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闯入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落雪有片刻的惊慌但很快就冷静下來刚才大地的震动來自一股很奇怪的力量与有人闯入无关而冰海雪原数百年來一向与世隔绝除了他和莫思幽和已经去世的雪姬也只有一个人知道如何打开冰海雪原的结界
  那个人就是和雪姬与他都有渊源的逍遥仙人也是上次在思幽崖上和他见了面的老乞丐
  落雪知道老乞丐掺和到了碧草山庄的一些事情里面所以方才闯结界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他却不知他这个时候到冰海雪原來做什么他转头看向紫鸢本是要她先躲藏起來却见这丫头面色惨白一条胳膊被蓝色和红色的光交缠萦绕甚是诡异
  “臭丫头你沒事吧”落雪扶住紫鸢正想要说话的紫鸢忽感脚下再次传來颤动脑子里竟是一片天旋地转踉跄地倒在了落雪怀里落雪先是一愣抱着紫鸢抬头看向了那座有裂痕的雪峰
  老乞丐说过的话再一次浮现在脑海
  如果要让纳兰仙儿复活须得用玄阴之体承载她的魂魄而现在紫鸢毫无反抗之力亦沒有人知道她在此处……
  趁着现在用紫鸢去救仙儿兴许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怔愣良久落雪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看着紫鸢姣好的面容落雪想起他们相遇相识一來的一幕幕这个丫头对身边的人向來沒有什么心机虽然总觉得她背后藏着什么秘密不过对他这只狐妖她却从未薄待
  那一日在小桥边的古树下她用少女的娇俏口气毫不客气地对他反唇相讥一双清澈的眼眸在雪光的辉映下熠熠生辉却又单纯得被他装鬼吓得掉落池水
  那一日在夕阳西下的码头她安静地闭着眼护城河上的风吹动着她的发丝丝缕缕像最柔软的丝绦他吻了她的脸她睁开眼眸埋怨地看他眼底交织着星星点点的河灯光辉
  那一日在南疆的树林中她坐在他身旁安慰失去了雪姬的他像一个多年的老朋友而后他拉着她的手一路奔跑穿越过了静谧的时光明知不会有永恒却拥有了难忘的一刻美好
  ……
  这样的她他真的能下得了手用她去换另一个人的性命吗其实仔细想一想自己这五百年來守候的到底是什么呢一个强求的机会一个血腥的代价……可是他连仙儿的模样都快要记不清楚了
  整整五百年这一段执念束缚了多少东西正如老乞丐所说若非他的自私早该释放了仙儿和他自己仙儿的一生拥有太多的不幸和无奈难道真要用一个人的性命去换她重新回到这个让她痛苦的世界吗
  紫鸢并不知道落雪的脑海中正思绪万千痛苦地揪着落雪的衣袖她大抵怎么也不会想到落雪会生出害她之心这世上除了莫思幽之外大概这是第二个能让她感觉到安心的怀抱了
  “落雪……”
  紫鸢强撑着叫唤他的名字
  “嗯”落雪回过神來看着紫鸢她眼底满满的担忧让落雪心口一紧本是想安慰她不会有事然而紫鸢却皱起眉头用恳求的语气缓缓地说道:“落雪如果、如果我身上的毒发作了不要让幽哥哥知道就算我死了也不要告诉他……”
  “傻丫头你胡说什么呢活得好好的说什么死不死的我现在就带你去见莫呆子”落雪嗔道要强行将紫鸢抱起來
  紫鸢却抓住旁边的墙壁不肯往前用更加可怜的声调哀求:“不要求你了”
  “臭丫头……”落雪心软起來看着紫鸢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反正现在在他心里我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女人这样我死了他也不会知道更不会难过对他來说或许……”紫鸢颤抖说着眼角淌出一行热泪她知道就算莫思幽恨她、恶她可是他心里还是爱着她怎么可能说割舍就割舍让他以为她回了魔族就这样离开他的人生也好他不必再为她冒险不必再为她担忧他会变回曾经的他洒脱清高不受任何人的羁绊……
  谁知紫鸢话未说完落雪背后却传來了质问的声音
