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 一潭浑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莫思幽警惕地抓紧紫鸢的手,疾步向声源走去,另一只手里紧握的玉笛透着碧芒,蓄势待发,
  “吱呀”一声推门而入,空气中飘散的灰尘扑面而來,看來是有段时间沒人打扫了,地上有不少翻倒的东西,陶瓷碎片也不是一处两处,
  莫思幽皱起眉头,小心地避过障碍,目光扫视到几块内里未染上灰尘的碎片,,这几块碎片是新添的,,就在靠近一处布帘的地方躺着,
  他回头看了一眼紫鸢,示意她当心,然后伸出玉笛去挑起布帘,
  紫鸢掌心已经暗自运起了光团,万分小心地防备着布帘后面,生怕有什么东西扑出來,莫思幽在她前面,有危险的是他,她倒宁愿伤到的是自己,
  莫思幽也不敢大意,紧绷着神经看清布帘后面只是一株枯萎的盆栽后,才松了口气,
  “啊,,”紧接着的一声惨叫,让刚刚放松下來的两个人,登时呼吸一滞,
  莫思幽与紫鸢对视一眼,声音是从这屋后的小巷传來,两人丝毫不敢耽搁,从后门穿出去,只见两个人扭在一起,其中的一个壮年男子死死咬着对面女人的肩膀,女人的整个肩膀已经被血水打湿,不停地挣扎尖叫,扭曲的脸上透露出惊恐万状的神情,
  乾清弟子也在这时闻声赶來,正是先前那个面容稚嫩的小道士带队,
  莫思幽已先一步冲上去,将那咬人的男子挑开,被打断的男人像野兽一般,红着眼睛向莫思幽咆哮,立时露出两颗森白的尖牙,又愤怒又饥渴地扑了过來,
  不得不承认,这僵尸很有几分蛮力,莫思幽和对方交起手來也稍感吃力,最让他忧心的是,玉笛划出的光,利刃一般地割着男人的身体,可那僵尸竟是感觉不到疼痛一般,不顾身上血流如注,仍是发疯地冲向莫思幽,
  “摆阵,”随着乾清弟子一声厉喝,一道黄色符纸飞來,稳稳地贴在僵尸后背上,
  那只僵尸这才有了吃痛的反应,行动减缓了下來,面部肌肉扭曲成一团,随即他被乾清弟子团团围住,弟子们手中飞出锁链,齐齐套住僵尸,脚步飞快交替之中,就将僵尸五花大绑了起來,任凭那僵尸怎么挣扎,也无法挣脱这四五条结实的精钢链条,
  “带下去,”带队的弟子以师兄的口吻,嘱咐将捕获的僵尸带回临时牢房关押,然后走过來客气地拱了拱手:“莫少侠,”
  “这东西……真的不会死吗,”莫思幽还是第一次看到世间有这样的生灵,一來觉得惊奇,而來也为陈州的状况更为担忧,
  乾清弟子挠了挠后脑勺,红着脸说:“掌门只交代了镇压祸乱,控制陈州的形势,在下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对付和处置他们,只好全部抓起來,不过,他们也都是陈州的居民,若真是要杀了他们,也太……”
  话音未落,一声如若野兽般的低吼响起,
  又來一只,,
  莫思幽这才想起,还把紫鸢一个人丢在一边,他回过身去,焦急地寻找紫鸢的身影,她其实站得不远,但她对面就是刚才发出吼声的僵尸,
  紫鸢也被冷不丁睁开眼的尸体吓了一跳,方才正查探那个被咬的女人是否还有气息,不过看到女人肩头血淋淋的伤口,紫鸢竟是觉得一阵头昏目眩,从前并未觉得鲜.血的腥味这般刺鼻,现下靠得太近,竟是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好在她进城來并沒吃什么东西,所以只是干呕了几下,站起身离远一点,就平复下來,
  谁知她还沒站稳,前一刻躺在地上的女尸,忽然发出一声低吼,张开血盆大口就向她扑了过來,幸而莫思幽眼疾手快,先一步拉住紫鸢的手腕,将她拽进怀里,脚尖轻轻点地,往后飞退数尺,躲开僵尸扑咬,
  这时,一柄闪亮的宝剑破空而來,势不可挡地飞向那只对着“食物”疯狂进攻的僵尸,眨眼之间,锋利剑尖刺穿僵尸腹部,止住了她的脚步,
  紧接着,从旁边的房梁上跳下來一名衣衫破旧的老乞丐,脚步轻盈,足见其轻功过人,那腰间一只老旧的酒葫芦,随着他剧烈的动作发出哗哗水声,
  ,,这不就是几次出现在碧草山庄的老乞丐,
  紫鸢心里微感惊诧,他怎么也在这里,
  老乞丐在地上站定,瞧见那腹部插了一把长剑的僵尸,竟然还是屹立不倒,愣了一下,片刻之后,似乎被激怒了的僵尸再一次疯狂地扑了上來,连老乞丐也在震惊之余,被其疯狂的扑咬逼得连连后退,
  莫思幽见状,立马上前去援助,他这一去,紫鸢一颗心都揪了起來,
