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美人计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春暖花开日.一封飞鸽传书.打破了几日的平静.
  碧草山庄被逐日靠近的炎火炙烤着.越发炎热.大部分居民终是选择了外迁.走时仍抱着一丝希望..若是炎火不曾蔓延到庄内來.待來日炎火熄灭.他们自是还能返回家乡.
  莫思幽习惯性地站在城墙之上.远远地看见一片隐约的火光.他的眼底跳动着橘黄.心头一阵苦浪翻腾.
  寻找水玲珑之路一波三折.最后却是毫无所获.反而引來诸多祸端.实在让人对眼前迷局越发难以堪破.想一想.娲神大殿消失五百年.都未有人寻去.怎么偏偏就他们去过之后.忽然有魔气聚集.莫思幽心内怀疑.这件事可能和陈州僵尸爆发的事件一样.背后隐藏着什么阴谋.
  “难道亦和魔族有关.”
  莫思幽想到“魔族”这个词.便有些惴惴不安.不仅限于近月來发生的一连串事件让他对魔族的实力有了一番新的认识.更因为心底那个疑问日夜紧逼.那日在炎火中面对面的银发男子.用怒意升腾的口吻说:人类不配被怜悯.总觉得.这句话的背后不单单是蔑视.更像是充溢着滔天的仇恨.
  按说.魔族进犯人界.就算是恨.那也当是人界对魔族有恨.何时轮到魔族來仇恨人类了.还是说.这种仇恨.是由骨子里生出來的.來源于人魔两族千万年的恩怨纠葛.
  “四师兄.”
  莫思幽的思绪被疾步走上城楼的伯夷打断.他转头瞧见伯夷手中拿着纸条.转瞬已递到了面前來.看完信上所写.莫思幽的脸色沉得跟天边降下的暮色一样.让伯夷心头也仿若被压了千钧重量.
  “是不是师傅他们出什么事了.”伯夷小心而又急迫地问.
  这飞鸽传书是从南疆那边來的.似乎是挟來了危机的气息.柳渊等人在娲神大殿一呆数日.很有可能是遭遇了什么危险.柳清玄看过书信之后.立马就让伯夷给莫思幽送过來了.伯夷却还沒來得及问信上到底写了什么.只是觉得大师兄的脸色很不好.
  这下看了莫思幽的反应.伯夷心里不安的预感就更深了.
  “沒事.不过是担心魔气继续聚集.需要人手增援.回庄准备吧.”莫思幽说罢.便负手向碧草山庄走去.
  柳渊离开后.山庄交与柳清玄打理.伯夷去给莫思幽送信的当口.柳清玄已经在庄内打点人手.柳渊在信内说.这次去娲神大殿查探魔气.另有蛛丝马迹的发现.恐怕会牵连深重.需要加派人手前往加固防守.
  莫思幽暗自觉得.可能是魔族又开始蠢蠢欲动.不过转念想到.如果他带一队人离开碧草山庄.会不会再次发生偷袭事件.
  听了莫思幽的疑虑.柳清玄拍拍他的肩头.说:“爹他们已经考虑到这一点.乾清派已经派出道长來.替各大门派布下结界.可暂保无虞.放心吧.倒是娲神大殿那边.情况似乎不妙.你和各位师兄弟们.这一去.一定要万分小心.如果不是特别紧要的事情.爹也不会吩咐你亲自带队前往.”
  这么多年.碧草山庄上上下下差不多都习惯了.只要是有重大的事情.基本都会派莫思幽前去处理.这也不是不看重其他的弟子.确实是莫思幽的能力太过出众.很多事情.也只有他能胜任.
  这也惹得庄内一些小肚鸡肠的弟子对莫思幽暗中嫉妒.与朱隐的梁子.便是从中结下.
  莫思幽管不得别人怎么想.他只是听从柳渊的师命.这一次也一样.不过一想到娲神大殿恐将暗流汹涌.他心内渐生顾虑.回到房间更是心事重重.进门瞧见紫鸢迎上來.这才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
  不过紫鸢却是面带忧虑地看着他:“幽哥哥.庄内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刚看到柳少爷他们忙忙碌碌地在做准备.好像是要外出的样子.你……要跟他们出去吗.”
  看到莫思幽点头.紫鸢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反正从一开始她就知道.只要是碧草山庄有事.尤其是出大事的时候.一定会让莫思幽去处理.所以刚才的问话也不过是为了开启这个话題而已.她只想知道.柳渊又要莫思幽去干什么破事儿.怕就怕.真像她料想的那样……
  “娲神大殿那边魔气聚集.师傅他们好像别有发现.所以需要有人过去驻守.以防万一.”莫思幽一边说.一边注意着紫鸢的面色变化.他知道.她不希望他被这件事羁绊.可是.他如今仍是碧草山庄的弟子啊……
  “娲神大殿.不是有女娲符灵么.有她们在.还要你们去吗.”紫鸢问这个问題.不能不说是别有用心.怕是天地双煞的事情.人界也已经知道了.上一次在碧草山庄.纳兰孤月就提起过这件事.
