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天崩地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眼见着四周的人越來越多任凭这一人一妖一魔均乃高手但再不走也怕是真的走不了了紫鸢原本觉得身体并无大碍了谁知这一场打斗但凡她运气真气体内水系术法力量翻涌她的胳膊就像冰火两重天互相斗法一样酸麻得厉害
  “唔……”无奈她弓起身子一手捧起另一胳膊看着那团团萦绕的蓝光先前纠缠遍布的红色纹路此刻更是像一簇簇火焰一样快要将她的手臂烧起來以压制她不断运用的水系术法
  对于从小就修习水系方面气门的紫鸢來说这无疑是致命的缺陷很快就感觉到吃力了不能帮助莫思幽和落雪不说反而还越來越成为拖累
  “轰”这时旁边那座雪峰传來崩塌声一道道裂纹随之出现
  沒有了水玲珑圣光笼罩雪峰也支持不下去了一旦水玲珑远离雪峰便会彻底崩塌包括整个冰海雪原都会成为泡影这本就是用水玲珑幻化出來的结界失去水玲珑之后就成变做一个虚空來不及撤离的人都会随着虚空一起消失
  “冰海雪原支持不住了”老乞丐喊了一声看向被莫思幽握在手心里的水玲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水玲珑被莫思幽握在手里的时候力量似乎减弱了许多就好像是莫思幽身上有什么力量与水玲珑相克
  “速速拿下叛徒”朱隐闻言立即对手下弟子们吩咐
  现在虽是凶险万分但无疑是个立功出风头的好机会如果能从莫思幽这个叛徒手中夺得宝贝或是铲除紫鸢这个魔头将能在江湖上扬名立万尤其是现今柳渊已死武林盟主之位再次出现了空缺面对一重重危机人类不会任由这样群龙无首的局面持续多久这个机会太难得了
  环顾四周围得水泄不通虎视眈眈的众门派弟子落雪眼中挑出轻蔑之色双手交替召唤术法眼花缭乱的光晕之中周遭的梅花树不断移动成为攻击众人的武器片片飞花杀人夺命速度极快积雪之上溅了血痕无数
  “你们快走”落雪一边施法一边对莫思幽和紫鸢喝道
  “可是……”紫鸢皱起眉头额头的汗珠顺着眉峰淌下來让她苍白的脸像一枚频临凋谢的花瓣
  “再不走就來不及了”落雪喝断紫鸢又转过去看着莫思幽“不能将水玲珑带出去我们做的一切都会功亏一篑你要看着她死吗”
  莫思幽抿了抿唇想说什么他和紫鸢一样不愿现在就离开然而情况已经容不得他们考虑这么多
  落雪说得对要么就带着紫鸢逃出去要么就一起留下來等死
  这么多人围攻莫思幽怎么可能保得住紫鸢她是魔啊这里有哪个人不想取她的性命何况她体内的毒已经开始发作再不去找山洞中的女人……
  他还记得那个女人说过这将是世上最痛苦的死法
  “臭落雪……”紫鸢上前一步想要说点什么却一下被莫思幽拉住了胳膊
  “走”莫思幽终于下了决心抓着紫鸢露出坚定神色随即由落雪掩护着向结界口杀过去
  这一路白雪很快被鲜.血染红落雪曾对莫思幽许下的承诺已然被打破
  不杀无辜但这一刻不杀人则被杀
  最重要的是紫鸢的命就在他们手中啊
  天昏地暗之中仿若时光穿梭回到五百年前那个冰冷的夜晚落雪在皇城之外杀红了眼却仍旧无法挽回一段逝去的生命这一次他不要悲剧重演他不要莫思幽再重复自己的命运更不要紫鸢那丫头像仙儿一样红颜薄命
  他可是舍了仙儿再生的机会來换紫鸢活下去啊紫鸢要替仙儿活下去一定要
  落雪清冷的眼眸中终像是爆发出了团团火焰拦路者即死
  然而快到结界口时却忽然从外跃入一道红色身影
  落雪实在太熟悉这个人了马霜霜
  几次三番的交手落雪均从她手中逃脱上一次在南疆她错手杀了雪姬的丈夫江安让这一段美好姻缘提早结束她与落雪之间早已结下不可磨灭的仇恨
  现在看到马霜霜又來趟这趟浑水落雪自然怒从心起与其交手更要让莫思幽和紫鸢能够顺利逃出去而璇尘、璇光等人又如何肯放过他们于是一群人在濒临结界口的地方纠缠起來
