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山溪雅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直到与大祭司交谈之后.莫思幽才知道这不是梦.那一日在碧草山庄.他被水玲珑的力量震得晕了过去.是大祭司将他和紫鸢带走.他现在是在映月教.
  可是他不明白.典籍记载.五百年前那场大战之后.映月教就从人界消失.那他现在到底是在人界还是魔界.
  “这里自然还是人界.不过是被结界保护起來的部分而已.魔界.倒是想回也回不去.”后一句话.大祭司是自言自语一般地叹息着说.莫思幽虽然不明白这其中更深意味.但也沒有追问.他打量着大祭司.这个穿着斗篷的女人.给他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她身上散发出一种凌厉的气息.看向他的眼神总带着些意味深长的色彩.
  “紫鸢在哪里.”不管眼前这个女人打着什么主意.莫思幽最关心的只有这一个问題.既然大祭司说.她将自己和紫鸢一起带回了映月教.那紫鸢应该也在这里才对.
  大祭司眼里的色彩变得更深了一些.泛着幽冷的光.让莫思幽心里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会带你去见她.不过你还是先养好身体吧.你本是**凡胎.若不是有炎火护体.我也不敢轻易带你穿越结界.即便如此.你的身体还是受了不小损伤.这几日.我会让人送药给你疗养.你就安心在山溪雅筑休养就是.”大祭司并不立即回答紫鸢的下落.反而是给莫思幽做了安排.
  这让莫思幽心里更加不安.他未有理会大祭司的安排.语气坚定地说道:“我要见紫鸢.”
  “莫思幽.”大祭司皱起眉头.脸上流露出一丝不悦的神色.停顿一刻之后.她才又说道:“别忘了这是在映月教.是我魔族的地盘.尊者不在的时候.这里由我说了算.你最好安分一点.不然别怪我不给尊者面子.”
  说罢.拂袖吩咐刚才那个丫鬟带莫思幽回山溪雅筑.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莫思幽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现在还断沒有理由和大祭司闹掰.既然这里是映月教.这个女人又是魔族的大祭司.那么紫鸢在她那里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莫思幽其实担心的是紫鸢身上的剑伤.那一剑.他真真切切地意识到.是刺进了紫鸢的心脏.她……还能活下去吗.
  “公子你不用太担心了.尊者是教主的徒弟.受点伤也不会有什么大碍的.何况有大祭司在呢.”那个丫鬟倒是一副天真的模样.不像大祭司那样冷酷.甚至带着一点凶残.这丫鬟看莫思幽在大殿上那般着急地询问.竟是好心地安慰起來.
  莫思幽听得一愣.方才在大殿上也听大祭司提起过“尊者”这个词.他心内还有些疑惑.尊者的面子跟他有什么关系.现在听这丫鬟这么一说.莫思幽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你们说的那个‘尊者’.是紫鸢.”
  “对啊.”丫鬟很理所当然地点点头.好像还对莫思幽不知道这一点感到奇怪.“她的修为.除了教主以外.就是咱们整个魔族最高的了.听很多长老说.尊者的天资是咱们魔族千年难得一遇的呢.所以教主才收她做徒弟的.五百年前映月教被围攻的时候.多亏了有尊者在呢……啊.我好像说得太多了.”
  她连忙捂住嘴.露出尴尬的神情.
  “你似乎很了解紫鸢.”莫思幽看这丫鬟也蛮健谈.想要从她嘴里套出更多的话來.于是追问了下去.
  那丫鬟果然又点头说道:“我从两三百年前就开始伺候尊者了.还沒看见过什么事能难住她呢.除了……”丫鬟的神情黯淡了下去.
  “除了什么.”莫思幽心头一紧.听起來.紫鸢曾经似乎为什么事情很烦恼.
  丫鬟却摇摇头.不愿意说下去了:“沒什么.公子你还是好生歇息吧.这里是尊者从前的闺房.大祭司说这里离市镇远.比较清静.沒有上面的允许.一般人是不敢进來的.公子你毕竟是人身.还是不要到外面乱走得好.”
  莫思幽收下这几句叮嘱.他也明白.如今身在映月教中.他的处境并不乐观.那大祭司虽说.看在紫鸢的面子上.不会对他做什么.还替他疗伤.但这究竟是魔族地盘.凡是怕是由不得他自己了.
  后几日.大祭司果然是依诺送來疗伤药丸和一日三餐.莫思幽在谷中倒也乐得清闲.这样的日子.是他从前在碧草山庄难得奢求的.环顾这寂静山谷.不知为何.莫思幽心中生出一片从容.仿若是这漫天飘零的杨花.让他有种似曾相识之感.使他安心.只是偶尔想起.在他面前如同绵羊般温顺的紫鸢.竟然是魔教中叱咤风云的尊者.这一点让莫思幽还很有些不能适应.