  不过紫鸢更关心莫思幽的安危.因为她比谁的清楚.现在的娲神大殿.有多大的潜在危险.若是可以.她很想阻止莫思幽.但她了解他的性子.所以也就不做无用功了.否则.即便她能留下他的人.他心里也会紧张记挂那边的事情.紫鸢不想上一次后山幽魂围堵的事件再一次发生.她怕看见莫思幽自责消沉的样子.
  不过.若是让莫思幽插手到这件事里面.事情就会变得复杂许多.看來.计划得尽快实施了.
  紫鸢暗想着.听莫思幽说:“我们去.只是为了防止一些意外情况.毕竟符灵只有四个.她们兴许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看到紫鸢低头冥想的样子.莫思幽只当她是担心他.怕她心里不乐意他离开又不愿说出來.便揉了揉她的发.
  “放心吧.沒有什么大事的.”说罢.莫思幽的眼神又变换了一下色彩.顿了顿.他接着说:“不过明天上路之后又要颠簸数日.你的身子才刚复原.我怕你会吃不消.所以.你去冰海雪原呆着.好不好.”
  虽然是在征求紫鸢的意见.不过紫鸢听得出來.莫思幽希望她点头.想起柳慧如揶揄的那一句.紫鸢心里叹了口气.把她带在身边.总会让他担心.把她留下.恐怕他心里也不好过.只有冰海雪原.这个超脱世外的存在.似乎才能让他安心一些.
  “好.都听你的.”紫鸢垂着头.语无波澜.虽然理解他的心.却也无法做到无动于衷.眼看着他去涉险.她却无法挽留……
  这语调.让莫思幽心里疼了一下.他有多了解紫鸢.又如何能听不出來她的心情.他伸手将她揽进怀里.安抚的声音有些低哑:“对不起.又要让你担心了.我答应你的事情.不会忘记的.乖乖等我回來.”
  紫鸢本來是想说“好”.可是话到喉咙里.却是哽咽住了.她只能红着眼睛点点头.掌心里却是紧紧攥着那只小瓷瓶.悄然开了盖子.大概.莫思幽怎样也不会想到.夜夜睡在身边那个人.会对他用美人计.
  嘴角漫上苦涩.好半晌.紫鸢才缓过气來.偎在他怀里嘟囔说:“我等你.你要平平安安的.你还欠我一个孩子呢.”
  故意撒娇说的话.让莫思幽心里的大石头放下了片刻.眼角眉梢染上笑意.他抚着紫鸢的发.视线从那暧昧跳动的烛光上收回來.看向怀里的小人儿.她那嘟起的小嘴闪烁着甜美的光泽.像一朵刚刚绽放的蔷薇.让他忍不住低下头去擒住她柔嫩的唇瓣.
  她口中的甘甜让莫思幽腹中那团火渐渐燃了起來.双手按上她的肩膀.越加具有掠夺性地深吻着她的唇、脖子.即便如今已是每天同床而眠.随时可以拥她入怀.可他还是觉得要不够她的甜、她的柔.她的一切都让他沉迷.让那些曾被压抑、被深藏的yuang源源不断地释放.好像这二十多年來.他压抑的yuang都是在等她.
  她的身子越发柔若无骨.因着他在身上游走的手掌热切的抚摸而发烫.喉间发出低低的嘤咛.莫思幽便将她打横抱上床榻.压上她褪去衣衫的tongti.垂眸看去.才发现她雪白的肌肤上还留着上一次欢.爱的痕迹.星星点点.淡淡的粉红.
  “我是不是每次都弄疼你了.”
  看见莫思幽的眉头忽然皱起來.紫鸢先是一愣.听到他问这句话.她才好笑地勾上他的脖子:“沒有.你很温柔呢.我喜欢你的吻.”说着.一抹红晕在她脸上漫开.为了掩饰尴尬.便急急凑上去吻住他的唇.不让他再迟疑打量她的羞涩神情.
  他可知.这每一处痕迹.都是他爱过她的证据啊……
  莫思幽好像喝醉了一般.沦陷在她温香软玉的环抱之中.再不见这夜.黑得仿若撑不开一丝光亮的缝隙.
  晚风沉沉撞击窗棂.黑暗之中.紫鸢从莫思幽紧拥的怀抱中睁开眼來.
  “幽哥哥.好好休息一晚吧.但愿真有一日.你我都不再被别的事牵绊.”叹息一声.撩开他如锦缎般的墨色鬓发.她在他侧脸轻轻印下一吻.穿上衣服.她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却不见.双眸紧闭的莫思幽.轻皱起了眉头.双掌紧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