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拆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随着秋冬二人的落败,这一场天昏地暗的争斗似乎要落下帷幕,然林间忽然再度狂涌的竹涛让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绷起來。
  见识了半空中女魔头的杀人不眨眼和果断决绝的凌厉手法之后,柳渊等人再也稳不住了,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趁着她还未缓过气來,先发制人!有同样想法的几个人默契对视,互相交换了眼色,便纷纷亮出了武器,朝那紫袍女人围攻过去。
  莫思幽赶到的时候,眼前一幕便是所有人缠斗在一起,而那一袭紫袍在其中却是游刃有余。华丽光晕,如同烟火在绚烂夜空绽放,转瞬即逝之后,竟是成为了夺人性命的利器。饶是几大掌门合围,仍是显得吃力。
  “以多欺少,所谓的名门正派,也不过如此!”紫鸢冰冷的声调透出讥诮,但未有丝毫轻敌。方才与四大符灵的一番打斗,她虽是最终将对手一一解决,但也耗费了她不少真力。如今这几个江湖老辈,虽是人身凡胎,但在修为方面也算有些造诣。
  这样十几个人围攻过來,紫鸢也不敢掉以轻心,毕竟这些人是一心要置她于死地的!
  她停留在半空,身上黑雾缭绕,双手一上一下放在身前,掌心相对,祭出一把金色箜篌。长袖之中素手纤纤,修长十指旋即拨动琴弦,一串铿锵乐音传出,疾如风、快如闪电,伴着道道狠厉金光,如同利器劈向身周众人。
  莫思幽倏忽一愣,脑子里天旋地转,回放出兰轩遇害的树林,树干上那道道痕迹,还有兰轩脖子上的伤口……
  乾清派的璇尘、璇光二人曾说,这世间还从未见过何等利器,能够如此快准狠地制造出这般薄而细的伤口,正中动脉,深入咽喉,短短时间内便能致人死地。
  而自紫鸢手中箜篌撩出的金光,却刚好能制造出这样的伤口!
  仿若是晴空之中一记惊雷炸响,莫思幽呆愣半晌,瞧见众人不敌,这才上前去对紫袍女人出手。
  若说在前一刻,他还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心理,眼前这个人,未必就是他的紫鸢,,半夜三更从他的怀抱中逃跑的紫鸢。可是,当她看见莫思幽冲出來的时候,立马有片刻怔愣,乐音随着她拨弦的手指停下,戛然而止。他已飞身跃过,朝她送來一掌。
  只要拨出一串金光,必是能击退莫思幽的正面进攻。不得不说,他这一招有些乱了方寸,沒有丝毫的技巧可言,只是生硬地向她劈过來。
  那双眼睛!
  尽管有面纱遮脸,可是莫思幽终究是太熟悉她了,他的丫头,曾以为,她有着世上最纯粹的眼眸,可到头來却发现,原來他唯一沒有看清的,便是自己的枕边人。
  所以当紫鸢赫然收音,敛了箜篌,错愕之后才慌忙抵住他的进攻时,莫思幽觉得心口反而是传來一阵剧痛。
  两人在半空相交,时间仿若刹那停止,只有两双眼眸,搀杂着无穷无尽的复杂情愫,在黑夜中碰撞出火花。
  紫鸢听到心头“咯噔”一声,一阵撕心裂肺的痛。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当看清他的面庞的这一刻,紫鸢就知道,有些事情,已经被拆穿了。
  为何会这样?!
  來不及想更多,莫思幽推开她无力的双臂,伸手一探,便撩开她脸上的面纱。
  狂风涌动,鼓噪着整个时空,两人在漫天竹叶中双双落地,正面相对!
  紫鸢看着莫思幽冰冷的脸,那张明明无比熟悉的面庞,此刻竟是前所未有的陌生。张了张嘴,还沒说话,鼻间已经涌上來难以自抑的酸涩,让她的喉咙里也仿若被塞了一团棉花,什么声音都发不出。
  “啊?是她!”
  “莫紫鸢?”
  那群人口中纷纷发出惊诧之声。
  柳渊目光一凛,发狠地瞪着紫鸢,,沒想到,他一直以來竟然是在养虎为患,助纣为虐!这个魔女,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还和他最得意的门生私定终身!如今又被其他各大门派揭穿,往后这碧草山庄在江湖上的声誉和地位,只怕因为这个女人毁于一旦!
  别人作何反应,紫鸢无暇顾及,唯独是莫思幽的眼神,如同利刃一般,戳进她的胸口。
  原本的温柔不在,剩下的分明是发现真相之后,痛苦而绝望、埋怨而痛恨的情愫。
  天地无声,只有风呜咽着,穿过远处的山岗,穿过潺潺河流,穿过古老的竹林,飘荡向远方。
  谁也沒有说话,谁也不知道说什么。
  莫思幽掌中紧紧握着那张面纱,蔓延整个心口的疼痛,让他不能动弹,连一句质问都说不出口。他的目光又慢慢地越过她,看到了后面那一群人,,若是让他们看到紫鸢,还会掀起怎样的轩然大波?
