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怀璧其罪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玄猿等人自然知道它的想法,纷纷用宝贝打了过去。只见金龙张开大嘴,喷出一股火焰,瞬间将那些飞剑变成了灰烬。其中一些在飞剑上附着着神识的人纷纷鲜血狂喷。玄猿的顶珠佛叶虽然没有被火焰烧毁,但也受了不小的损害。
  金龙见竟然还有法宝没有烧毁,又喷出一股火焰。玄猿一看,大叫一声,“南明离火,大家快躲。”其他人那一个没有听说过南明离火的厉害,纷纷躲开。而玄猿的顶珠佛叶则萎靡在地上,彻底与玄猿失去了联系。
  金龙那法宝终于落地了,也不再理会。只是围在云重周围,连已经暴露在佛光之外的了法也不理会。云重身上的佛光渐渐缩小,最后终于消失了。金龙见时机成熟,猛地喷出南明离火。众人都以为这下云重是必死无疑了。因为南明离火的威力是不用怀疑的。
  就在南明离火接触到云重身体的一刹那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要不是云重现在身上没有一件衣服,大家说不定会以为这一切都是幻觉。金龙也是一愣,随即又连喷出几口南明离火,但都是刚刚触及体表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金龙彻底被激怒了,全身变得朦朦胧胧,让人看不真切。众人都知道金龙下面的攻击肯定比以前更加厉害,心里都为云重担心,但自己又帮不上忙,只好看着。
  就在金龙准备攻击的一刹那,云重身上发出一道金光朝着金龙飞去。金龙身上气势一触即发,这道金光正好是导火索。朦胧不清的金龙将口张开,喷出一股似水般的火焰。众人都觉得这火焰好像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但玄猿却是吓得冷汗直冒,因为这火焰不是普通的火焰,而是混沌时的混沌之火。混沌之火乃是万火之母,其威力比南明离火和三昧真火不知道厉害了多少万倍。混沌之火就是圣人也避之不及,玄猿也想不到陈抟炼制的先天易龙图竟有这样的火。
  云重身上的金光与金龙口中喷出的混沌之火碰撞在一起,竟然势均力敌。其他人倒也罢了,但却把玄猿惊讶的够呛。如果说刚才的混沌之火已经让他有些晕眩的感觉的话,那云重身上发出的金光则是让玄猿彻底昏厥了。玄猿能够清楚地从那道金光中嗅到上百种神兽的气息,这种情况可以说根本不可能。
  难道竟是百兽之涎!想到这里,玄猿浑身开始颤抖。玄猿盯着云重身上随着金光出现的保护层,眼珠都不错一下。不错,肯定是百兽之涎!真的是百兽之涎!现在玄猿已经可以肯定金龙的混沌之火拿云重根本没有办法。
  百兽之涎,顾名思义就是百种神兽的涎水滴在人身上而形成的。这些东西会在人遇到危险的时候在体表形成一层保护膜,保护膜对能量形攻击完全免疫。混沌之火说到底还是能量形攻击。所以,对付百兽之涎一把菜刀的威力远远比任何能量形法宝都要好,就连普通的飞剑也强过高级的能量型法宝。
  与混沌之火交战的金光突然开始慢慢地变粗,最后金龙的混沌之火渐渐地被金光包围。金光越来越盛,后来在场的人都觉得自己失明了,纷纷闭上眼。过了一会儿,众人再也听不到金龙的咆哮时才张开眼。只见金龙已经不见,金龙原来的地方只有一个八卦形状的牌子,比成年人的巴掌大不了多少。牌子的质地看不出来,似铜非铜,似铁非铁。牌子上面雕刻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飞龙。众人看得明白,那飞龙分明就是刚才的那条金龙,只是不知道怎么跑到牌子上去了。
  陶婴和流云都是老的成精的人,知道先天易龙图已经被人炼化。但如果这时候开始抢,他们却是没有一点的胜算。但要是不抢,眼看着宝贝被别人拿走,他们的心里可有些不好受。
  正在踌躇之际,门外走进两个人。其中一个仙风道骨,一看就知道是修道有成之人;另一人则显得獐头鼠目,两只小眼睛中透着精明。陶婴一看那獐头鼠目之人,非常高兴,说道:“弟子拜见祖师。”
  流云看到那仙风道骨的人,也下拜说道:“弟子拜见祖师。”
  原来竟是武当派掌门青松道长和炼器阁的阁主修宝道人来了。两人分道:“你们起来吧。”
  流云起身走到青松道长的身后,陶婴和卢南石走到修宝道人身后。流云小声地对青松道长说道:“祖师,那宝贝就是先天易龙图。”意思分明是叫他拿过来。
  青松道人已经是养神期的高手,修宝道人也有分神期的修为。如果他们两人想抢宝贝只怕别人也阻拦不住。但令人意外地是,青松道人没头没脑地说了句,“道友意下如何?”
  在场的人中能让青松这么说的人只有修宝道人了。修宝道人的修为不如青松道人,但他的法宝厉害。所以两人如果交手,胜负还是未知之数。
  修宝道人说道:“天下宝贝,有德者居之。小友既然能够炼化先天易龙图,那也算有缘。但你将这宝贝留在身边空他人抢夺,倒不如我用另一件宝贝和你交换。我保证我的那件宝贝绝对不比这先天易龙图差。”
  青松道人还没有说话,流云抢先说道:“亏你还是炼器阁阁主,难道连宝贝的好与坏还人不出来吗?你真的能拿出与它等值的法宝吗?”
  修宝道人虽然以脸皮厚著称,但听了这话也不禁面皮发红。就算拿出他所有的法宝恐怕也不如这先天易龙图的万一,但就是因为这先天易龙图太好了,所以才令修宝道人放下阁主的身份与云重这样的小孩子讨价还价。
  修宝道人道:“只要小友开出价钱,我一定不还价。”
  玄猿脾气好倒也罢了,但姚兴元和苦桑道人,青木道人听了气的上气不接下气。这分明是没将他们青云宗放在眼里。姚兴元道:“修宝道兄不用再说了,我们宗主好不容易才将先天易龙图炼化,怎能轻易交给他人。神兵利器,唯有德者居之。这话修宝道兄应该清楚。”
  修宝道人愣了一下。宗主?这是怎么回事?于是将目光投向陶婴。陶婴刚才传信的时候只是说将有异宝出世,却没有将青云宗一事说出来。这时见阁主望向自己,便把眼前这小孩就是青云宗宗主的事情说了一遍。
  青松道人也不知道此事,听了陶婴的话,心道:看来想抢宝是不行了。在来的路上,青松道人已经想好了。如果夺得先天易龙图的人识相的话,那就随手给他一两件宝贝作为交换;如果不识相,那也怪不得自己了。只是没想到,先天易龙图被云重得了。而且看来还是一个门派的掌门。要是小门派到也还罢了,大不了将其灭门。只是没想到冰心堂的姚兴元竟好像也是青云宗的一元。再加上青云宗在修真界没有什么名气。要知道隐藏在暗处的对手是最可怕的,青松道人一时间也做不了决定。再加上旁边的修宝道人也不是善类,恐怕不会让自己那么容易得了宝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