  “或许怎样”
  落雪惊诧地转过身和紫鸢一同看到莫思幽正站在落雪后面他不知何时到來但显然是听到了紫鸢刚才说的话现下落雪让开道莫思幽看见紫鸢痛苦的模样眉头紧皱起來
  “幽……”紫鸢想开口叫他但是喉咙里又涩涩的说不出话來看见莫思幽的时候她的眼圈便红了眼泪也是强忍着她以为她只是在这里默默地看着他就好却不想还是被他发现了他现在看着她又该是怎样的心情
  她宁愿不见他也不要看见他讨厌她、疏远她
  不过莫思幽却大步走上前來抓起紫鸢的胳膊看到她手上缠绕的两种光色露出忧虑的神情
  “你身上的毒发作了”
  听到莫思幽的关心紫鸢有一刹那晃神下一刻却是清醒过來赶紧把手抽回來摇摇头:“我沒事”话音刚落她就觉得身上像是被寒冰冻结了一样麻木且寒彻骨髓几乎站立不稳就要倒下去
  莫思幽将她拉进怀里与落雪交换了一个眼色
  “你放心照顾臭丫头我去看看是什么人闯了进來”落雪知道莫思幽想说什么默契地领会拍了拍他的肩让他安心
  莫思幽点点头将紫鸢打横抱起便转身向屋子走去紫鸢半昏迷半清醒地睁开眼看到莫思幽清峻的侧脸心头一酸紧紧地靠在莫思幽宽阔而温暖的胸膛里眼角的泪沒入他的衣襟也仿佛渗入了他的胸膛
  现在还能这样被他抱着真的很好哪怕是在这一刻就要死去她也甘愿
  “如果这条走廊沒有尽头该多好”喃喃地说着剧痛一阵阵侵袭着身体紫鸢不住地打着哆嗦声音也是颤抖着的
  莫思幽呼吸一滞不敢低头去看紫鸢的脸无法想像她此刻满足却又难过的神情会让他多么心疼他怕看见她难受的模样他会忍不住原谅她所做过的一切包括三师兄的血案这一点是他绝不能忍受的
  “别说话了好好休息”莫思幽将紫鸢放到床上淡然地说道
  紫鸢却骤然抱紧他冰冷的身子紧贴在他温暖的身体上不停地哆嗦着
  莫思幽身子一僵沒有动弹熟悉的人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拥抱……却不再有熟悉的心情他似乎应该推开她可是他做不到心里的重重矛盾让莫思幽不由得沉沉叹了口气却未注意到紫鸢的脸色越來越差红色的光晕自她的手臂上逐渐消隐蓝光大盛很快将她包裹其中
  “水……水玲珑……”
  紫鸢几不可闻的声音很努力的挤出了这么几个字來莫思幽怔了一下反应过來紫鸢在说什么这才赶紧拉住她问:“你说什么水玲珑”看见紫鸢点头莫思幽忽的想起了山洞里神秘人所说玄阴之体和水玲珑有感应
  “水玲珑……就在附近……”紫鸢说完这句几乎失去了所有力气晕了过去
  莫思幽紧抱住紫鸢脑海中思绪万千逐一想着在这熟悉的地方所见到的一切
  紫鸢说水玲珑就在附近是指冰海雪原还是结界之外的碧草山庄忽然他心里担忧起落雪所说的闯入者來
  这冰海雪原大地震颤虽然和那闯入者沒有关系但是也让人忧心闯入者的身份和意图紫鸢感应到了水玲珑说明距离水玲珑力量爆发的时间不远了难保不会有其他人也察觉到水玲珑的力量难不成对方正是冲着水玲珑而來
  天下正值多事之秋若连冰海雪原这片净土都保不住……
  落雪疾步踏雪而去侦查着方才传入的陌生气息然而看到來人却让他有些吃惊
  因为那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
  在冰海雪原的结界入口处开了一个漩涡老乞丐领着金菱和乾清派的璇尘、璇光等人站在雪地上那群人显然是第一次知道冰海雪原这样的存在都惊诧得目瞪口呆打量眼前世界几乎是仙境般的存在
  “这人世间竟然会有这般超然世外的梅园”金菱感叹
  璇尘也说道:“外界已是春暖花开的天气这里却仍旧冰封雪飘看來是不简单”
  听了几人的话老乞丐目光深沉:“有水玲珑的力量控制这里自然与别处不同”
  “水玲珑……真的在这里吗”金菱有些犹豫地问毕竟找了水玲珑那么多次都扑空这次毫无头绪之中却突然有了明确的希望反倒让她患得患失起來
  老乞丐也不解释什么兀自抬头看向了那座高耸的雪峰就在雪峰上一团白芒闪烁着中心里透出了一丝蓝芒
  “谁”璇尘忽然警惕地大喊手中的剑朝着隐匿的落雪飞了过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