  其中纠结之人亦不少这落雪乃是逍遥仙人亲自点化本以为将他控在手心数百年來落雪也的确未曾作恶然而沒想到却在关键之时被落雪横插一脚多年來竟是养虎为患
  金菱心中更加难以平静作为女娲后人她必须站在人类这一边更必须夺回水玲珑可为什么偏偏是他他们竟然从同盟变成了敌人
  “莫大哥你为何要这样做”金菱不无失望和痛心望着莫思幽神情复杂她心底其实知道莫思幽如今的变化定然是和紫鸢脱不开关系紫鸢是魔他那般爱她所以便帮着她夺宝吧
  “不关你的事”莫思幽冷淡回答自始自终他都不想让金菱卷入他的生活中更是一直有意的保持距离然而……
  他不是沒有知觉的人能够察觉得到金菱看他时与众不同的眼神只是他的心容不下其他人
  “莫紫鸢是映月教的魔头她亲手杀了娲神大殿的符灵释放出了天地双煞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帮她就是人界的叛徒是害死你师傅的帮凶”金菱恨铁不成钢地大喊
  提起柳渊的时候莫思幽的身体微微一震眼底压抑着沉痛之色但他沒有丝毫放松抵抗一手拉着紫鸢一手握着水玲珑和玉笛与金菱短兵相接试图拼出一条路來
  “轰”雪峰又是一声巨响整个山体开始瓦解雪崩滑落巨石滚动整个大地都在颤抖
  水玲珑已经接近了结界口冰海雪原摇摇欲坠……
  “大家快撤”老乞丐振臂一挥招呼众人他知道今日无论如何水玲珑都是会离开冰海雪原差别不过是最终落入谁的手里而已所以冰海雪原终究是保不住的
  听了老乞丐的话朱隐带着众人撤离冰海雪原但将结界口团团堵住出來的若是敌他们便可围攻若是自己人也能立马接应
  落雪看出他们的意图飞身上前堵住大队然后招呼莫思幽和紫鸢尽快离开谁知马霜霜趁机挥出一道符击中落雪他顿时口喷鲜.血半跪在地
  “落雪”紫鸢正欲上前却被落雪喝止
  “别管我快走”落雪哑声说道脸色已是一片惨白可知马霜霜这一道符的厉害
  果然马霜霜见落雪再站起來还想与她斗下去挑眉说道:“我马家血画的符乃是你妖物天敌你现在不过是强弩之末何必再做垂死挣扎让自己死得不痛快”
  垂死挣扎紫鸢一愣
  马家血画出的生死符对妖來说伤害极大何况落雪毕竟只有五百年修行能撑得了一时也终是难逃一死
  落雪何尝不知这一点却是勾唇一笑:“死有何惧不过我就是死也一定会拉你陪葬”话音未落他已飞扑上前伴随着雪峰“轰隆隆”的崩塌声将自己的身体迎向了马霜霜的桃木剑
  “落雪”紫鸢惊呼一声满目落红零碎最后凝聚于一处
  汩汩鲜.血从落雪的腹腔淌出衬得他苍白的面庞更加虚弱
  莫思幽眼中迸出寒光正欲上前一步可见落雪神色决绝嘴角仍有若隐若现的笑意莫思幽便生生止住了脚步
  雪峰坍塌水玲珑远离仙儿已无还生的可能落雪的心该是如何地挣扎……
  这样的选择是落雪自愿的吧
  莫思幽唯一能做的就是完成落雪最后的愿望
  “走”看着落雪死死抓住马霜霜誓要与她同归于尽莫思幽也明白了自己的责任他拉住紫鸢将她往结界外面扯
  被毒素蚕食着的紫鸢几乎提不起力气任由莫思幽拉扯飞身出了结界
  冰海雪原之中顿时天崩地裂……
  紫鸢回过头看向那白茫茫一片的世界中的一袭银袍九条狐尾在空中舞动第一次觉得那般惊心动魄的美不适合这个肮脏的世界……
  “落雪……”
  温暖的泪水划过冰冷的脸庞让紫鸢感觉到风吹在脸上微微的刺痛可是更疼的是心她的脑海中挤了满满的画面那一袭银袍绝代风华俊美容颜笑靥如花
  只是这一刻所有的一切都消散在了眼前那场昏天黑地的风暴之中那个天崩地裂的世界忽然之间不复存在只有黑压压的人群潮水一般涌來
  紫鸢凭着仅存的一点力气手指捻起一个诀点点紫光萦绕指尖转瞬之间便和莫思幽化作光团趁着众人还未从冰海雪原坍塌的慌乱中回过神來消失无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