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替身就是替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夜半的丹药房静悄悄的月光照进來并无多余的声响
  这样的寂静反倒让紫鸢心里不安她放慢了脚步一路上都走得格外警惕莫思幽扶着她随着她的指向靠近放丹药的地方她对这个架子也是很熟悉了翻找了一会儿就将还神大补丹找了出來
  炼这种丹药的药草都是极为稀有的加上居鲤大人炉火纯青的术**效的确让人很惊叹若璃也给了莫思幽一颗毕竟要穿越结界对身体会有不小的损伤但紫鸢想到了现在莫思幽几乎可以将他体内的炎火之力运用得七七八八而火属性的结界与他相融因而他受到的伤害也会降低到最小
  “走吧”紫鸢对着莫思幽做了个口型转身向门口走去
  忽然一丝很细微的响动从暗处传來被紫鸢察觉到
  她猛然止住脚步掉过头去查探周遭环境并不见人影但看不见的未必就是不存在何况她静下心來仔细辨认也感应到了空气中一丝淡淡的魔气
  “有人”她暗自呢喃一声神经瞬间紧绷起來
  莫思幽见她如此也知道有情况发生凌厉的目光扫向四周
  就在这时大门“砰”地一声自动合上了暗中飞出了数道黑影以合围的姿势向他俩扑來
  紫鸢早有防备迅速出手解决了这几个小喽啰然后随莫思幽向门口去她心里已经暗叫不好看來他们的行踪已经被发现了更要命的是以这种形势來看大祭司暗中定然是当真在打什么鬼主意
  而她留下他们的目的想來也只有一个莫思幽的身份
  难道莫问的重现真的和莫思幽脱不开干系吗
  紫鸢正这样想着拉开门的刹那忽觉一道刺眼的光扎得她睁不开眼不过片刻她就反应过來立马沉下意念一边运功抵御这道光的力量一边大叫一声提醒莫思幽:“摄魂石”
  莫思幽见过摄魂石的功效所以也立即气沉丹田企图抗拒摄魂石的魔力可是一股奇怪的力量窜了上來将他运起的功力都打消下去
  紫鸢也同样是如此片刻疑惑之后她立马想到了是刚才的补丹有问題
  糟了上当了
  何况他们被摄魂石攻击猝不及防仍是被影响到不少就在这个当口大祭司飞速向他二人袭來长袖一挥十成的迷香让两人毫无抵抗地晕了过去
  天旋地转的夜色之中大祭司清冷的脸上眼角微翘伸出一手掐指而算
  旁边居鲤大人走出來恭敬地福了福身面带忧虑地问道:“大祭司当真要这样做吗”
  大祭司斜睨他一眼冷冰冰地反问:“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他们逃跑吗主上虽然把映月教交给了紫鸢打理但是她绝不能做违抗主上的事情我给过她机会可是她今晚的行为很明显她已经背叛了主上”
  说着她垂眸看着地上躺着的莫思幽他还紧紧握着紫鸢的手在最后一刻也沒有忘记哪怕是自身难保也不曾放手
  这大概就是紫鸢最终会选择他的原因吧
  大祭司眼中静静地淌过一丝无奈语气却依旧强硬:“把他二人押下去好好看守大限之前不容有失”
  此话一出当下人人拱手致敬
  夜慢慢地沉了下去
  黑暗中紫鸢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直到被一阵心悸惊醒迷香的效用还沒完全消散她觉得身上软绵绵的但下一刻想到大祭司的诡计她立马浑身一颤目光四下搜寻起來
  莫思幽呢
  很快她就看到了躺在不远处的莫思幽慌忙站起身向他走去然而走到一半前面忽然有什么东西挡住了她的去路那东西不是突然窜出來的仿佛是一直在这里紫鸢却什么都看不见
  是一个小型的囚牢结界
  紫鸢很快想出來她和莫思幽被分开囚在了结界里
  这是一个很大的很空旷的大殿她和莫思幽被扔在一处墙角而大殿正中放着一只很大的鼎上面刻着奇怪的符号那是上古魔文紫鸢也认不完全何况她也沒心思去管那无关的玩意儿
  “幽哥哥幽哥哥”她拍着面前透明的壁大声喊着莫思幽
  好在这结界并沒有隔绝声音只是将他们囚禁起來莫思幽很快醒过來果不其然他也处在另一个结界之中两人之间隔着两层看不见的“墙壁”默然相望
  “都是我太蠢了竟然被大祭司和居鲤大人算计”紫鸢狠狠地跺脚沒想到原來她想到的早已被别人想到大祭司这一招可算是瓮中捉鳖啊她倒是不担心自己更担心的是莫思幽
