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血洗碧草山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紫鸢如遭电击,踉跄后退两步,惊魂未定地看向妹姝。
  刚才那种感觉……
  定下神來,她不由得用手指抚上额头,仿若是回味着刚才那一阵奇异的酥.麻感,就好像这相触的两具躯体拥有共通的联系。上一次触碰到妹姝的身体时,也有这样的感觉!
  “这……”点滴联系,让紫鸢的心有些动摇。但是,仅凭这么一点,就相信妹姝,说不定就真的中了圈套。这感觉虽然特别,但也未必不是旁的什么原因造成。
  妹姝解释道:“莫问为了掩盖你神魔之体的真身,封印了你体内尚未成熟的神力,刚才那种感觉,是血脉之间相通的刹那造成,也就是你体内的神力正被一点点唤醒。”
  神力在被唤醒?
  紫鸢忽然想到了昏迷的时候,那一股贯穿四肢百骸的奇怪气流。
  “就凭这个,我就要相信你?”紫鸢逞强嘴硬,别过脸去不看妹姝,双手却暗自在宽袖中运起真气。
  一千年的魔身修为,紫鸢依然拥有深厚纯熟的真气,但要想再有进一步精尽,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然而此刻在她丹田内翻腾直涌向掌心的气流,却是她从前的修为完全不可能达到的!她根本不像是几个时辰之前还虚弱得不堪一击的人,反而是全身精力充沛,仿若有源源不断的生命力,随着丹田内的气流涌出。
  发现紫鸢脸色有变,妹姝微勾唇角,身体的变化是无法忽视的,那丫头自己会有感觉,所以她根本不必多解释神力复苏的问題。然而妹姝也知道,要让紫鸢接受她自己的身份,这两点还远远不够。
  于是妹姝又继续说:“你时常会做梦,梦到一个广袤无垠的芳草甸,开满了紫色的小花,有一条蓝色河流从中穿过,沒有源头,也沒有尽头,可对?一旦你的身体沾了水,这种感觉就会尤其强烈,可对?”
  这两个问題,就好像一左一右两根针扎进了太阳穴里,刺得紫鸢身子一颤。
  “你怎么知……”紫鸢顿了顿,觉得自己好像说漏嘴了。不过她的确很好奇,做梦这样的隐秘的事情,别人怎么会知道。她可从沒把这件事说出去过,连莫思幽都不知道她那奇怪的梦境。然而她很快得到另一个结论,扬眉看向妹姝:“那个梦是你给我营造的?”
  这种事情,之前在娲神大殿的水鬼和圣姑都对紫鸢做过,她便自然而然想到了这一层。
  “我被捆仙索囚禁于此,法力无法触及到山洞之外,否则又何须借你二人之力寻找水玲珑,哪能入你梦中?那些梦,不过都是与你有关联的事情的重演,这样的特殊能力,或许是你超脱六界的神魔之体所带來的,倒也让人很是惊奇。当年你还是个婴儿的时候,这样的梦就在你脑海中重复,倒真让我吃惊不少。”
  妹姝说着,竟是带着回忆的轻柔呵呵一笑。
  还是婴儿的自己……
  紫鸢怔怔地看着妹姝,那女人柔和的面庞,就好像真的在看着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一般。
  “你的意思是,我梦到的,是曾经在某个地方发生过的事情。而那些事情,与我有关?”紫鸢不由自主地顺着妹姝的话问了下去。如果这真的是妹姝的圈套,那只能说,她这个故事讲得太好。在紫鸢身上发生的一切不可解的事情,在妹姝口中,似乎都得到了解释。
  而这个解释,则关于一个很奇妙的身份。
  从魔身到神魔之身的细微转变,却是那样让人心灵震撼。
  紫鸢不禁想着,她真的是所谓的神魔之体吗?是一个上神和魔不顾一切相爱,产生的结晶……脑海中忽然划过了什么画面,随即“轰”的一声有东西炸响。
  曾有一次做梦,梦里有个声音对她说,回家,,那个叫魔境幻海的地方。
  然后她看见了一对打斗的男女。
  “瑘罗,你要是输了,就娶我吧!如果我输了,我就嫁给你!”
  “蚌精,本将是堂堂上古之神,岂能与你这妖魔为伍?”
  “什么蚌精,妖怪才叫蚌精!本姑娘也算是有最古老的魔族血统了好不好?”
  那一段对话,如今竟是清晰回响在耳畔。
  “瑘罗……珠儿?”紫鸢喃喃地将这两个名字吟出声,引得妹姝浑身一震。
  “你梦到过他们?”妹姝急声问道,这样一來,倒是不用她再多费唇舌。若是紫鸢真亲眼见证过曾经那一段,也就沒理由不接受她自己的身份。于是,她又接了一句:“,,你的父母,上神瑘罗和蚌魔珠儿!”
