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讲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庄寿听见真的有人能够成为神仙,虽然这其中的比列比较低,但毕竟传说都是真的。心中不禁也起了想要修道成仙的念头,但又不知道去那里找师父。见眼前的玄猿似乎懂得很多,倒不如问问他,说不定他能给指出一条路。
  庄寿问道:“我也想学些修炼的法术,不知道去那里找寻能够教我的师父。玄老弟你见多识广,能不能给我指条明路。”
  玄猿指了指地上正盘膝而坐的众人,笑道:“这还用去找吗?这地上的不都是可以拜师的对象嘛。如果你想修真,我想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不答应。”其实玄猿也存了私心。他想让云重踏上修真之路,但云重现在还小,难免三心二意。如果云水村的人都能够修真,那云重在潜移默化中也应该会对修真发生浓厚的兴趣。凡事兴趣最重要,这点玄猿也是知道的。
  人群中李芙的父亲李天照李屠夫对修真也产生了兴趣,于是问道:“玄老弟,修真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也给我们好好说说,好让我们大家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你们说是不是?”李屠夫生性豪放,自己沾光也不忘让别人跟着沾光。
  人群中都是嗡嗡的声音,似乎李天照说出了他们的心声。云水村村民的寿命虽然很长,但毕竟还是有死去的那一天。生离死别,这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也是让人最难受的。如果修真能够避免,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玄猿举手示意大家安静些,然后慢慢解释道:“修真其实说白了就是与天作对,与天相斗。如果你赢了老天爷那你便能够长生久视,寿与天齐。”
  火龙知道云水村的人大都不认识什么字,玄猿说得这些道理他们未必明白。他和玄猿生活在一起这么多年自然知道他为什么怂恿众人一起修真,于是小声对玄猿说道:“大哥你说得仔细些,这些人恐怕不明白。”
  看着众人茫然不解的样子,玄猿接着说道:“我和你们说说修真的境界。要想修真就必须首先达到先天境界。达到先天境界虽然不能摆脱生死,但已经能够摆脱老病。”
  庄寿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问道:“什么叫能摆脱老病,却不能摆脱生死?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玄猿解释道:“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达到先天之境后,你以后就不会生病和变老了,但仍旧没有摆脱生死轮回,终有一天会死去。只是到了那天你还是当年那么年轻罢了。”
  庄寿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你接着说吧。”
  “只有达到了先天之境的人才算正式开始了修真。修真境界分为‘气’,‘丹’,‘元’,‘神’四大境界。这四大境界又分别分为三个境界,分别为‘引气’,‘凝气’,‘化气’,‘酿丹’,‘凝丹’,‘碎丹’,‘元婴’,‘成婴’,‘破婴’,‘分神’,‘养神’和‘破虚’,总共十二个境界,修到了破虚才能破碎虚空飞升仙界。再者每一个小境界又分为前期,中期,后期三个阶段。
  修炼之人一旦修炼到‘引气’这个境界,那么说明他已经从后天之境达到了先天之境,寿命可以延长到二百岁左右。如果修到了‘酿丹’,‘凝丹’,‘碎丹’三个境界则意味着他已经进入了金丹大道,那么已经算得上是修真高手了,寿命也相应地延长到六七百岁。最关键的就是‘元婴’境界,因为‘元婴’境界可以说是修真途中最大的一道门槛。只要你过了这道门槛,那恭喜你,你已经是半仙之体了。从此只要元神不灭,哪怕是浑身上下没有一片肉,一根骨头仍然可以活下来,所以说修炼到了‘元婴’境界的人已经算的上是长生不死了。”
  庄寿看着坐在地上的众人,感兴趣地问道:“他们这些人中有人修炼到了元婴期吗?”他可不想让姚倩那样的凶残恶毒的女人修到元婴期。那样她不是一辈子死不了,要害一辈子的人。
  玄猿摇头说道:“在场的人中,只有我和火龙老弟修到了元婴期,其他人还没有,最多的也就是凝丹期而已。修炼到了元婴期的人可以随意变换容貌,要老要年轻全在一念之间。如果他们中有人修到了元婴期只怕也就没有这么多的老头子了。”玄猿深知修炼的不易,所以也非常同情这些人,他们中有些人可能已经修炼了几百年,仍然不能突破到元婴期。他和火龙也是在进入铃铛空间后才勉强进入了元婴期。
