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恶斗夺宝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莫思幽的轻功本就是极好的.何况另外几个人并未料到他也在此处.來了个突然袭击.从几人眼皮子底下夺去了水玲珑.牢牢握住.
  那晶莹剔透的宝石.被他宽阔的大掌握着.一股钻心的凉意自掌心传遍整条手臂.然后蔓延至全身.
  这水玲珑的仙气.果然与一般的宝贝不同.掌心虽凉.却是一股极为柔和的力量涌入.好像让人瞬间有种前所未有的充沛感……
  最重要的是.当那股力量注入丹田的刹那.莫思幽感觉到腹腔内的阳炎之息竟不再那么灼人.就好像那晚在寒泉池水中浸泡着.紫鸢在他怀里.身上发出蓝色的光晕……
  拥抱着紫鸢的感觉.莫思幽再熟悉不过了.所以当他握着水玲珑的时候.发现水玲珑的力量带來的冰凉的感觉如此相似.竟是有些吃惊.
  不过当下他已來不及想这么多.如今他手握着水玲珑.老乞丐和璇尘他们岂会轻易放他离开.那几人先前还未反应过來.现下已是将他团团围住.
  “莫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金菱看到莫思幽出现.首先想到的不是他拿走了水玲珑.而是他为何会在冰海雪原.她自然是知道莫思幽和落雪的关系.这地方是落雪的地盘.莫思幽在这里也不奇怪.她真正想问的是.那天在南疆娲神大殿.莫思幽一闪就不见了人影.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看到金菱.莫思幽也很想问问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他只记得冲天的黑气直上云霄.神像广场传來阵阵惨叫.他想要追过去的时候.就被紫鸢弄晕了.
  当时紫鸢只是伸手在他面前晃了一下而已.他却完全抵挡不住她的魔气……
  几个人都不说话.璇尘便开口打破当前的沉默:“莫少侠可知你方才拿走的是什么东西.”
  莫思幽刚才的态度分明像是出手來抢.这让璇尘不得不提高了些警惕.就算莫思幽不是敌人.先前使用那些梅花枝条來对付他们的人.也必须防范..那个人.应该是落雪吧.
  听到璇尘这么问.莫思幽握着水玲珑的手蓦地一紧.
  沒错.他是來抢水玲珑的.但这种话.自然不可能说出來.他.只会用行动來说明.
  等到他身形一晃.从璇尘和璇光中间的缝隙穿过之时.其他几个人还沒有完全反应过來.
  “莫大哥.”金菱睁大眼.不可置信地瞪着莫思幽远去的身影.竟然沒想到去追.
  却是璇光高喝一声:“他要抢水玲珑.”
  “拦住他.”老乞丐沉声喝道.第一个追了上去.随即祭出了手中的剑.拦住莫思幽的去路.
  紧接着就是几道术法的亮光碰撞.如若绚烂的花火.在雪白一片的世界里闪烁开來.
  老乞丐他们四人.很快就将莫思幽围住.以一敌四.且都算是人界中的翘楚之辈.任凭莫思幽再怎么厉害.也有些吃力.
  这时落雪也插了进來.跟莫思幽并肩对抗四名实力强劲的对手.
  风雪肆虐.漫天飞花.沉寂许久的冰海雪原.第一次如此地不平静.
  紫鸢站在梅花树下.任由风吹动着她的长发和纱衣.落红落在她肩头.又被风吹走.鼻间却余有一缕幽香萦绕.
  眼看着那个男人.在为了她的性命拼搏.心里的暖意掩盖了冰天雪地的寒.原來.即便他心里在怪她.怨她.将她当成杀人凶手..还是杀害了他敬重的师兄.可他还是愿意为了她这样去拼命.
  他这一出手.就是天下武林的公敌啊.他还如何能回去.继续他从前的生活.
  可他还是那么做了.在碧草山庄和她之间.他选择了她.
  “幽哥哥……”紫鸢眼圈微红.伸手折下一根树枝.或许.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如果他真的因此成为武林公敌.大概就能告诉他.他的真实身份.让他跟她一起回映月教.
  落雪一向是人形.因为他也很少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住在这冰海雪原五百年.并未遇到什么能与他这五百年的雪狐妖抗衡的人.这一次打斗起來.他身后一下子爆发出了九条雪白色的狐尾.在空中舞动.
  狐尾被莹莹的光芒笼罩.将他衬得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
  这还是紫鸢第一次看到落雪的狐尾.从前只觉得落雪貌美.沒想到他的真身非但沒有令他的姿色打折.反而让他看起來更加出众.
  不过.落雪的九条狐尾都露出來了.可想而知这次的对战有多么艰难.