  大祭司会对他做什么
  “别怕有我在”莫思幽并不知道紫鸢在担心是什么更不知道正是因为他在她才会觉得害怕他仍是温柔地安慰她那模样和从前的莫思幽真的一点都不像和莫问更是相去甚远在她面前他再也无法冰冷起來
  “幽哥哥……”紫鸢眼圈一红心里暗暗地恼恨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沒用每一次都是他保护她到了现在她却什么都为他做不了
  “傻丫头哭什么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着你的”莫思幽柔声安慰
  紫鸢却一下子抽泣起來可莫思幽隔着两道结界根本帮不上什么只能干着急紫鸢见状也渐渐收住了哭声在这个时候她不能这么软弱不能再让他担心
  “幽哥哥答应我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好好的”顿了顿紫鸢沒能忍住眼里的泪喉头哽咽着“我已经失去了我们的孩子我不能再失去你”
  莫思幽微微一愣她知道原來她知道孩子的事情他本以为她还沒有察觉只要他不说她便不必承受这件事情可那是她身体里的一部分啊她如何会不知道
  “傻丫头我们会再有孩子的”莫思幽的语气比起刚才沒有那么平静了毕竟也是他的孩子又怎么会毫无感觉何况他知道紫鸢是爱着那个孩子期盼着那个孩子的凡是她渴望的东西他又怎会不想尽力满足她呢可失去的东西终究是失去了他无能为力但他们还有未來啊
  紫鸢点着头泪水却止不住地掉下來她把这句话当作承诺他的承诺他要好好地活着才能给她孩子
  两人的手不约而同地放在结界上掌心相对好像这样就能感觉到彼此的温度彼此的存在
  但谁也不知道下一刻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
  他们并未等得太久大殿的门很快被“吱呀”一声推开两行穿着红衣的魔族男子手持蜡烛走进來
  紫鸢一眼就看出他们手中的蜡烛与众不同一般的蜡烛火苗都是橘黄色的而这些蜡烛的火苗却是火红火红的这是被下过咒的蚩尤之炎
  “蚩尤之炎”紫鸢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看着后面跟进來的大祭司紫鸢心里的不安也越來越浓大祭司在这个时候利用蚩尤之炎要做什么
  莫思幽却不明白紫鸢口中那个词是什么意思
  大祭司目不斜视地走到了大殿之上目光直视着正中的那只大鼎抬手一挥面前幻化出了一块大屏里面显出了人间的景象
  整个天地都深陷在一片昏暗之中狂风呼号飞沙走石天地间几乎不见一物
  唯有一颗星血红血红的在九天之上闪闪发光黑暗似乎让它更加明亮了
  “伏魔星”这个东西莫思幽一点都不会陌生他心里立刻升腾起來不祥的预感以目前的状况來看这正是伏魔星要陨落的先兆啊
  更觉恐惧的是紫鸢这一刻终于要到來了吗她将质询的目光投向大祭司但大祭司却是紧紧盯着幻境之中的那颗伏魔星许久之后才转过头來看了她一眼
  “你到底要做什么”紫鸢忍不住喝道拍了拍困住她的结界似是还抱着一丝侥幸事情总会发生点什么让人惊喜的转折
  然而所期待的惊喜并沒有出现眼前仍是只有那让人窒息的一切
  “我要做什么你不是最清楚了吗千年大限你不该是与我一样期待这一刻的到來吗还是说你的心早已背离了主上”大祭司这样说着还有意瞟了一眼莫思幽
  这个问題紫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背叛她背叛了莫问吗
  “我不会让你伤害莫思幽的”紫鸢避开了大祭司的问題语气冷硬地说道
  大祭司面纱下的唇角勾起了冷艳笑容:“小紫鸢啊我早就跟你说过要分清楚梦和现实替身就是替身早晚有一天是要面对现实的”
  替身莫思幽越加不解地看向了紫鸢在她心里他是谁的替身
  就在那一刹那莫思幽的脑海里显现出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