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对付符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血红色的星子在夜空中像一只窥视一切的独眼阴冷而诡谲不知何时漫了半边天的乌云正缓缓地吞噬那一团孤独的红光
  便是在这乌云的掩盖下一团黑色雾气逼近了娲神大殿前的竹林紧接着自雾气中飞射出一道强烈的气流利刃一般劈向前面自成屏障的竹林只闻得一声尖锐碰撞声气流向黑雾反弹回去
  黑雾之中显出了紫鸢衣袂飞扬的玲珑身段一袭绣花绸缎遮面只露出那双灵动的眼眸见气流反弹紫鸢微蹙眉头眉心的暗红色花纹也变得立体起來像一团流动的火焰她在空中飞退数尺稳住身形伸手抵住反弹回來的气流稍一用力那团气流再次自她手心喷出水龙一般奔向竹林
  “轰”的一声巨响竹树成片倾倒一道隐形的屏障这时显露出來似乎欲作抵挡却被一往无前的蓝色巨龙毫不留情地摧毁霎时裂成无数碎片消失殆尽与此同时自竹林之中露出了一条直道通往前方火光冲天的娲神大殿
  紫鸢冷眸看着脚下纷飞的竹叶眉梢微挑渐露一丝蔑视意味却并不急着上前
  因是那竹林之中忽的跳出了四名女子列出阵法挡在紫鸢之前
  春夏秋冬
  这四名符灵的出现本就是在紫鸢的意料之内因而她仍是镇定自若任由迎面的风撩起锦缎一般的黑发挟着翠绿竹叶凭空狂舞她陷在如瀑青丝中的苍白小脸如今染上了丝丝的戾气似是从那九天之上欲坠的星子洒下在她眉间流转不停
  片刻之间她掌心内已聚起了两个蓝色光球面对那四名将她团团围绕起來的符灵蓄势待发
  “魔头受死吧”
  当中一人大喝随即秋冬两人上步齐齐攻向紫鸢紫鸢手中光球便向其掷出速度快到那两人沒有丝毫还手之力只能一边防御着一边后退
  春夏两人见状从紫鸢背后袭來却不料紫鸢早有防备回身将长袖一拂一道蓝光乍现如同拦腰劈向春夏二人的阔斧逼得她俩连退几步却仍是一缕衣角被割破自空中缓缓飘落
  紫鸢唇角勾起得意之色并未做丝毫停顿纵身一跃已近至尚未回过神的夏儿跟前似乎沒有想到紫鸢会有这么快夏儿疏忽张大眼瞳孔紧缩紧盯着眼前这张被神秘面纱笼罩着的面庞最后视线落在那散发着强大魔气的额间花纹上
  “唔……”夏儿涨红了脸呜咽一声双手抓住紫鸢掐着她脖子的手想要从那魔爪中挣扎出來
  紫鸢眼中闪过一道杀气耳畔是另三人从背后袭來的声响沒有更多的时间耽搁她手腕用力一扭夏儿的脖子“喀嚓”一声脆响旋即那颗头颅就歪向了一边紫鸢扬手将夏儿扔出还未落地那具尸身就变成了一道失色的符纸自翻飞的竹叶间飘落
  “啊
  ”从别苑方向赶來的一行人刚好看见了夏儿尸身坠落的一幕不由都呆住了
  这行人正是以柳渊带头的各大门派之首
  说起來也都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人然而眼前这天昏地暗的打斗却还是震惊全场沒有一个人敢插手到其中只见如绿波翻滚的竹林之间四个身影纠缠在一起最是那一袭华丽的紫袍风满衣袖月满襟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常人所不及的霸道孤傲之气
  明明是纤细女子之身出手却是力道不凡招招紧逼掌风之间拂起浓烈煞气
  “魔头果然出现了”柳渊说出这一句众人的心情便是更加沉重就眼前的状况來看他们也的确不宜插手
  虽然失去了一名符灵其他三人仍是临危不乱改换阵形以三角阵将紫鸢围住
  紫鸢只当方才解决掉的一个不过热身她很清楚要消灭四个符灵意味着一场多么坚持的战斗至于底下那群人她则根本不会担心只消集中注意力对付眼前符灵
  “魔头受死吧”春儿厉喝一声与另两人叠起罗汉她则站在罗汉最上层金鸡独立高举的掌心幻出白色光团迅猛地掷向紫鸢
  紫鸢极速后退眼见光团已逼到近前只能出手还击掌中力量刚和那光团碰上就觉得手臂被震得发麻紫鸢拼力抵住光团却是在空中向后一路滑去
  可恶紫鸢心里暗骂自丹田中提起一口气來浑身黑气缭绕暗红花纹在手背蔓延开來
  释放魔气的征兆