  紫鸢撩开袖子.看着自己的胳膊.刚才的毒性反应很强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突然觉得温和了一些.她抬起头.看着被莫思幽我在掌心里的水玲珑.
  会不会是因为莫思幽的阳炎之体握住了至阴至寒的水玲珑.所以她这玄阴之体内的寒毒也受到了牵制.
  不管怎么样.既然觉得身体便轻松了.紫鸢断沒有独自旁观的理由.她飞身上前.旋即加入混战之中.
  谁知落雪却展开双臂挡在两党人中间.银袍被风鼓动着.掌心光芒大盛.那一头乌黑的发丝竟然蓦然变成了银丝.
  “呆子.带臭丫头先走.”落雪紧皱着眉头.说话却是掷地有声.
  “落雪.”紫鸢睁大眼.看向落雪.他一身灌满风的银袍连同那九条狐尾一道随风舞动.将他的身形衬得越发宽大.几乎将紫鸢和莫思幽一同挡住.护他们在身后.
  落雪和莫思幽两个人联手.尚且难以对付那四人.若是让莫思幽带着紫鸢离开.那落雪岂不是独木难支.
  落雪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可他仍是面色自若.强调说:“你和莫呆子先走啊.”
  “不行.你一个人打不过他们.”莫思幽紧握着手中的水玲珑.就仿若握着全世界一般.可是看着落雪一个人.和对面虎视眈眈的四个人.他怎么能留下落雪.
  落雪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沉着脸:“再不走.可能三个人都走不掉.”
  话音刚落.那尚未关闭的冰海雪原结界入口.忽然涌进來一连串的江湖人士..碧草山庄、唐门、纳兰家.以他们三大名门为主.还有其他几大门派.一群人冲进碧草山庄.踏碎满地梅花.将这晶莹剔透的地方染得煞气浓重.
  莫思幽灵敏地嗅到了杀气.环顾四周.却是已经被各大名门正派的人围堵住.
  “女魔头.这次你休想逃跑.”冲上來高喝的人是朱隐.他手中的弯刀已经出鞘.闪烁着熠熠寒光.
  看來.他们早已在结界处埋伏许久.娲神大殿的事情之后.整个碧草山庄都知道了紫鸢的真实身份.被她骗了这么久.许多人心里自然都不能接受.何况.本來就有很多人对紫鸢以及莫思幽两个人诸多不满.
  尤其是朱隐.所以他这么激动地第一个跳出來说话.也并不奇怪了.
  “哼.凭你也想拦本尊的路.”既然他们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紫鸢也觉得沒有必要再客气.反正这群人类对她、对他们魔族沒有一点好感.其实说起來.在碧草山庄这么久.那些人类并未像她从前想的那般全都不堪.像兰轩和伯夷那样的人……
  兰轩……
  紫鸢心里涌起一股酸涩.却是赶紧止住了自己的念头.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奸.夫.淫.妇.这次要你们还我师傅命來.”一名碧草山庄的弟子激动大吼.
  莫思幽闻言一震.转过去看着那名弟子:“你说什么.”生硬的语气.带了半分惊诧和半分怔愣.还有一点不常属于莫思幽的恐慌.
  “装什么傻.你和这女魔头一起合谋.算计我们三大名门.搞得我们都元气大伤.你们魔族好趁虚而入.好一个如意算盘.”
  “哼.这次害到了碧草山庄的柳盟主一人.别以为你们的奸计就能得逞了.我们三大名门和天下武林正派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莫思幽的面色阴沉得更加厉害:“什么叫‘害了柳盟主一人’.”
  那一晚.神像方向煞气冲天.他不是沒有发现.也听到了惨叫声.却沒來得及去看一眼.难道……
  “还装傻.姓莫的.这么多年來.师傅待你如何.他把你看成比儿子还亲的人.你却如何回报他.跟女魔头串通.坑害三大名门.你就不怕天理报应么.”朱隐激愤地大喊.紧紧握着弯刀的那只手.手背青筋暴起.
  “你是说.师傅他……不.不可能.”莫思幽忽然暴怒大吼.浑身上下泛起了一团红晕.
  “说这么多干什么.受死吧.”朱隐抓着刀就冲了过來.直奔陷入了冥思中的莫思幽.
  如果那一刻他赶去了神像的方向.是不是就……
  “不自量力.”紫鸢说着.上去挡住朱隐.和他打斗起來.
  都知道紫鸢是魔.这也几乎是所有的人第一次亲眼看见表明身份的魔.自然也都不敢轻易上前.
  然而莫思幽手中还握着水玲珑.就算那群人忌惮于莫思幽.现下还不敢上前.老乞丐他们也不可能放任他拿着水玲珑离开.
  ..旋即又是一场恶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