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女魔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大堂之内一团蓝色的光芒凭空漂浮着将每个人的脸都晕成浅蓝色仿若是波光粼粼在面庞上浮动
  严肃的气氛下沒有一点多余的声响
  “水玲珑的光有点不正常倒像是……”老乞丐半晌之后开口却是欲言又止
  莫思幽眉头微蹙:“正是五百年前水玲珑力量失控前的征兆实不相瞒这水玲珑每隔五百年就会失控一次当年水玲珑带來的灾难恐会在不久之后重现所以你们把它拿回去也沒用”
  老乞丐闻言不禁身子一震眼眸中流露出寒光
  在一旁的朱隐见众人都被莫思幽这句话唬住了干脆坐不住了从椅子上“蹭”地站起來说道:“你们该不会真相信这个叛徒的话吧他可是魔女的同伙”
  “二师弟……”坐在主位上的柳清玄面色微微发白喝止了朱隐的话头柳渊意外身亡之后碧草山庄不可无主柳清玄作为柳家少主不可推卸地担当起了这个责任
  此刻面对莫思幽柳清玄的心情是难以言状的复杂一方面莫思幽和紫鸢的关系众所周知他也知道在南疆对付天地双煞的时候莫思幽和紫鸢一同离开又在冰海雪原里夺走水玲珑但是另一方面來说终究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弟有着二十多年类似手足的感情他柳清玄亦不是薄情冷血之人啊
  “大师兄你该不会还想帮着这个叛徒说话吧他可是帮着那女魔头释放魔将害死师傅的人他就是不想让我们拿回水玲珑”朱隐语气激动大概是沒有想到经历过这么多变故以后还会有这么多人帮着莫思幽说话难道那莫思幽真有这么大的魔力骗取人心
  莫思幽的眼眸倏忽一暗对于柳渊的事情他心里也打着结虽然这二十多年來柳渊养育他也不过是在手下养了一个替他卖命之人但是表面上柳渊待他也是极好的如同慈父莫思幽确实沒有料到南疆一别竟然会成为永诀而造成这一切后果的是他拼命维护的那个人
  “我今日既然回來了要如何处置都随你们不过当务之急应当是应对水玲珑的危机你们可以不相信我待水玲珑酿成惨祸之后别怪我沒有提醒”莫思幽也不是耐心说服的人见朱隐一再因为个人恩怨而反对他的话冷冰冰地撂了这么一句
  “莫思幽少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今日即便你不回來人界武林也是不会放过你这个叛徒败类的”朱隐咬牙切齿之中带了一丝冷笑
  老乞丐却沉声道:“他说的未必不是真的”环视一眼众人异样神情他又接着说:“五百年前水玲珑动乱是真相信这一点在座各位掌门当家都很清楚只是你们未曾经历过当年的一切无法明白那究竟是一次多大的灾难总而言之若是真如他所说水玲珑还会再次发生动乱人界恐将大难临头”
  璇尘和璇光对视一眼:“前辈怎知……”
  “因为他就是当年从娲神大殿拿走水玲珑的道长罡胤对吧”莫思幽向着老乞丐幽幽说道若是他猜得沒错这个老乞丐手中的水玲珑并不是从罡胤那里得到而是逍遥仙人和乾清派罡胤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老乞丐幽幽叹了口气:“本以为那场浩劫之后一切能够归于平静沒想到……”
  神思悠远地看一眼半空中渐渐透着越來越明显蓝色光芒的水玲珑老乞丐的神情让在做所有人都呼吸沉重起來
  连乾清派德高望重的道长都这么说了水玲珑若真是失控带來的后果可想一般……
  “不好了不好了”恰时一名弟子浑身是血地冲了进來那模样慌慌张张的跨过门槛还跌了一跤差点摔个趔趄幸而被柳清玄上前一步扶住柳清玄还沒开口问发生何事那弟子就惊慌失措地喊起來:“女、女魔头……女魔头杀进來了”
  现下都知道弟子口中的女魔头指的是谁因而所有人的目光刷的集中向莫思幽
  看到弟子这副狼狈的样子莫思幽心头一震飞快地冲了出去
  金菱意欲跟着去却被老乞丐一把拉住他一脸严肃地嘱咐道:“先拿水玲珑去灭后山的火若是水玲珑真的失控就來不及了记住如果水玲珑有任何异常反应立马闪开不可强行催动”
  金菱抿了抿唇似乎想要问什么但最后却只是点了点头握住水玲珑出了大堂
  后山炎火竟是已经蔓延到了城门口站在碧草山庄也隐隐可见城镇上空半边天火红似血
