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传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云清中午只是吃了一些带山上去的大饼和几个野果子,这时听李芙这么一说也觉得肚子“咕咕”直叫。“不错的注意。现成的下酒菜,我和楚老弟也很长时间没有在一起好好的聚过了,捡日不如撞日,今天我们可要好好喝两杯。”说完,招了招手,对云重说道:“重儿,我们回家喽。”
  云重又见到了娘,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又听马上要回家了,更加高兴了,也不等云清等人,对着红尾松鼠哇哇地说了几声,红尾松鼠一转眼就不见了。
  除了云清,其他三人还没有见过能够谁能跑得这么快。楚云见红尾松鼠带着云重奔走了,不放心问道:“大哥,刚才的是只什么动物?重儿跟着它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慧娘抢先说道:“说你们读书人傻,你还真是不聪明。我刚才不是说了嘛,那是只松鼠。重儿跟着他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你没看见重儿和他有多么亲热,只怕云大哥与他都没有那么亲热过。”
  云清哈哈笑道:“是啊,这只松鼠与重儿一路上都在一起,而且我看这只松鼠颇通人性,居然能够理解我在说什么,而且这次多亏它救了重儿。”于是,便将自己去猎捕小鹿,结果回来时发现云重不见了等等这些事情说了一遍。
  楚云沉吟了片刻,笑道:“看来我这位侄儿果然不凡。”
  云清一听,不解其意,问道:“噢,这怎么讲?”
  楚云笑道:“我虽没有见过松鼠,但却是看过不少古书,也不记得在那本书上看到过刚才的那种松鼠。刚才的那只松鼠应该叫做红尾松鼠,是上古神兽中的一种,只怕有近百年的寿命了。”
  云清也只是觉得那只松鼠有点灵性,倒没想到竟是一只上古神兽,惊讶地说道:“竟有这样的事!真是让人难以置信,我还以为传说只不过是传说而已,想不到竟是真的。”
  楚云道:“我也不敢确定,但此事极有可能是真的。”
  云清感慨地说道:“怪不得我父亲说青云山是座宝山。以前我还没怎么觉得,现在看来父亲说的那些话极有可能是真的。”
  楚云感兴趣地问道:“噢,伯父如此说吗?那看来这确定应是只神兽了。对了,伯父曾说什么呢?”
  云清答道:“以前小的时候我都当那些是故事来听的。”然后接着说道:“我们先回去吧。待会儿我们边喝酒边说,岂不是更好。”说完,便向山下走去。其余三人也觉得天气有点凉,纷纷随云清下了山。
  回到家时,云清等人看到云重和红尾松鼠正在吃山上的野果。刚才三人已经听云清说过,云重从他的怀里稳稳地跳到地上,而且动作灵敏。这时见云重能够自己吃野果,虽有些惊讶,但也不觉得惊世骇俗了。
  李芙和慧娘一起下厨,将山鸡炒了几个热菜,炒了盘花生米,又炖了些兔肉。最后,云清将自己几年前用一张虎皮换回来的上好女儿红也从地下挖了出来。炖兔肉需要些时间,但慧娘急于想要听故事,就怂恿李芙在灶里添了些柴,也去听云清讲那些故事了。
  四人围坐在饭桌上,云清为李芙和慧娘找了两个酒盅,而他和楚云则是用大碗个满了一碗。四人一起喝了一杯。
  慧娘是个急性子,见云清只顾着喝酒和吃菜,忙催促道:“云大哥,你倒是快说啊。我们都等着听呢。”
  云清又自己喝了半碗后,看众人跃跃欲试的样子,也就不在卖关子。
  “我想你们都知道我们云家祖祖辈辈守着青云山,除了我们云家的男性外,谁也进不了山。”
  李芙接着道:“我还听你说过,要是云家人如果是带着外人进了青云山,那么那个外人就十死无生。”
  云清道:“我们云家祖训里确实有这么一条,但我一直也没有当回事。我不是还一直答应带着楚老弟进山去找些草药吗。”见楚云点点头,云清接着说道:“有些事你们知道,但这件事你们肯定不知道。”
  三人齐道:“什么?”
  云清将剩下的半碗酒端起来一饮而尽,然后说道:“其实我们云水村的第一户人家就是我们云家。你们可能不知道,我们村子之所以叫做云水村,不仅仅是因为村口的那副对联,更主要的是当初我们云家搬来这里的那位祖先的名字就叫云水。”
  楚云道:“竟有此事,怎么从来没听人提起过。”
  云清接着说道:“这也难怪,恐怕除了我们云家的后代应该没人知道云水村曾经有过这么一个人。因为他在刚刚将家搬到这里以后没几天就丢下自己的妻儿离开这里了,走前将一件事情告诉了他的妻儿,这件事正是关于青云山和我们云家的。”
  李芙与云清生活这么多年还从没听他提过,问道:“什么事?关于青云山和云家的?你怎么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云清尴尬地笑道:“以前我从来没想起来过,只是今天见楚老弟说那只红尾松鼠竟是传说中的神兽,这才想起这些来。”顿了顿,云清接着说道:“据那位老祖先说,以前青云山这里是一片平地,根本没有这座青云山。有一天,那位老祖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梦到一个看不清面目的人对他说,这里将会降下一座神山,让那位老祖先等那座山降下来后,守在山下。”
  楚云打断云清的描述,问道:“只是让他守在山下,没有说别的吗?象为什么会降下一座山来之类的。”
  云清道:“那位祖先问了象你同样的问题,那人说等到了时间,云家的后人自然会明白。”
  慧娘怪楚云打断了云清的故事,白了他一眼,然后又问云清:“然后呢?”
