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解除契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梅花树被长剑擦出哗啦啦的声响刺向空气中隐形的狐妖
  老乞丐的“慢着”才刚喊出口落雪的一袭银袍就被划破了一道口子好在落雪身形灵活闪避得快加上本來就有警惕璇尘的剑并未伤到他只是让他陡增几分恼意
  脚尖轻盈点地在雪地上踏出星星点点的痕迹宛若开了一朵朵冰花儿衣袍挟來的风又扬起了落红无数落雪在进來的几人跟前站定斜睨一眼扑了个空的长剑宝剑剑尖儿已经插进了遒劲的树干好险
  落雪心下虽是这样想着不过面上仍旧从容镇定他冷笑地看着璇尘挑高的墨眉流露出不屑:“在本公子的地盘撒野你也太嫩了点吧”
  璇尘定睛看清眼前的落雪一身出尘脱俗的气质明明是狐妖之身但是因为冰海雪原中充溢着仙气竟是几乎将那妖气完全掩盖若如老乞丐所说这里真的藏有水玲珑那样的仙家宝贝倒也真有可能了
  “狐妖休要挡路”璇光也不甘示弱地回应举着手里的剑虎视眈眈地盯着落雪她和璇尘也是乾清派中这一杯数一数二的高手了但是面对这五百年修为又有仙家宝贝傍身的狐妖也不禁有点担心
  她哪里知道落雪也是在前一刻听到他们谈话才知道水玲珑一直在冰海雪原
  这么多年以來落雪一直守着冰海雪原守着和逍遥仙人的承诺就是以为逍遥仙人能够利用水玲珑救仙儿然而上一次在南疆的竹林中逍遥仙人明白地说了救仙儿的唯一方法不是水玲珑而是紫鸢的性命……
  就在刚才他亲手放弃了这个机会
  “你们闯入本公子的地盘还嫌我挡路这就是人类名门正派的理儿”落雪不屑地挑眉
  “跟一直狐妖有什么理”璇光毫不在意地答道
  落雪的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眼神有意无意地瞟向了逍遥仙人这乾清派一向自认名门正派如今他们跟着老乞丐來必是将他当作同类人若是他们知道这地方正是身边这老乞丐交给他这只狐妖來掌管不知会做何感想
  落雪正这样想着就听到老乞丐开口道:“此言差矣六界自有六界的规矩众生平等何來人贵妖卑之说”
  璇光愣了愣才反应过來老乞丐是针对她刚才那一句的反驳:“师祖降妖除魔乃是我乾清派的天职这狐妖他……”
  “落雪虽是狐妖但他品性端良并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怎可将所有的妖类混为一谈我看在人类之中也有不少凶残之辈所作所为残忍至极比起所谓妖魔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难道就该把所有的人类都归为十恶不赦之列应当斩尽杀绝么”老乞丐不紧不慢地说着面色未有半点改变
  在人世间能够说出这样一番话來的怕是为数不多
  璇光自小在乾清派长大接受的教诲便是降妖除魔乍一听到这样的言论心中自然不能接受但偏偏这番话又是从她的师祖辈口中说出且让她找不到任何可以反驳的理由一时陷入尴尬的对峙中
  看到璇光一副不能理解的模样老乞丐叹着气摇了摇头:“乾清派几百年了还是老样子这般偏激如何能担当大任再这样下去人类与其他各界的纷争只会不断扩大永无止休”
  璇光看了看老乞丐又看了看落雪那狐妖落落大方地站着不避不闪用一副看好戏的戏谑神态打量着他们让她心里猫挠一样不舒服这狐妖的目光如此坦荡倒真是让她不自觉地怀疑起自己多年奉行的准则來
  妖就一定是坏的就一定该死吗
  比起璇光璇尘显然要成熟庄重得多听了老乞丐这一番话之后更是如同醍醐灌顶拱手道:“师祖教诲真如一语惊醒梦中人晚辈师兄妹二人定当铭记在心”
  听到师兄这么说璇光也不再多说什么何况老乞丐的话的确让她找不出可以辩驳的地方
  人类与其他各界的纠纷多少年也从未断过人类一直将责任归于妖魔但又何曾想过人类对妖魔何尝不是苦苦纠缠如果人类肯先退一步六界之间的关系会变成什么样还说不准呢
