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入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玄猿笑道:“既然众位这么有心,那我就多谢了。”然后解说道:“天根月窟阵分为四门东方的乾门,南方的坤门,西方的根门和北方的窟门。苦桑护法和青木护法两人攻打乾门,我负责攻打坤门,根门由姚护法和众位虎豹组组员攻打,而剩下的一门窟门则由本宗宗主亲自来攻打。”
  虎豹两组都听黄筌说了青云宗宗主一事,但陶婴和流云却是不知道。心里直打鼓,这青云宗的护法个个都是不凡。他们的宗主应该也不会简单,不禁对青云宗宗主这个神秘人充满了期待。由于玄猿等的凭空出现,陶婴和流云已经认定青云宗宗主也一定会和他们一样突然地凭空出现。
  而身为当事人的云重此刻正在昏昏欲睡。听到玄猿说自己也有份,瞌睡虫一下子消失地无影无踪。
  姚兴元则是眉头一皱,说道:“宗主亲自出马我看就不必了吧。毕竟宗主尚且年幼,而且又。。。。。。”姚兴元自然不会将云重没有修真的事情说出来。这要是被人知道了,那青云宗也就不用混了。
  玄猿笑道:“姚护法完全不用顾虑。宗主有奇宝在身,而且还身怀无量功德,再加上达摩祖师的佛光,我看这凡间还没有人能够伤害到他。再说了法禅师也会与宗主一起攻打窟门,我们大可放心。”玄猿之所以这么说也是为了将来青云宗能够在修真界有个位置。
  陶婴和流云听青云宗宗主这么厉害,不禁更加期待他的出场。
  玄猿道:“天根月窟阵不是别人摆的,而是先天易龙图所化。所以阴阳法王也不能借助阵法的力量,只要我们我们托住阴阳法王,然后宗主自然会有办法将先天易龙图弄到手。”然后又交代了云重几句。其实玄猿这么说自己心里也没底。他也只是想看看云重到底是不是先天易龙图的拥有者。反正也不会有什么损伤,试试也无妨。
  一切准备妥当,玄猿一声令下,众人纷纷进阵。而留在外面的陶婴等人则是傻了眼,自始至终他们都没有看到青云宗宗主的出现。还是陶婴更加机灵一些,刚才他见玄猿交代了他身边的小孩几句。而进阵的其他人都不是宗主,那就只有那个小孩最有可能了。这就让他觉得奇怪了,一个如此年幼的孩子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高手作手下。难道青云宗是世袭的?陶婴暗中点头,嗯,看来是有这种可能。
  再说玄猿等人进了天根月窟阵后便分成四路。先说苦桑道人和青木道人入了乾门。乾门亦称为阳门,其内有南明离火和三昧真火上下翻腾,要想过去比常人登天还要难上万倍。三昧真火倒也罢了,只要是过了先天之境的修真人或多或少都能喷出点三昧真火。虽然强弱威力差距比较大,但也可见三昧真火在修真界不算什么新鲜玩意儿。而且玄猿曾经传授过他们将三昧真火炼化的方法,这乾门内的三昧真火虽然厉害,但也能撑上一时半刻分散天根月窟的力量,为云重赢得机会。
  但南明离火却是难产得很。不要说苦桑和青木这两个没有修成元婴的修真人,就算是大罗神仙也不敢轻易招惹这离火。南明离火本是天庭的四位天神之一——朱雀的独门绝技,只是不知道怎么被陈抟给炼了出来。由此可见先天易龙图不一般。
  幸运的是,招待苦桑二人的只有三昧真火,或许是天根月窟以为他们两人还不够资格来“享受”南明离火吧。苦桑和青木二人吸收了不少三昧真火,并将其慢慢地炼化。每当感觉已经到了炼化量的极限时马上逃走,乾门内的奇火竟也向高手有尊严一样不加追赶。
  这时正在炼化体内三昧真火的苦桑道人突然发现自己周围有一个地方的火焰异常,好像有人被困在里面。苦桑心中一动,难道是阴阳法王?
  正如苦桑所料,那人真是阴阳法王。阴阳法王自从发现了此处的天根月窟阵后便动起了先天易龙图的脑子。他也知道自己的能力不够,于是先制作了些疫鬼散播瘟疫,然后将得瘟疫而死的人的魂魄炼化。这些天终于突破了丹期,达到了元婴期。自己觉得应该有能力闯闯天根月窟了,于是便激发了阵法。但让他始料未及的是,单单一个乾门自己不是对手,而且乾门似乎还未尽全力。单从它没有动用南明离火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
  见识了乾门的厉害,阴阳法王便想退出。但正在这时他听到了外面的声音,那些人似乎将天根月窟当成了他布置的阵法。灵机一动,心想何不让他们进来送死,然后自己坐享渔翁之利。但乾门似乎有生命一般,竟然看穿了他的想法,将退路上的火焰加强了数倍。进,进不得;退,又退不得。阴阳法王只能将自己周围布上真气阻挡三昧真火的入侵。然后寄希望于外面的人能破了阵法将自己救出去。虽然那样也免不了一死,但也总比在这里被三昧真火活活烧死的强。
  要说论修为,苦桑道人和青木道人两个人也只能和阴阳法王周旋一阵。但阴阳法王修炼的功法属于阴性,正好与三昧真火相违,所以三昧真火才会抓着他不放。
  苦桑知道困在火中那人肯定是阴阳法王,心想到底救不救人。想来想去,还是做不了决定,然后告诉了青木,让他来拿主意。青木摇头苦笑道:“老哥真是糊涂了。这阵法似乎有灵性,我们自保还不知道行不行,怎么救别人。再说如果激怒了阵法,那南明离火我们可是承受不了。阴阳法王这样的恶人就让他自身自灭吧。”
  苦桑叹了一声,道:“恶人自有恶报。这话真是一点都没错。但我们怎能见死不救,这岂不是和外面的陶婴那些人一样。”看了一眼正在火焰中挣扎的阴阳法王,苦桑继续说道:“但要救他也得让他吃些苦头。等他快不行的时候,我们再出手吧。”
  再说攻打南面坤门的玄猿。坤门与乾门正好相反。乾门内烈火重重,而坤门内则是冰雪不化。片片雪花飘飞在空中,地上满是积雪。这景色让人不禁想起了冬天,但玄猿知道看似平静的表面下往往暗流涌动。没错,坤门自然不会是这么无害的。里面的雪花落在身上便会立刻化掉,渗透进身体里。
  这雪花可不一般,他有个好听的名字叫紫雪。这并不意味着雪花的颜色是紫色的,而是说它进入人的身体后会将人的全身经络破坏,连紫府也不例外。紫府破坏后,修真人便再也不能修真,而那些已经结成元婴或者成仙的人则会被打回到元婴以下,自此与普通的修真人一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