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先天易龙图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听到这五个字,流云的脑子“嗡”的一声,差点晕过去。先天易龙图!这宝贝别人不知道,他身为武当弟子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因为武当的一件至宝与它有莫大的关系。
  玄猿看了流云的表现也不以为怪,说道:“这先天易龙图陈抟传给了穆伯长,穆伯长传给了李挺之,李挺之传给了康节。这康节也是天纵奇才,从小精通五行术数。自从得了先天易龙图后更是将五行变化之术修炼到了前人所没有达到的顶点。最后康节根据先天易龙图的模样也炼制了一件宝贝。这件宝贝在康节飞升之后便与先天易龙图一起留在了凡间。而康节的那件宝贝大家应该都听说过,他就是闻名于世的后天图,也叫太极图。我想你们应该都叫它后天太极图。”
  陶婴刚才看见流云听玄猿讲到先天易龙图的诡异表情时还觉得奇怪,但现在听到了后天太极图便释然了。整个修真界谁不知道后天太极图是武当派的镇派之宝。
  玄猿接着道:“这后天太极图后来被云游四方的张三丰真人得到,由此便有了今天的武当派。而先天易龙图却是下落不明。因为在别人看来先天易龙图应该和后天太极图一样是一幅画。”
  流云早就听说过先天易龙图。当年张三丰创立武当派后,将后天太极图作为镇派之宝留在了武当山上。在他飞升的时候告诉弟子们,这世上还有一件先天易龙图。先天易龙图虽然和后天太极图名字相似,但等级却差得较远。张三丰自从得到了后天太极图后一直寻找先天易龙图,但最后也没有找到。所以在飞升前他交代自己的弟子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得到它。但因为张三丰也没有见过先天图,所以他也没有办法描述它的模样。流云现在听玄猿提到先天易龙图似乎不是画的模样,心里激动地问道:“那先天易龙图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玄猿笑道:“康节在飞升之前将先天易龙图打造成了一个阵法。”
  “天根月窟阵!”陶婴,流云等人惊叫道。
  “不错。”玄猿说道,“正是天根月窟阵。只有将天根月窟阵炼化,先天易龙图才会出现。”
  流云听到这里,双手颤抖地从介子带中取出一个传信符,匆匆在上面写了些字后便发回到了武当山。陶婴见状也不顾不得会不会和武当派产生矛盾,也发了一张传信符。其他龙组组员身上没有这种传信符只能干瞪眼。有些机灵的匆匆跑去找电话,希望可以通过一个媒介将信息传给本门的掌门。
  姚兴元不解,玄猿完全可以不告诉他们。然后由我们青云宗得到,这样也多了一件超级法宝。玄猿心里则在想另一件事。先天易龙图是后天法宝,虽然比不上河图洛书,但相差也不远。如果真的那么容易就能得到的话,那也不会流落凡间几百年了。炼化天根月窟,非有大功德在身不成。不然不仅得不到宝贝,说不定连自己也会被其中的力量所吞噬。而云重正好有大功德在身,先天易龙图这时候出现简直就是为了青云宗镇压气运而生。
  玄猿清了清嗓子,然后接着说道:“阴阳法王想要炼化天根月窟简直是妄想。天根月窟阵是阴性阵法之首,但其中也包含阳性阵法。他想凭借鬼的阴性炼化宝贝只能是自取灭亡。”
  陶婴等人正沉浸在得到先天易龙图后的幻想中,听到玄猿这些话好像在说自己,心里有些微怒。
  玄猿暗道:真是利令智昏。然后说道:“阵法里面还困着几位的门下弟子,我们还是商量商量怎么营救吧。”
  流云犹豫地说道:“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我想他们都应该死了吧。我看还是等我们武当派的前辈们来了后再进阵吧。”虽然也想进阵就他们,但想起这里自己的本领最低。如果真的得到了先天易龙图也不会落到他们武当派的手里,索性等等。至于阵里的那些弟子就权当为武当派的未来献身了,他们的亲属武当派自然不会亏待。想到这里,流云的负罪感多少也减轻了一些。
  陶婴那里会不知道他的心思,但也认为如果真的炼化了先天易龙图也会落在青云宗的手上,倒不如等到门里精锐全到了再说。既然下定了心思,所以也附和流云道:“流云道友说的不错。我们现在进去说不定还会带来损伤,等我们炼器阁的高手来了再进阵也不迟。”
  玄猿早就知道了他们会这么回答,也不觉得奇怪。对姚兴元道:“既然他们不想救人,那只好我们来救了。”
  姚兴元见陶婴等人竟然为了宝贝竟然连自己门下弟子的生死都不管了,刚刚对他们产生的一丝好感也荡然无存了。所以也想夺了宝贝,气气他们。见玄猿与自己也是一个想法,说道:“好。但是我们的人手没有问题吗?”
  玄猿没有回答。只是口中说道:“青木护法,了法禅师请出来吧。”话音刚落,青木道人和了法禅师已经站在了众人面前。流云和陶婴见又凭空冒出两个高手,立刻把青云宗的实力在心里的地位太高了一个台阶。
  虽然了法禅师不是青云宗中人,但也不客套,直截了当地说道:“这次破阵还要仰仗了法禅师了。”
  了法禅师双手合十,高声说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此事就算玄猿道兄不说,老和尚我也义不容辞。”
  玄猿点头称谢,然后说道:“我们现在还只有四个人,而天根月窟阵却有四门。所以我们还缺一人。”说完,将目光看向陶婴等人。陶婴察觉到玄猿的目光便连忙避开,看来要想让他们出手是不可能了。旁边的霍易书等***三组的组员却是看不过眼了。心道:这些人平时都将道德贴在自己的脸上,但真到了时候却完全不顾及门下的性命。
  豹组组长罗仰山领着一干豹组组员上前说道:“我们虽然没用,但也想跟着几位前辈进阵救人。”声音铿锵有力,谁也不会怀疑他们的诚意。
  虎组组长黎丘见状也不甘示弱,率领虎组组员上前说道:“我们也愿意听凭前辈们差遣。”
  龙组组员虽然也有些看不过眼,但有所顾忌都不敢上前表态,只能选择沉默。
  罗仰山和黎丘的行为分明是嘲笑陶婴和流云的自私自利,这让陶婴和流云怒火中烧。但又怕现在得罪了青云宗等一干人,所以对罗仰山等人怒目而视,却不说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