  明明看见这僵尸是不痛不死之身,还去跟她打,真是不要命了吗,
  眼见乾清派的弟子迟迟沒有再次赶來,紫鸢再也沉不住气了,对她來说,莫思幽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她飞身上前,从老乞丐和莫思幽中间穿过,直逼僵尸近前,那僵尸也跟看到送上门來的“食物”一般,双眼放光地扑向紫鸢,
  “丫头,”莫思幽伸手沒有拉住紫鸢,登时全部神经都紧绷起來,
  紫鸢不管不顾地冲过去,将僵尸腹部的长剑拔出來,然后从容不迫地后退几步,再次抬手将长剑朝僵尸刺去,这一次她剑尖对准了僵尸心口,长驱直入,一剑贯穿了僵尸的胸室,
  僵尸闷哼一声,挣扎两下,就不再动弹,当紫鸢将长剑拔出,那女尸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彻底地殒命了,
  “丫头,”莫思幽怔愣半晌,忙将紫鸢拉回來,忧心地上下打量一遍,还好她只是衣服上溅了几滴血,并未受伤,他这才放心一切,眼中的神色却有些责怪,“你知不知道刚才多危险,”
  “沒事的,”紫鸢知道让他担心了,摇了摇头,她也想让他知道,她其实沒有他想象中那么弱,真等她功力恢复如初,即便是莫思幽,怕也不是她的对手,她已经在莫思幽的庇护下待了太久,再这么下去,她真怕自己会废了,
  饶是如此,莫思幽还是嘱咐一句:“下次不准再这么冲动,”
  紫鸢笑了笑,眼角余光瞥到了老乞丐恍然大悟的脸色,以及他眼中更加深邃的打量之色,这老乞丐知道她的身份,但她不确定,他了解的程度有多深,她将长剑递还给老乞丐,随意问道:“前辈也是來淌陈州这趟浑水的,”
  “水有什么好的,我老乞丐倒是很想念陈州的老酒,哈哈哈~”老乞丐说着,解下腰间的葫芦,灌了两口美酒,喝够了,他擦一把嘴,瞟着紫鸢:“你们这群毛孩子,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听说忠军墓里的僵尸,就是你们给放出來的,”
  紫鸢撇了撇嘴:“谁知道那个姓陈的会变成僵尸啊,”
  “这倒也奇怪,那尸体好端端地躺在墓里,怎么会突然尸变,”老乞丐说时,斜睨着紫鸢,目光是说不出的意味深长,
  “难道前辈也怀疑是我们动了手脚,”莫思幽记起纳兰孤月在碧草山庄时,曾因此事咄咄相逼,难不成在旁人眼中,倒真像是他们有意为之,
  老乞丐叹了口气,摇头说:“不是怀疑你们有意而为,只怕是你们当了别人的棋子,还不自知,”
  紫鸢目光一凛,看來这老乞丐也觉得,这件事是有幕后黑手在操纵,她不动声色,想听听他还有些什么见解,沒想到却是等來莫思幽一句大胆猜测:“前辈是指……魔族,”
  现在一提起“魔族”这个词,不仅是紫鸢觉得浑身别扭,连莫思幽自己也有点心虚,在他内心深处,还怀疑着自己的身份,,他可能是魔啊,若真是如此,当人魔两族再次掀起战乱,他该如何自处,又如何面对栽培他二十几载的碧草山庄,身在名门正派这么多年,他早就明白人类所奉行的一个准则,,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老乞丐看向莫思幽,眉目间的忧虑又深了几分:“伏魔星陨落至最后一颗,青城派少掌门惨死魔爪之下,乾清派内遭魔物潜入,碧草山庄后山魔炎燃烧,思幽崖上半魔人大肆聚集……种种迹象表明,魔族蠢蠢欲动,陈州一乱,天下人心惶惶,这僵尸添乱,为祸人间,魔族则可坐收渔翁之利,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也是魔族的手段之一,”
  明知道紫鸢是魔,老乞丐却毫不避讳地讲这些,倒不是因为他有多信任紫鸢,而是即便被他猜中了这真是魔族所为,对局势又能有什么影响,魔族沒必要为了这件事情,在他身上下功夫,何况,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和紫鸢有关,那她刚才不会对着那僵尸出剑,,因为幕后黑手若想借僵尸搅乱人界,必不可能主动让他们知道对付僵尸的办法,
  一剑穿心,
  原來只有这样,才能杀死僵尸……
  正在这思量的当口,远处隐隐传來嘈杂声响,城门口那边乱成一团,大部分乾清派弟子都涌向了城门,
  不知有谁吼了一嗓子:“僵尸攻进來了,”
  所有人的神经,一瞬间绷到极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