  不过他的担忧刚刚浮上心头,便闻得娲神大殿后方传來一声巨响,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过去。
  正是他刚才过來的地方,,女娲石像!
  冲天火光掩映之下,大殿后方碎石飞溅,老乞丐和金菱二人均是被震飞出数尺远,口吐鲜.血,跌落在地。碎裂的女娲石像底座,两股黑气冲出,直上云霄,势不可挡!
  半空的血红色星子在乌云中颤抖起來,颜色越加深沉,摇摇欲坠。
  “不好!”柳渊率先大吼一声,转身就朝黑气喷涌的地方跑去。其他人也顾不得许多,跟上了柳渊。
  今日这一场争斗,原本就是因为被镇压在娲神大殿的天地双煞而起。
  紫鸢的目的达到了,可她却沒有预想中松一口气的感觉。她用发红的眼睛怔怔地看着莫思幽,好像失去了呼吸一般,只是安静地看着他。这一刻,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还能说什么,才能让他相信自己?她骗了他,利用了他的信任,释放了魔族将领,这一切,都是不争的事实!
  长久的沉默之后,莫思幽别开了目光,踉跄地后退两步,转身朝着竹林深处走去,似是要和柳渊他们一道去抵抗即将破开结界的天地双煞。
  紫鸢心口一紧,终于飞奔上前抓住他的手:“幽哥哥,别去!”
  莫思幽身子一僵,半晌沒有说话,也沒有动弹。仿若是一万年那么长久,又或者只是眨眼一瞬,他决绝地从她手心里抽出手來,冷冷地低喝:“滚开!”
  紧咬的牙关,似是男儿有泪不轻弹的最好证明。可是他如何能够抑制这铺天盖地,漫无边际的痛?他连回头看她一眼的勇气都沒有,因为他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去面对眼前这个女人。
  他最爱的女人,最信任的那个人,说好要为她寻一片宁静天地,组成自己的家,可是,到最后,一切都只是骗局!
  “幽哥哥……”紫鸢睁大眼,几乎不敢相信这两个字从他口中对她说出。但是她很明白,现在的莫思幽发现被欺骗之后的痛苦。咬了咬牙,想到前方的危险,她仍是沒有放开他。“不要去!天地双煞魔气外泄,那里很危险。他们打破结界,会立刻返回映月教,不会在这里逗留,你……”
  “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莫思幽生硬地打断她。紫鸢愣了愣,看见莫思幽回过头來看着自己。他的眼神,冷得几乎可以将所有的东西冻结成冰。“将人界所有的守护者杀光,你们魔界不就可以长驱直入,占领人界了?别忘了,我也是人界的一份子。”
  “我从未想过伤害你!”紫鸢脱口说道,眼泪毫无知觉地滑落。
  她此刻的模样,让莫思幽有刹那的恍惚。仍记得,她曾说过的字字句句。从一开始的接近,到如今,她确是从沒做过伤及他的事情,反而是一味地维护,付出所有……
  “我知道,我骗了你。我是魔,可我爱你,这是真的。为你到碧草山庄,冒着被人拆穿的风险,不顾一切地到你身边來,都是因为我爱你啊!难道你感觉不到吗?就因为我是魔,就连这一切都要否认吗?就因为我是魔,你的爱就消失殆尽了吗?”紫鸢有些无语轮次地发问,声音里止不住地颤抖。
  虽是声声质问,可是她却清清楚楚感觉到心里的恐慌。
  他的回答,关系着他们的未來!
  莫思幽的手蓦然握成拳头,再一次挣开她的手,面色冰冷决然:“莫紫鸢,你听清楚。我从不在意你是什么,妖也好,魔也好,我爱的是你,就是你。我也不在乎你骗了我什么……”
  紫鸢心头酸涩翻涌。即便是到了这一刻,他还是说,他爱她。他说,他不在意她是什么!
  “可是,你帮着野心勃勃的魔界,企图倾覆人界,让我还能如何待你?你要夺的,是我的家,你要杀的,是我的同类!”莫思幽的肩膀轻轻颤抖着,被风吹拂的墨色长发在耳畔随风而舞,似乎还在流连着几个时辰以前,她在侧脸印下的吻。
  转瞬之间,所有的温情都已坍塌。
  “人界……”紫鸢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忽而犹豫。
  应该告诉他吗?那些话,,他不是人类,也同她一样是魔,是这世间最有野心征服人界的魔,他会相信吗?
  片刻的犹豫之后,紫鸢似乎下定了决心,要将一切说出。不管他现在能不能接受,她不要与他为敌!
  然而,莫思幽的下一句话,却让紫鸢把未來得及说的一切,都哽在了喉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