  云清接着说道:“那位祖先也颇懂一些占卜之术。等醒来之后,他连续占卜了几次,竟没有一次可以测出到底梦中人说的是真是假。为了验证梦中人的话,那位祖先便立即启程来到今天我们云水村的位置。在这里等了几天也没有看见什么异想,他便怪自己太过相信梦中人之言了。但就在他第二天他准备离开回家时的夜里,突然听见外面‘砰‘的一声,声音竟连绵不绝,就连地面也随着声音开始晃荡,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才算终于平息了下来。那位祖先等地面不在摇晃,急忙出去查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等看到外面发生的事情以后,他吃了一惊。”
  慧娘忙道:“难道真的降下来一座山。”问完就觉得失言了。要是没有,那现在青云山是那里来的。
  果然,云清说道:“正是降下来一座山。这山就是我们现在的青云山。但最让我的那位老祖先惊讶的还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一向温文尔雅地李芙也禁不住问道。
  云重好像要卖个关子似的,不慌不忙地将自己的碗倒满酒,轻轻地抿了一下,才接着说道:“据说,那座刚降下来的山竟开始慢慢地变小,直到最后竟变小了上百倍,终于变成了今天的青云山。”
  楚云奇道:“山怎么会变小?真是奇哉!怪哉!”
  云清又说道:“现在想来,那些那些留下来的描述看来是真的。我这几年进到青云山里打猎,发现青云山比在外面看起来大的多。这些年我从来没有将整个青云山走遍过,而且我觉得似乎还有一些我到不了的地方。”
  楚云疑惑地问道:“什么叫‘你到不了的地方’。”李芙和慧娘也都伸长了脖子,一脸的求知欲。
  云清摇摇头,说道:“我也不太清楚,只不过每次我在打猎的时候总觉得有很多双眼睛正在看着我。起初,我也问过父亲,父亲说他也有这种感觉,但让我不用在意,因为这种感觉并不会给他带来什么伤害。后来,我也就渐渐地习惯了。今天我寻着重儿留下来的脚印向前走,在走到两棵柏树之间的时候脚印却突然不见了。起初,我还以为是盘在树上的蟒蛇将重儿吞了。现在看来,重儿很有可能是进到了那个我到不了的地方。”
  楚云问道:“有什么根据吗?”
  云清道:“我在青云山上打猎这么长时间从来没见过长着红尾巴的松鼠,而且我在找到重儿以后发现他的步伐轻快,一点也没有上山前的样子。除了重儿误入那个地方,然后有了些我们不知道的奇遇外,难道还有其他解释吗?”
  李芙跟着说道:“不错,重儿上山前走路都是晃晃悠悠的。刚才我看他在院子里走路和奔跑都是很娴熟,没有一点上山前的样子。”
  慧娘不耐烦地说道:“你们两个就知道打岔。云大哥你快说山变小以后你们云家的那位祖先又怎么了?”
  楚云见她问得问题如此简单,笑道:“还能怎样,肯定是按照梦中人所说的把家搬到了这里。”
  云清道:“正是。那位祖先见真如梦中人说得那样从天上降下一座山来,连夜回家,收拾了一些东西,然后带着妻儿搬到了青云山下。”
  “等等。”楚云突然打断他,问道:“你刚才说天上掉下一座山。这么大的动静,怎么会没有惊动其他人?难不成其他人都成了聋子吗?”
  云清答道:“当时这附近没有人烟,就连风云镇也是在我们云水村建起来以后才发展起来的。”回想了一下刚才自己说到了那里,云清接着说道:“搬到这里没几天,那位祖先便说要离开一段时间。从此以后在也没有回来。也就是在他走了大约一年的时间左右,你们楚家的祖先便搬到了这里。”
  楚云惊道:“什么?我们楚家竟是第二个搬到这里的人家。”
  云清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据说当时搬到这里的楚姓人家大约有十几户,所以直到今天楚姓是我们村子里人数最多的,其次才是云姓。”
  慧娘点头说道:“怪不得他们楚家有这么多人,想不到原来是这么回事。”
  李芙忽然问道:“你刚才说重儿可能进到了那个你看不到的地方。那个地方连你都进不去,重儿一个孩子,他怎么会进到里面呢?”
  云清叹了一口气,说道:“这可能就是天意吧。”又接着说道:“我们云家世世代代守在青云山下,说不定就是在等重儿的诞生。”云清这么说也有他的意思。云家世世代代守在这里,等待的人肯定不是个一般人。那人如果真是云重,那他肯定会有一番事业要去完成。到时候也就不用卧在这个小山沟里面了。
  楚云笑道:“极有这种可能。你们想想寻常人都是十个月便能生下来,而嫂子却怀了重儿整整六年零九个月,还有重儿降生时天上的那幅异象,这些还不能说明重儿的不同之处吗?我看重儿将来肯定是干大事的人。”
  李芙看了一眼正在外面玩耍的云重,慢悠悠地说道:“我不期望重儿能够干什么大事,我只希望他一生平安。”
  慧娘忽然惊叫一声,又道:“嫂子,锅里还炖着兔肉呢。”李芙只顾着听云清讲故事,把这件事给忘了。听到慧娘提醒,连忙和她一起跑向厨房。”
  然后云清等人边吃边喝直到午夜,慧娘想着家里的儿子,便叫上楚云告辞回家了。云重和红尾松鼠玩了一天早就累了,自己一个人上床睡着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