  她纵身一跃随手祭出水玲珑那蓝色光芒随着她手指捻出的诀越发盛大……
  火光和水光相映之下碧草山庄门口血流满地鲜红一片让人触目惊心
  一大群人将紫鸢团团围住却沒有一个敢再上前她紫色的华袍上溅了大片鲜红如同大朵大朵盛开的木棉花却沒有一朵属于她只是炫耀着嗜血的荣光
  看着脚边堆积的尸体她面无表情心中紧绷着一根弦莫思幽他不能有事
  “再说一遍不挡路就不会……”
  话语未尽一把弯刀打着旋儿飞过來紧接着就是一道灰影朝着紫鸢奔來
  紫鸢目光一凛挥袖击退那弯刀一手托着金色箜篌一手紫芒大盛大股力道击向迎來的朱隐胸口
  朱隐从前也见过紫鸢出手如今知道她是魔对她的修为多了几分警惕然而却沒有料到她的速度会如此之快且那股煞气自远处逼近时就已有一股不容抗拒的力量压迫过來让他无路可逃
  惊慌之间朱隐额上渗出丝丝冷汗眼中颇有惊恐神色却忽而被大力往后一扯整个身子飞了出去跌在尸堆上抬头一看他才知是莫思幽出手拉开了他眼中顿时迸出两道寒光
  为什么又是莫思幽
  紫鸢见到莫思幽出现在面前立时收了浑身煞气疾步跑上前一把抱住他将头埋在他颈窝里:“幽哥哥”
  这一声又是惊喜又是心疼满满的都是紫鸢沒有说出的心事还好他沒事
  莫思幽感觉到脖子上蔓延开來温热的液体却是像被烈火灼了一下般心头轻轻一颤这丫头在哭啊……他很想抬起手臂抱住她像从前一样拍拍她的背摸着她的头发对她说:“沒事别哭”可是看着脚下堆积的尸体和遍地鲜.血莫思幽的喉头已被酸涩哽咽住说不出话來
  她对他千般好万般爱又如何能够让他忽视她所做的一切她爱他却又不断地伤害着他身边的人
  “莫紫鸢”
  听到莫思幽这连名带姓的冰冷声音紫鸢愣了愣仰起头來看他一双盈着水的眼眸透着疑问和忧虑的神色
  她的幽哥哥从來不会这样叫她
  紫鸢的心染上一半的寒意先前他将尚在昏迷中的她一个人留在山洞里就已经让她很不安他以前绝不会这样置她的安危于不顾她知道现在的莫思幽不似从前掏心掏肺地对她好因为他将她看作敌人看作杀人凶手可是听到他用这样的语气对自己说话紫鸢还是沒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看着紫鸢怔愣的表情莫思幽觉得心口好像被一根根针细密地扎着不断蔓延地疼痛让他皱起了眉头
  在紫鸢看來那却像是责怪和厌恶的表情
  他开始抵触她的接近了吗她不肯相信这样的结论于是倔强地抬着头一瞬不瞬地对着他神色复杂的眼眸听他接下來要说什么
  沉默了半刻莫思幽才算是从激烈交锋的神思中抽出一点清醒來双手蓦然握成了拳头
  “你还要杀多少人才甘心”在他竭力平静的语调里失望和痛苦无法掩饰而每一个字都是在提醒着他自己脚边的尸体许许多多曾和自己并肩成长的师兄弟都是眼前这个女人一手造成
  “我……”紫鸢眼眸中的光色黯淡了一些这个问題让她无法理直气壮她不知道方才究竟杀了多少人她根本什么都來不及想现在冷静下來才反应过來自己的所作所为只怕会让莫思幽更加厌恶那些死去的人里面有很多都是碧草山庄的弟子是莫思幽的同门师兄弟啊……
  可是这并非她的本意啊她只是想见他一面确定他沒事而已
  “我沒想杀他们的是他们挡住我的路所以我才……我跟他们说过……”她支支吾吾地想要解释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才好她明明说过好几遍拦路者死但这些人还是要前仆后继的來送死她也不想的啊
  莫思幽闻言眼中却是燃起了怒火:“挡了你路的人就一定得死吗”
  紫鸢愣了一下对她來说的确如此或许是因为她的师傅是莫问那个睥睨天下的魔君胆敢挑战天下的魔君在他眼中便是如此拦路者死因而紫鸢自然而然地承袭了他的观点先前以人的身份留在碧草山庄为了掩人耳目她已经克制了不少不然像柳慧如之辈早已死了不知千百遍
  但此刻看着莫思幽那怒火中烧的眼神紫鸢的信仰如同即将崩毁的高.峰一般摇晃颤抖起來
  “你们魔族果然都是如此你与那些凶残的魔头也沒有什么不一样”他冰冷至极的话透着深深的绝望他也曾想说服自己相信她在他眼中她终究是那个笑靥如花的单纯女孩多一点可最后才知道他错了真的错了
  她的确是个女魔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