着他,晶亮的眼眸里好像含了一层袅袅雾气,皱着眉头问:“你害怕过吗,”
  似乎是沒听清,或是沒有反应过來,莫思幽无意识地怔愣了一下:“嗯,”
  “每次当你一个人面对这样的危险的时候,心里会不会感觉到害怕,”紫鸢喃喃地解释着自己的话,“我不敢想象,从前几千个日夜里,你每日过着这样刀口舔血的生活,出入在江湖中最混乱、最危险的地方,承担着强加在你身上的责任,到底是怎样的心情,你害怕吗,”
  莫思幽看见,紫鸢眼里闪动的不是什么担心或害怕,而是满满的心疼,
  原來,她只是在心疼他……
  “傻丫头,”莫思幽心底一片柔情泛滥,揉了揉紫鸢的发,每当看见她这个样子,他都忍不住想要将她搂进怀里,告诉她,别担心,他沒事,可是这一次,他想让她看到更真实的他,有血有肉的,
  “我也是人,**凡胎,会受伤、会疼痛、会死,当然也会害怕,可是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必须克服害怕的心理去完成的事情,我别无选择,这是责任,”
  “如果你可以选择呢,”紫鸢追问,语气更加迫切,“如果沒有人将这些责任强加在你身上,你还会去做吗,”
  莫思幽愣了愣,说实话,紫鸢的问題,他沒有深入去想过,从小到大,他所接受的一切教导,都是为了去承担这些责任,沒有人问过他愿不愿意,害不害怕,从未有人真正尊重过他的选择,而紫鸢就是他这辈子第一个倔强的坚持,
  和紫鸢在一起之后,每次有了一点这种想法的苗头,莫思幽就彻底打住了,不愿去想太多,他也曾以为,江湖的打打杀杀,他累了倦了,想要逃离这些是是非非,可是若有一天,要他看着昔日熟悉的一切,,他曾用性命去维系和保护的一切,受到威胁,陷入一片混乱之中,他不由得怀疑地问自己,真的能够无动于衷吗,
  “丫头,如果我说,我放不下,你会不会怪我,”莫思幽知道,他答应过她,只要拿到水玲珑,解了她的毒,他就带她远离江湖纷争,可是自从目睹了兰轩的死,莫思幽才发现,这世界上让他放不下的东西,原來还有许多,
  “幽哥哥……”紫鸢眼圈一红,
  “如果人界当真遭遇大劫,我如何能丢下所有的同门,一个人逃之夭夭,他们中许多人,都是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兄弟姐妹,我要多么凉薄狠绝,才能弃他们于不顾,何况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我……”莫思幽不想骗紫鸢,把心内纠结许久的想法缓缓说出口,
  紫鸢知道,在这个时候,她应该理解他的心,支持他所有的决定,因为她的确能够理解,莫思幽心中所想的一切,她也知道,兰轩的死给莫思幽的震撼太大了……可是她仍是无法控制自己地叫喊起來:“不要,”
  莫思幽嘴唇翁动,沒有说话,紫鸢一把抱住他,把脸埋在他的胸口里,冰冰凉凉的,
  她带着哭腔恳求:“我不听,不要再说了,就当我什么都沒有问过好了,你继续骗我吧,我宁愿你骗我,我不想知道什么责任,天下大任、无辜百姓,够了,真的够了,我不在乎别的任何人、任何事,我知道我很自私,我宁愿当一个坏女人……只想要你好好地,就陪着我一个人,这辈子再不管别的事,”
  听着紫鸢语无伦次的抢白,莫思幽用下巴抵着她的额头,声音低哑:“丫头……”他感觉到她在怀里颤抖,他的胸口被冰凉浸透了,她的泪水,仿佛渗进了他的心口里,让他全身冰冷,他双臂收紧,将她箍在怀里,汲取着她身上的温度,迁就地安慰:“别胡思乱想,你是这天底下最好的女人,你说什么都好,我都听你的,别哭……”
  她的眼泪,注定是他无法防御的软肋,
  就算他只是安慰地说这番话,紫鸢也甘愿自欺欺人,莫思幽不知道,她心里多么害怕,连她自己也不曾想到过,有一日,她竟会如此害怕最后那颗伏魔星坠落,她无法预测那一时刻,天翻地覆,命运的齿轮再度旋转,她和莫思幽会各自辗转到哪一地步,她想要屈从于当下拥有的温暖,就算世上再沒有莫问,有他莫思幽不就够了吗,
  于是她抬起头來,抽搭着问:“我真的是……最好的么,”
  莫思幽看着紫鸢一脸的孩子气,眼角淌着一丝笑意:“我又沒有过别的女人,你当然是‘最好’的了,”
  紫鸢沒想到莫思幽竟然会放下冰块脸,跟她油嘴滑舌起來,怕是跟落雪在一起那么多年,终归是沾染上了一些痞气,平时沒有暴露,这下露出了狐狸尾巴,
  “敢情你还想要几个來对比呀,”紫鸢说着给了他胸口一拳,
  莫思幽笑了笑,任她的小拳头落在他的胸膛上,然后被他紧紧地捉去手腕:“应付你一个就让我很头疼了,这辈子哪还有精力去找别人,”
  紫鸢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嗓子眼里堵了千言万语,什么叫应付,什么叫沒精力,要不是眼前站着的莫思幽,脸上满满都是温柔,真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因为爱她,才呆在她身边,
  不过谁让他是莫思幽呢,紫鸢也只能嘟着嘴不满地说:“不光是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你都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这次莫思幽沒有还嘴,反是宠溺地哄着:“好,”看见紫鸢破涕为笑,他胸口那片遮天蔽日的乌云也总算是被拨开了,他仍旧紧握她的手,低着头认真地、一字一句地说:“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都是你一个人的,”
  紫鸢反手回握他,十指紧扣,是承诺,也是约定,
  “砰,,”
  一声尖利的陶瓷罐子碎裂声,很快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温馨和宁静,
  是从不远处的屋舍里传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