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福分不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人干笑两声,惭愧地说道:“我一心扎在修炼上,只盼将来能够位列仙班,自然对外面的事情少了些了解。若不是魔头现世,恐怕现在我还在闷头修炼,从哪里得知你们这些佛门掌故。”
  了法禅师说道:“我用了两百年才达到酿丹期,而你却在百年之内便到了。我想这正是你勤奋修炼的结果,天道酬勤,这句话到了那个时代都是不变的真理。”
  两人说话的功夫,小沙弥已经领着云清来到了客厅。看到火龙肩膀上的红尾松鼠,两人惊道:“红尾松鼠!”慌忙起身来迎。
  了法禅师以为这红尾松鼠应该是玄猿或者是火龙之物,宣了一声佛号,然后说道:“贵客迎门,老衲失迎了。”然后又问火龙道:“这位道友,不知道你这红尾松鼠从何而得?”
  火龙一眼便看出眼前的和尚已经有酿丹后期的修为,突破成为凝丹期也不过在百年之内。而另一个穿蓝衫的人也已达到了酿丹前期,看样子也是刚刚达到这个级别不久。
  “大师想错了。这红尾松鼠乃是上古异兽,心性高傲,怎么会轻易被人降服。我们二人虽自认为有些法力,但自知还没有能力将其降服。我们也是刚刚认识它,它是这为小友的朋友。”火龙伸手指了指站在玄猿肩膀山的云重。云重则是一个劲儿地点头表示同意。
  云清见了法禅师旁边还有一人,正是风云饭庄的老板冯舫,喜道:“冯老弟,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你。”
  那人正是冯舫。风冯舫笑道:“我与了法禅师是老相识了,今天有些时间便来他这里品茶论经。只是没想到也竟会遇见云老哥。”又对了法禅师道:“我们还是进去说吧。总不能一直站在这里。”
  众人进客厅落坐后,云清说明了此行的来意,并看看了法禅师能否答应。玄猿和火龙惊得差点吐血,守着他们两人还需要拜别人这样舍近求远吗?
  了法禅师不置可否地说道:“此事以后再说。”接着向玄猿二人问道:“两位道友是哪个门派的弟子,哪位仙师的门下?”
  玄猿道:“我们兄弟无门无派,凭这自己的一点小聪明才修炼至今。”
  了法禅师和冯舫吃了一惊。要知道修炼一途本就逆天而行,稍有差池便会落入万劫不复之地。所以大多数人都拜如某个修真门派,既可以得到修炼功法,也可有人在旁边指点帮助。虽也有些自己得了本修真口诀自行参悟的,但大都修为不高。但眼前二人分明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修为,又是自行修炼,这怎能不让他们吃惊。
  “两位在本地人还是路过此地?”
  玄猿道:“我们兄弟隐居在风云镇的一座荒山独自修炼,也算得上是本地人。”
  冯舫心道:竟是本地人,我怎么从来不清楚。他虽然有心问二人隐居那座山,但也知道这已经涉及到了修真人的大忌,所以也没开口问。又看了看在云清旁边和红尾松鼠玩耍的云重,向云清问道:“云老哥,你这儿子是在哪里见到这上古异兽的?”