  庄寿想不到自己眼前的玄猿和火龙已经是半仙之体,顿时起了拜师之意,问道:“你们愿意收我做徒弟吗?”到底拜他们两人中的谁倒是无所谓,只要能让他修真他就心满意足也了。
  玄猿连忙摆手道:“那可不行,我和火龙老弟的修炼法门不同于常人,你们的体质不适合。但面前的这些人的修炼功法非常适合你们,你们随便挑就是了。而且这里灵气浓郁,你们的修炼进度肯定会非常快。就算到最后不能破碎虚空,但多活上几百岁还是不成问题的。”
  庄寿见拜玄猿为师无望,便问道:“这些人中谁的修为最高,你说出来让我们参考参考。”
  这些人的修为与玄猿相差甚远,他只是随便一扫便把众人的修为弄清楚了。
  “这些人中修为最高的应该是姚兴元姚堂主,他是冰心堂的堂主,他的修为已经到了酿丹后期;其次是苦桑道长和青木道长,他们都到了酿丹中期;再往后就是姚堂主的大徒弟,二徒弟和这些门派的掌门,他们都是酿丹前期的修为。其余人都还没有开始金丹大道,想来他们也没有过多的精力来教你们。”
  姚兴元理所应当的成为了众人渴望拜师的最佳人选,但玄猿又补了一句话让其余几人也算是分到了几个徒弟。
  “个人的修炼法门不同,适合的人群也不同。不如等他们修炼完后,让他们从你们这些人中挑选适合的人。如果选了适合自己的修炼法门,那肯定是事半功倍。”
  姚兴元等人现在正在打坐,没有听见他们的谈话,更加不会想到自己现在已经成了人家的师父。尽管这件事是单方面的,姚兴元等人还没有认可。
  庄寿等一干村民站在姚兴元等人的身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们,想马上知道他们到底谁的功法适合自己修炼。玄猿自己都不知道姚兴元这些人这次修炼要到什么时候,便劝众人先回去,等他们修炼完了自然可以再来。但没想到这些人铁了心要等他们修炼完了再离开。玄猿见状也不再劝,领着云重回家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功力稍弱的几十个人从打坐中醒来,见周围虎视眈眈地围着五六十个村民,心里多少有些发憷。待知道了他们都是想要拜师后,心里才算有些放心。但这些村民这么聚精会神地看着向他们看来,吓得他们连忙从打坐的人中走出来,纷纷表示自己的修为很低,当不了别人的师父。但村民们仍然问了他们的名字,生怕碰见鱼目混珠的。见没有玄猿介绍的那几位高手,便又重新将目光盯着正在打坐的众人身上。
  玄猿这些天也来看过他们,但知道恐怕等到所有人都修炼完毕,只怕还得十几天。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云重认识字。虽然玄猿没听说过“知识就是力量”这一类的话,但也深知修真靠得只要是悟性。没有悟性就算你有再好的法宝,再多的灵丹妙药,再精妙的修真仙诀也全都没用。
  云重也算不负所望,在识字上也有些天赋。没过几天便已经学会了几十个字,连教他的楚云也一个劲儿的夸他聪明伶俐。虽然如此,但想要真正的学会些必备的知识还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玄猿趁着这段时间询问了几个早早地从打坐中醒来的人,把他们的修炼功法收集起来,去伪存真竟然创出了一套调息运气的新功法。这套功法最适合没有达到先天之境,在后天之境徘徊不前的人。
  玄猿将这套功法传给了几人,让他们试了试。想不到却受到了很不错的效果,等到最后姚兴元醒来的时候,他们这几个“实验品”已经从后天之境达到了先天之境。姚兴元听说了这么神奇的效果,也是吃了一惊,欲求玄猿将功法传授给他的还在后天之境的女儿姚倩。本来以为要出点血,费些口舌,没想到玄猿竟一口答应,没有提什么要求。姚兴元才知道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人家君子之腹了,心中也对玄猿的大度佩服不已。
  姚兴元还没有高兴多久便迎来了众多想要拜师的村民。姚兴元这些年在外面与人勾心斗角早已经厌倦了,又见这里环境优美,灵气又是这么的充沛,不禁动了隐居此地的念头。他将这个念头与女儿和几位徒弟说了之后,他们也是认为这是很不错的想法。
  既然决定留在此地,那就要与这里的人融在一起。姚兴元见这里的人淳朴大方,对人彬彬有礼,连以前自己的女儿得罪过的庄寿都对他们客气有礼,心中早对他们起了亲近之意。许多村民欲拜他为师,他心里虽然想全都收下。但想到自己一来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再者苦桑道人和青木道人等人修位虽比自己低了一些,但也是很了不起的人物。自己不能让他们一个徒弟也收不到。
  看着这么多人想拜姚兴元为师,要说苦桑道人等人不嫉妒恐怕谁也不会相信。云水村灵气充沛,虽然这里的村民不懂得导气之法。但日夜在这种环境中生活,体质早已经远非常人可比。进入先天境界最多也不过一两年的时间,如果其他花上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才能进入先天境界的人知道了,恐怕要抓狂了。