  “果然还是我认识的逍遥仙人”落雪勾唇一笑摄人心魄的美在冰天雪地之中更显动人透着一股狐狸与生俱來的媚态若非在场几人都不是什么重色之辈怕是会被他偷了魂儿去也说不定
  不得不承认的是落雪的真身虽是狐妖但兴许是在这冰海雪原待得太久有时候反而比雪姬更像是一朵从天而降不染尘埃的雪花在滚滚红尘之外绽开
  “我來这儿可不是为了叙旧那日你我说的事情你可有想好了”逍遥仙人半眯眼眸话里有话
  其他人听不明白落雪自然是明白
  这说的是仙儿的事情
  “有什么想好不想好的仙儿是我的爱人但紫鸢是我的朋友也是我最好的朋友的妻子我能拿她如何罢了或许你说得对入轮回转世投胎再世为人对仙儿來说才是真正的解脱你放了她吧……”落雪说话间已然垂下那双晶亮的眼眸长长的睫毛覆盖着瞳眸在人前掩饰着他的失落和心痛
  要用平静的语调说出这样一番话对落雪來说谈何容易
  五百年的坚守就在这顷刻之间化为了一场梦幻……
  “我确是沒有看错你你若是用旁人的性命來满足一己之私作出这般伤天害理之事我也是不会放任你的”老乞丐与其笃定地说
  落雪抬起头目光中闪过一丝惊诧原來老乞丐虽是说让他自己做决定但是如果他真的做了错误的决定这逍遥仙人也不会任由他去实践这个逍遥仙人的心思有时候真让人难以揣测就像当初逍遥仙人点化雪姬和他又造了这冰海雪原让他们得到旁人所不及的安宁……
  等等落雪的脑海中忽然灵光闪过好像被一记闪电击中一般想起來了什么很关键的东西但是那想法一闪而过当他想要抓住的时候就只是隐隐地觉得头疼
  唔……是什么呢
  “前辈我们……”金菱看向老乞丐欲言又止显然是顾忌着旁边的落雪
  “师祖我们还有正事要做可不是來叙旧”虽然不知道老乞丐和狐妖之间有什么渊源璇光也从他们的谈话中大约得知这一人一妖早已认识老乞丐此人刚才能够说出那样一番六界众生平等的话來也就难怪会与一只狐妖相识相交了璇光也就不觉得奇怪
  只是他们这一趟來为的是取水玲珑沒有太多的时间可以耽搁
  “我还沒问你们到这冰海雪原來想做什么”落雪看这几人一副虎视眈眈的模样立马警惕起來
  虽然当初是老乞丐造了这冰海雪原不过在这里住了五百年落雪俨然已经成为了这个幻境的主人这次虽然是老乞丐带了这群人进來落雪仍是感觉到不满何况他刚才分明听他们说到了水玲珑
  他们……是为水玲珑而來
  想到这个名字落雪再次心尖儿一颤想起來了方才从他脑海中一闪而过的东西
  水玲珑是水玲珑
  五百年前逍遥仙人营造冰海雪原的时候除了在这里保存仙儿的尸身魂魄还留下了一件很奇怪的东西
  回忆之中落雪抬起头來看向了那座雪峰之巅的一团白芒
  这么多年來他只当那东西笼罩着雪峰是为了保护仙儿的肉身也让她与外界隔绝但从未想过那白芒到底是什么东西现下仔细看來那莹莹的一团白光明明是冷色调但力量却格外柔和分明与一般的宝贝不同
  此刻那白光之中不知何时生出了一枚蓝色的冰点來眼瞳一般大小……
  难不成那东西就是多少人一直在寻找的……
  “你们随我去那雪峰布阵我会施法收回水玲珑”老乞丐也沒有避讳落雪一來他并不认为落雪会有什么小算盘毕竟他已经跟落雪说清楚水玲珑不能救仙儿;二來他们有四个人就算落雪想做什么也沒那么容易得手
  接着老乞丐就转向了落雪:“你既然想通了这冰海雪原也沒有继续存在的必要我会让纳兰仙儿的魂灵进入轮回你也不必再守着我二人的誓约守护这冰海雪原之地从今天开始你我的契约解除你自由了”
  老乞丐话音刚落落雪身上就泛起一层白光由浅到深白芒大作而后又归于平静
  其他人都看得呆住了落雪自己也有些诧异抬起双臂看了看自己身上忽然觉得轻松了许多仿若以前五百年都是活在枷锁下一般整整五百年如梦似幻到头來终究是一场空啊
  看着老乞丐他们走向了雪峰落雪心里忽然生起了一股汹涌澎湃的激流……
  水玲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