  想起那个丫头也会一本正经的模样.莫思幽的嘴角不由扬起淡淡的笑意.
  可是转而想到他竟然误会于她.害她心伤如斯.竟甘愿以死明志……
  “傻丫头.”莫思幽一手攀着杨柳枝.不自觉折下一截.一手握成拳头.目光茫茫然投向眼前这烟雾袅袅的溪水.
  眼前这一条由瀑布飞流而下汇聚成的小溪.竟然不似人间的冰冷溪水.而是温热甚至带着一点滚烫的温泉水.这倒是莫思幽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瀑布.
  百转思绪之间.忽闻得身后一道女声传來.
  “眼前之景可是让你想起了什么.”
  莫思幽回过头.见那大祭司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身后.她动作之轻.竟让他无半分察觉.
  冷了片刻之后.他又恢复面色如常:“你这是何意.难不成.我以前也见过这场景.”
  大祭司默然一笑.摇了摇头:“只是忽然想起五百年前.紫鸢那丫头任性胡为.将这里的杨树尽数毁去.如今此处的杨柳又是郁郁葱葱.一片繁荣之景了.”
  “她……”本是想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话到临了.莫思幽却沒有问.只是兀自笑了笑.“这倒符合她的性子.”
  “你当真是了解她.”大祭司却这么反问一句.
  莫思幽愣了愣.不是不明白大祭司的话.而是这个问題难住了他.他真的了解紫鸢吗.或许从前.他能笃定点头.但是自从知晓紫鸢的身份以后.他觉得她身上有太多他不了解的谜.她就好像九天之上突然降下的女子.浑身带着缭绕云雾.让人看不真切……
  思量片刻.抛开这些杂念.莫思幽凝眸看着大祭司:“你來找我.不会是为了跟我拉家常吧.我们好像还沒熟到这种地步.”
  大祭司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神色.映在她眼中的那张脸是如此的熟悉.语气却是这般的生疏……是啊.他不是“他”.他与她不熟.即便真是那个“他”..莫问.她与他又熟到了哪里去呢.至始至终.都不过主上与下属的关系而已.
  莫问的眼中.哪里会容得下别的人和事……
  她也整理了一下情绪.冷冷地答道:“若不是为了紫鸢的事情.你以为我会亲自來找你.”
  闻到“紫鸢”二字.莫思幽果然神情一变.紧紧追问:“紫鸢她在哪里.她现在怎么样了.她身上的伤……”
  “你还知道她身上的伤.”大祭司提高了声调.略带嘲讽的语气止住莫思幽一连串发问.她又紧接着说道:“她如今命悬一线.都是拜谁所赐.若非水玲珑护住她的心脉.怕是她也撑不到现在.”
  此刻莫思幽已然顾不得大祭司的责问.倒吸一口冷气:“她……”
  命悬一线.靠着水玲珑才能撑到现在.
  “说起來.倒是多亏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凝聚住了她的真元.让她体内真气不能一时全部散尽.这才拖延了时间.只是可惜了那快要成形的婴儿.却是怎么都保不住了……这孩子.是用他自己的性命.救了他娘亲一命.”大祭司幽幽叹息了一声.话音铿锵.声声入耳.如同铁锤敲击莫思幽心坎.
  孩子.紫鸢肚子里的孩子.
  “你是说……丫头她……”话未说完.已然哽咽在喉头间.
  想起那一晚.她仰着头.面带红晕.目光灼灼地看着他.说.想为他生一个孩子.终是等到这一日了.却是这样的结局.
  莫思幽面色惨白.双手紧握成拳头.双肩止不住地颤抖.他已经失去了他们的孩子.若是连她也失去了.这天地间.还有什么值得他牵挂.
  “你能救她.救活丫头.对不对.”莫思幽的眼中带着一丝恐惧神色.生怕大祭司会给出否定答案.毕竟她刚才说了.紫鸢现在命悬一线.紧靠着水玲珑支撑.不过.大祭司既然拖到今日才跟他说这件事.一定是有了什么主意.
  谁知大祭司却摇了摇头说:“我救不了她.”
  莫思幽身子一震.眼中流露出惊诧的光色.
  不等他问话.大祭司便接着说道:“六道轮回.生死有命.我们魔族置于六界之中.同样受六道之约.又何來起死回生之术.”
  “那.我就去地府.将她的魂魄抢回來.”莫思幽闻言.一字一顿.语带绝望地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