  瑘罗和珠儿,真的是他们?!
  紫鸢觉得脑子里更加混乱,无数的东西在喧嚣,让她喘不过气來。她捂住头,拼命摇头:“别说了!别再说了!”
  “紫鸢丫头……”妹姝皱起眉头,看到紫鸢如此抵触,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紫鸢咬了咬牙,瞪着妹姝:“少废话。我才不会相信你!说,你把我幽哥哥藏到哪里去了?你费尽心力编织这一切,到底是何居心?”
  妹姝微微一叹,继而清傲地别过头,拂袖道:“我为何要藏他?不过是由着他去做想做的事情罢了!”
  “什么意思?”紫鸢一愣。从來都是,一旦她有什么事,莫思幽定然会陪在她身边。可这一次醒來,他却不在。紫鸢下意识地想到,是妹姝做了什么手脚。但是方才妹姝那一句话,却让紫鸢心里莫名地涌起不安。
  做想做的事……
  在这个时候,莫思幽还有什么想做的事?
  她原本还想,等她解了毒,就告诉莫思幽关于他身份的事情,不管他怎么想、怎么看,她都要将他带回映月教去,哪怕再闯一次结界!
  想到这个,紫鸢心里忽然“咯噔”一下,,想做的事?
  该不会是……
  妹姝看着神思恍惚不定的紫鸢,叹息一声:“也罢!你既然不信我的话,不如就去找他好了。一旦伏魔星坠陨,魔君归位,他总会告诉你真相。”
  魔君归位!
  这四个字再一次戳中了紫鸢的心。她止住蔓延的思绪,急迫追问:“他到底去了哪里?”
  “人界大祸将至,他身为所谓的名门弟子,手中拿着水玲珑,还能去哪里?别忘了,现在的他不是魔君,是人类。”妹姝的眼角流露出一丝不屑,不管是对人类还是魔。她终究也是上神,有着骨子里的清高,就像魔境幻海里的瑘罗一样。
  不过紫鸢根本沒心情去计较妹姝的神态,脑海里轰然炸响的,就是妹姝的这句话。
  他是名门弟子,还能去哪里?
  “你把水玲珑给他了?”紫鸢有些不可置信。
  “水玲珑替我断了捆仙索的束缚,我便能回到魔境幻海,它对我來说,已无用处,何必不让给需要的人呢?千年前引出的这段人魔恩怨,神界和仙界本就无意插足,也就女娲以人类之母的名义,一直插手闲事而已。不过,看我的侄女婿那么着急,我也断沒有为了一个不需要的东西,跟他交手残杀的道理啊,索性就让他拿走去了。”妹姝不屑地说,仿若世间多少人趋之若鹜的宝贝,于她來说不过是一件可以随手丢弃的废物。
  “糟了!”紫鸢已來不及多想,跺了跺脚,旋即指尖一挑,捻起一个诀,旋身消失。
  冷冷清清的山洞里,剩下妹姝一人,华丽的长袍在脚边堆叠,像踩在脚下的流云一般。她嘴角勾起的笑,在这个时候,越发明显起來……
  片刻之后,紫鸢已经站在碧草山庄大门口。
  面对这从光团中忽然幻化出的人形,门口堆堵的人群先是一愣,接着立时掏出了十几套武器,对准來人。
  “什么人?”从人群中挤出來的碧草山庄弟子一通大吼,看到紫鸢的刹那,却是一愣,面色煞白。“莫、莫、莫紫鸢!”
  “啊?”旁人也是倒吸一口冷气。
  “那个女魔头?”
  “她也回來了!”
  一阵嘈杂的议论声,让紫鸢暗自心惊,,“她也回來了。”这句话,尤其是那个“也”字,似乎是透露着另一层信息。
  “不想死的就给我滚开!”紫鸢一声暴喝,掌心已然运起了重重黑雾。自从山洞中醒來以后,她浑身上下都是充沛的力量,随时都会爆发出來一般。此刻火烧眉毛,她更加无所顾忌。
  莫思幽在冰海雪原的所作所为,已然成为武林正道的公敌,即便他拿回來水玲珑,他们又可能真的放过他吗?
  紫鸢害怕,怕莫思幽会作出可怕的决定。恐怕他回來的时候,就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他那般聪明,怎会想不到这些?这就是紫鸢最怕的事情,,他根本就是回來领罪的!
  “抓住女魔头!”有人高喊一声,受到鼓动的人群,借着人多势众,对一个弱女子,也有了胆儿,便一股脑往上冲。
  黑压压的一群人,瞬间如同潮水一样将紫鸢淹沒。
  但片刻之后,一片参差的惨叫传出,箜篌铮铮之音,如利刃旋转在身周,凡是接近紫鸢一丈内的人,通通血溅五步!
  既然这些人不自量力要挡路,为了莫思幽,她也只能血洗碧草山庄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