  那三名符灵似也沒想到眼前那丫头方才竟然还未尽全力待那黑气将紫鸢包裹其中忽的爆发开來春儿扔出的光团也被震碎化作无数光束四散但黑色煞气仍未止歇利箭一般向四面八方射出转眼破了春秋冬三人的阵形
  紫鸢从黑气中蛟龙般地飞身而出双手推出一束蓝光直击在春儿胸口
  春儿惨叫一声自秋冬肩头跌下如断翅的蝶化作了符纸飘落
  “哼”紫鸢冷哼一声眼波如刀子一般扫过剩下的两人
  秋冬对视一眼似下了拼死一搏的决心一同攻向了紫鸢
  林中飞沙走石风声更甚似滚滚浪涛铺天盖地淹沒一切……
  女娲雕像这娲神大殿唯一幸存的一处宁静之地石雕捧起的掌心空空荡荡后面冲天火光将青色石雕也染成了橘黄色呜呜风声如泣如诉
  是女娲在哭泣吗
  金菱仰望着高大的女娲雕像心里竟是幽幽叹了口气想到的是那一日在乾清密境里看到的景象
  冷颜说若是可以宁做凡人放下这一身的包袱和责任……
  女娲后人啊注定了要为人类献出一生尤其是在这灾难重重的时刻她的心绝不可动摇只是不经意地会想若有一日她也像冷颜那般死去是否能够鼓起勇气对那个人说出一番那样的话來即便他从未爱她从未将她放在过心上也要让他知道她对他是那样魂牵梦绕
  垂眸叹息的片刻忽的两道人影已随着剑气落在跟前
  金菱错愕后退半步定睛一看这不是
  老乞丐和莫思幽
  “你们怎么……”
  不等她主动问出心中疑惑老乞丐便先一步问道:“这里情况怎么样了”
  金菱皱起眉头狐疑地打量一眼老乞丐又将目光移向他后面的莫思幽想起來柳渊早日给碧草山庄修书要莫思幽前往南疆來支援却沒想到他带來的是老乞丐这个人
  虽是如此金菱也见识过老乞丐是怎样的人也就不去多想摇头说:“不清楚早些时候看见有魔气逼近春夏秋冬便赶去屏障处查看让我留守在这里说是若有意外要全力阻止魔头复苏
  只是这娲神大殿哪來的什么魔物”
  老乞丐闻言回头看了一眼莫思幽
  “是天地双煞”莫思幽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那些天紫鸢拿在手中反复读着的书他虽是沒有刻意去看但也记下了这个名字何况这四个字也曾出现在别处听闻乃是当年魔君进攻人界的得力干将让人印象深刻
  一千年前女娲封印天地双煞无人知道此结界设在什么地方
  但今夜因为那个人的到來谜底似乎揭晓了
  莫思幽说话间手掌已然握成拳头话音刚落只觉脚底剧烈震动了一下沒等站稳震荡再一次袭來这次竟是持续不断似乎要将整个大地裂开
  “石雕”金菱忽而惊呼起來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那巨大的女娲石像竟然摇晃起來自底座散出屡屡黑气……
  “是魔气看來符灵抵不住了……”老乞丐沉声呢喃旋即祭出长剑纵身跃至女娲神像挥出一道道金光连贯起來竟是一个巨大的符咒向剧烈晃动的石像压去
  他在试图镇住石像下源源不断外泄的魔气
  反应过來他在做什么金菱脸色一变原來女娲神像下面封印着魔物
  也就是春夏秋冬交代要全力阻止其复苏的东西
  莫思幽并未在石像处逗留老乞丐纵身之后他寻路向竹林边缘跑去那老乞丐在背后看他一眼沉着脸终是沒说什么想起白日他将莫思幽堵在碧草山庄外透露了紫鸢的身份到了如今这个时候对于紫鸢已不得不防
  “不可能”莫思幽先是斩钉截铁地反驳然而老乞丐却说了娲神大殿魔气聚集之事想來魔界已是蠢蠢欲动近來必有动作紫鸢兴许就会参与其中于是让莫思幽对她稍作试探
  “这是从朴卿手中取回來的百毒珠我看那丫头是真心待你未免与你为敌也许会对你用**你好自为之”老乞丐眼神深邃
  莫思幽无法抗拒为了证明紫鸢的清白为了让他自己能够继续相信她为了……
  千头万绪都冻结在了从她身上摸到那瓶**的片刻他紧握在手心的瓷瓶竟是那般冰凉彻骨她落在侧脸的吻亦是如此……
  “该死的是你们”怒喝的女声打断莫思幽奔跑中的思绪
  他站定在猎猎长风之中凝眸望向半空霸道而狂傲的娇俏身影一颗心缓缓坠入无底深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