  楚云以前虽也和他说过,这只松鼠是上古异兽,但此刻有经冯舫确认,心中还是吃了一惊。“这是小儿在青云山上遇见的。”然后又问道:“冯老弟,这松鼠虽然有些灵性,能听懂人话,但它真的是上古异兽吗。我怎么看不出它还有其他本事。”
  红尾松鼠听完气得腮帮子都鼓起来了,眼睛瞪得滚圆地看着云清。云重拍着它的后背让它消消气。云重正等着冯舫的回答。
  冯舫笑道:“那是因为它没有显露其他本事的必要。这只松鼠的尾巴已经开始变红,我看它已经能够喷出三昧真火,可能坚持的时间会稍微短一些。但只要被它烧着一点,只怕是会被活活烧死。我想这也正是那位道友说没有能力降服它的理由吧。”
  火龙心道:我们这么说只不过是谦虚一下,没想到你还当真了。但也不说出来,总不能告诉他,自己和玄猿也是上古异兽吧。
  好象为了证明冯舫的话是真的,红尾松鼠猛得向云清旁边的桌子喷出一口真火,真火一沾上桌子便迅速地烧了起来,直到把桌子烧得连灰都没了真火还是没灭,眼见真火竟将地上的石砖也烧着了,了法禅师和冯舫也是吃了一惊,心道:这上古异兽果然了得。又见真火没有要熄灭的迹象,心怕这样烧下去整个寺庙都会毁于一旦。
  了法禅师连忙施了一个清心诀,想要扑灭真火,但三昧真火岂是他酿丹期的修为可以灭得了的。没有结成元婴根本不可能扑灭三昧真火。了法禅师连施几个清心诀都没见效果,心里也知道看来自己的法力不够,刚想向冯舫求助,突然看到穿白衣服的那人把口一张,地上的三昧真火便涌向他的口中,瞬间真火便全都被他吞如口中。
  了法禅师吓了一跳,心道:这人到底修炼的是什么功法,居然连上古异兽的三昧真火都能吞进肚子里,真是厉害。云清不知深浅,只是看到松鼠从口中喷出一把火,然后那穿白衣服的人把火吞进了肚子里,心道:这可比街上卖艺的好看多了。
  红尾松鼠一脸得意的看着冯舫,好像在说:看见我的厉害了吧,让你在怀疑我的实力。
  云重见红尾松鼠转眼间便毁坏了一张好好的桌子,见它真是一个败家子,狠狠地捏了一把它的大尾巴。
  冯舫见这不起眼的松鼠竟这么厉害,干笑一声,道:“这松鼠的真火竟这么厉害。要是这真火喷到我的身上,只怕也会也这张桌子一样会被烧得连灰都不剩。”又恭手对云清说道:“云老哥,你儿子竟有这等福气,看来以后我还要你多多关照了。”
  没等云清回答,了法禅师“咦”的一声,问道:“云施主,这位小施主现在还不会开口说话吧。”
  云清愣了一下,心道:了法禅师连这都知道,真是老神仙。
  “正是。我也觉得奇怪,一般象他这个年龄应该可以说些简单的词了。但重儿却只是咿咿呀呀的,没有说过半句话。难道老禅师知道什么原因。”
  冯舫也道:“难道这小孩子竟有什么隐疾?”
  了法禅师道:“贫僧粗通医术,我见小施主体内灵力太过充沛,却由于他尚且年幼,经脉纤细得不足以承受这股力量。灵力积聚又无处发泄,所以堵塞了上行的经脉。不知小施主吃的是什么丹药或者灵果?”
  云清想了想,摇头道:“应该没有。重儿平时是和我们一起吃饭的,他吃什么我们也吃什么。不曾吃过什么丹药或者灵果。”然后担忧地问道:“这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了法禅师道:“危险到是不会,只是在三年五载内不会说话而已。等到他体内的经脉再长得粗大一些自然就没事了,而且还有无穷的好处。”然后又道:“想不到这么充沛的灵力竟没有将小施主的经脉撑裂真是奇事,看来小施主果然天赋异禀。”
  云清听他说三年五载都不能说话,心想那怎么能成,连忙问道:“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办法医治?”
  玄猿和火龙都知道这定是由于他吃了火龙果的缘故,但他们两人法力虽高,却不懂医术,眼下也只能指望了法禅师有什么好办法。
  了法禅师说道:“若是修真之人只需将灵力炼化即可,但小施主明显没有这种能力。要是他稍微年岁大一些,经脉坚韧一些,也可由我等助他炼化,无奈小施主年纪太小,虽然天赋异禀,但也只怕经不住其中的痛楚。那就只剩下一个办法。”
  云清忙道:“什么办法?”