  云水村大约有一百多人,其中想要修炼成仙的人占了大多数。
  姚兴元知道姚倩曾经对庄寿很不礼貌,虽然脸上没有不悦之色,但也恐他心中对姚倩存有芥蒂之心,所以姚兴元挑选的第一个人便是庄寿。然后姚兴元又挑了几个觉得资质上乘的人,剩下的人说什么也不再选了。带着刚刚选中的几个徒弟去见张雪峰等人。
  苦桑道人和青木道人见姚兴元这般,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心意,心中都对他存了感谢之意。他们与剩下的几个门派的掌门分别选了适合修习自家功法的徒弟。
  再此说说跟随苦桑道人和青木道人一起来的这几个门派。他们共有五个门派,分别是天衣门,医仙谷,神山门,阴阳门和无为道派。这几个门派创立不过二三百年的时间,与修真大派相比连婴儿都算不上,但这五个门派的主事人却都是酿丹期的高手,放在武当,华山这样的大派也算得上是一个高手了。
  先说天衣门的门主施祥。他现在已经是四百多岁的人了,一脸的白须看起来仙风道骨。说起他是怎么开始修真的也是由于一次奇遇。当年他还是个少年的时候,他在清芝山上放羊的时候偶然间发现一个山洞,进洞后找到了一本残缺的修真心法。原来这是一个隐修的修真人的洞府。只是不知道他后来怎么留下残缺的心法离开了。
  施祥也算是聪明绝顶,竟然凭着一部残缺的心法在一百岁的时候修到了酿丹期。但从此后就再也没有往前前进半步。没想到来云水村不到一个月,竟然达到了让他花费三百年时间都没有达到的酿丹中期。
  医仙门门主名叫刘君琢,他是这五位掌门中最年轻的,才不过两百岁。他本是清朝时候的八旗子弟,平日里横行乡里,无人敢惹。后来惹怒了本地的一个江湖中人,那人武功也是了得,竟趁着天黑将他一家上百口人杀了精光。刘君琢那晚住在附近的妓院才算逃过一劫,从此改了一个汉人的名字,再也不敢抛头露面。但他深知自己有家仇要报,所以四处拜师学艺,最终学得一些修真秘法。但等他觉得自己功法大成,有能力报仇雪恨的时候,已经是一百年后了。刘君琢想那人应该也死了,不禁感叹,人世间那里有报不了的仇恨,只要他不修仙法,终归是免不了尘归尘,土归土。从此以后专心修炼,最终突破了化气期,达到了酿丹期,见风云镇附近的天桂山风景优美,又少有人知,正是修真的绝佳场所,所以便在此地开宗立派。他虽然当年一直想着要报仇,但最得意的本事却是医术。在天桂山上开宗立派后,便将他取名为医仙门。
  神山门门主辛彤甫则是五人中最年长的一个,已经年过五百岁,所以平时五人都唯他命是从。辛彤甫也是一个可怜人,在他刚刚明白事情的时候,便赶上明朝末年,天下大乱。为了逃命,他们一家人逃难来到了风云镇。一路上官兵追杀,盗贼抢夺,等到了风云镇的时候,一家人就只剩下了辛彤甫一个。辛彤甫对自己的未来失去了希望便来到神山,想要跳下去,一了百了。没成想却遇到了他这一生中的贵人——当时神山门的掌门独孤一方。独孤一方见他资质不错便收他做了关门弟子。前面已经说过,元婴期前的修真人寿命虽然长一些,但只要没有到元婴期终究不能长生不老。独孤一方由于资质所限,最后在临死前也只是在碎丹前期徘徊。独孤一方死前将门主之为传给了辛彤甫,独孤一方的其他几个弟子虽然不愿意,但也知道辛彤甫的修为比自己高,资质不自己好,而且又是独孤一方临死前的嘱托,他们也只好照办了。
  阴阳门门主却是五人中唯一一个女子。她名叫水笙,大约三百多岁,是个渔家女。有一次在打渔的时候被当时正在外出的阴阳门门主李锐巅发现。李锐巅见她长得貌美如花,如同清水芙蓉,不禁起了歹意,将他劫到自己的老巢风云镇附近的堂庭山上做了门主夫人。水笙知道自己的力量微弱,不可力敌,于是便假意对李锐巅非常满意,很想在堂庭山上一直住下去,并时不时的向他询问修真的事情,暗地里水笙则自己一个人修炼。李锐巅知道芳华容易老,时时找些灵丹妙药给她吃,希望她能够青春常驻。凭借着这许多的灵丹,水笙最后的修为竟超过了李锐巅。最终趁他不注意将他一举格杀。但她深知过了一百多年,自己的家人早就死光了,回去也没有什么亲戚,便索性留在堂庭山上做了阴阳门门主。李锐巅的几个弟子平时没少受李锐巅的气,见水笙杀了他,再加上平时李锐巅对他们发火的时候都是水笙替他们求情,所以心中对她也很是感激。而且他们也知道水笙现在的修为已经超过了李锐巅,自己跟着他说不定会更好。所以水笙这门主的位子做得很稳。
  最后一位无为道派的掌门名叫张铉耳。他本是修真大派华山派的高足,后来不知道犯了什么错被华山掌门逐出了门墙。张铉耳深得华山派修真的精粹,已经将华山派的紫霞秘籍练到了三重,在当时的众位师兄弟中根本没有敌手。被逐出门墙后,张铉耳四处游历,结交甚广,在与众位好友的交谈修真心得的时候深获良益。后来来到风云镇附近的虎丘灵山,见这里非常适合修炼。于是便在山上创立了无为道派。“无为”是道家修炼的至理,由“无为道派”四字便可看出张铉耳已经领会了道家修炼的精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