  了法禅师道:“只能再吃下另外一种可以将那股灵力炼化的东西就可以了。据我所知,只有赤线红鲤鱼才最适合小施主。”
  冯舫听完说道:“赤线红鲤鱼只有四川眉州的青神县才有,而且只有两条。再说他们的修为深不可测,只怕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要是那么容易得到,恐怕也不会存在这么多年了。”
  了法禅师笑道:“赤线红鲤鱼乃是青神县路旁的一座佛屋的护持,那佛屋的主人与我乃是老相识,如果我开口想来他答应。再说,云小施主也不用真的吃下赤线红鲤鱼,只要他们身上退下来的鳞片就可以了。那赤线红鲤鱼的鳞片若是被一般人吃了也没有什么功效,只有被象小施主这种情况的人吃了才能有神奇的效果。”
  说到赤线红鲤鱼就不得不提起猪母佛。相传一千年前眉州青神县有一直母猪修炼千年得成人形,她在青神县的道旁建了一座佛屋,自称猪母佛。佛屋前有一块大石,石上生有泉眼,虽然深不到二尺,但即便遇到大旱的年月也不枯竭。泉眼之中有两尾鲤鱼,通身为红色,只是背上有一条金色的线贯穿首尾,所以世人皆称之为赤线红鲤鱼。猪母佛见它们生得不凡,便相助它们修炼,希望它们有一天能够跨过龙门,变化为龙。后来猪母佛成就金身,飞升佛界。不久赤线红鲤鱼也功德圆满,达到了跨过龙门变化为龙的本领,但它们感激猪母佛的大恩,甘愿留下来帮着猪母佛照看佛屋三千年。等到三前年后才会幻化为龙,所以世人也称之为猪龙。
  云清听有这种东西,忙道:“还请老禅师帮忙取来赤线红鲤鱼的鳞片,云清感激不尽。”
  了法禅师笑道:“赤线红鲤鱼的鳞片虽有这种效果,但它们毕竟也是修炼多年,法力高强,我恐怕还不是它的对手。这种事情还要靠它自愿。再者说就酸没有赤线红鲤鱼也没有,小施主晚两年说话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虽然如此,但云清还是希望云重能够早日开口,便再三央求。了法禅师见他执意如此,于是说道:“既然如此,我定当尽全力。只是寺里还有些事情,还要再等上几个月。”
  云清想等几个月也无妨,总比等上几年强多了。
  了法禅师看了看玄猿和火龙,说道:“两位道友,如今修真界大劫已到,两为法力高强,不知道能不能略加援手?”
  玄猿和火龙不知道修真界遇到了什么劫难,但心想这好歹也是自己的一项功德,也就不怎么推辞,说道:“这是我们份内的事情,但我们受人之托保护这位小友,所以只有等他踏上修真一途后,我们兄弟才好出手。”
  了法禅师一听,想不到他们两人竟是受人之托来保护云重的,暗道:这云重来头果然不小,居然要两位元婴期保护,又对他们是受谁所托很感兴趣,于是问道:“不知道两位是受谁所托?”
  玄猿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回答。这只不过是他杜撰的,怎么能说得出来。
  了法禅师也知道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见两人不回答也就没有再问。
  倒是云清觉得奇怪,自己的儿子怎么会有人保护,问道:“不知两位是受谁所托?”
  玄猿可以不回答了法禅师,但必须得回答云清,眼珠一转,一个善意的谎言马上应运而生。
  “其实我们也不知道那人是谁。有一天我正在修炼,突然心神不稳,差点走火入魔,心想这回百年修行怕是要毁于一旦了。突然又觉得从外界传来一股强大的真气将我浑身乱窜的真气导回了正确的经络线上,这才免了散功的危险。调息了一会儿,我睁开眼睛却是没有看见别人,心中正在奇怪。突然一个声音从我的脑海传出,那声音说要我来风云镇保护一个叫云重的人。我的命都是那人救的,自然答应了他的要求。正好我们二人又在女娲宫碰见了云重,心想真巧,于是便随他一起来了这里。”
  火龙暗道:想不到玄猿说起谎来眼睛都不眨一下,真是厉害。
  冯舫惊叹道:“那人不出面就能帮你调整真气,那他岂不是神仙!他怎么不自己来保护这位小朋友?再说,他为什么要你们来保护小朋友,难道他会遇到什么危险吗?”
  玄猿没想到自己的说辞竟还有些漏洞,当下说道:“这我也不知道,只怕只有那人才知道。”
  了法禅师道:“高人都是这样神秘,但想必他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有两位道友保护,小施主定可高枕无忧了。”
  云清心中虽然还有疑问,但见了法禅师都说可以高枕无忧,他也就没有再问。将药材交给了法禅师,并转达了楚云的问候后,云清本想离开,但了法禅师非要留下他吃些斋饭。云清见盛情难却只好留下来。吃饭斋饭后,云清这才带着云冲等告辞。
  既然已经吃了斋饭,云清也就没有必要再去风云饭庄了。临走前,他嘱咐冯舫让“范厨”不用再等他了,自己将那只山鸡处理了就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