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太极玄天丹和困神卷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玄猿见他们不说话,只是沉默。笑道:“两位想要这先天易龙图尽管拿去。我们宗主年纪尚小,这件事我代宗主作主了。”玄猿眯着眼睛看着青松和修宝。
  姚兴元急道:“大护法,先天易龙图是宗主炼化,自然是宗主拥有。你怎么能就这么给了别人。”刚说完,姚兴元便觉得玄猿这样做应该另有深意。但他还是不明白这倒底是为了什么。要知道,修真人寿命很长。其他东西看得不太重,惟独脸面却都保护的紧。如果今天青松和修宝将先天易龙图夺走了,那青云宗就也不用在修真界混下去了。
  青松和修宝都没想到玄猿这么爽快,纷纷伸手去抓先天易龙图。刚伸到一半的时候,两人又同时将手收了回来。如果仔细看便那能发现,青松和修宝的脸上都有汗珠。修真人都是寒暑不侵,象青松和修宝这样的高手更加不会受天气的影响。那他们为什么流汗呢?
  流云没有看到青松的冷汗,催促道:“祖师,先天易龙图与我们武当派有缘。您老为什么还不将它拿过来。”
  青松倒也想拿过来,但他想起了刚才先天易龙图变成的那条金龙。他自忖在现在的修真界对手不多,但他也知道那条金龙的南明离火和最后喷出的不知名的火焰不是自己可以抵挡。灰头土脸倒也罢了,要是为了一件宝贝将姓名也搭上那就有点不值当了。倒不如先让修宝道人试试,如果变回原形的先天易龙图不再喷火,那他再从修宝手上抢也无妨。
  修宝与青松的想法一样,都想让对方先试探一下虚实。
  姚兴元这时候才知道玄猿早已经看出他们顾及先天易龙图的威力,都不敢出手。于是说道:“两位既然不动手,那这宝贝自然也该归我们宗主了。”说完,走到云重身边。让他把宝贝拿到自己的手里。
  云重倒是也想将漂浮在半空中的那块牌子拿过来,但牌子在空中云重也不知道怎么去拿。云重刚想怎么将牌子拿下来,牌子似乎知道了他的想法,竟然自己飞到了云重的手上。云重见这宝贝竟这么神奇,忍不住点头大笑。
  牌子一面雕刻着一个太极阴阳图;而另一面则是一条龙,龙的周围有八卦包围。整个牌子为正八边形,古朴的颜色透露着沧桑。
  青松和修宝看到这个场面,知道先天易龙图已经认云重为主。自己要想抢夺,恐怕先得过了宝贝那关。还是青松老奸巨猾,见宝贝抢不到,而青云宗虽然这时候还没什么名气。但他们有了先天易龙图,过不了多久肯定会声名大躁,自己何不趁此机会拉拢拉拢,到时候武当派也好有个不错的助力。
  想明白局势,青松从自己的储物戒里面拿出三粒乳白色的丹药,说道:“我看贵宗宗主还没有踏入修真一途,而且似乎还吃过什么异果以至于体内积累了大量的阳气。如果日后得到了猪母佛佛堂前赤线红鲤鱼的帮助应该会能一举突破化气期。但修为还是低了一些。贫道这里有三颗太极玄天丹,吃了其中一颗以后可以助贵宗宗主突破凝婴期。贵宗既然得了先天易龙图,而我武当派有后天太极图,所以以后我们两派也算得上是息息相关了。”
  玄猿也不拒绝,伸手接过来收了起来。这么好的仙丹放在眼前怎么能不要,但也得给青松些好处,于是说道:“我青云宗实力微弱,但如果武当派的众位遇到什么小事情,我们还是可以帮着办一办的。”
  青松得到了玄猿的保证,微笑着带着流云回武当山去了。
  修宝看出了青松的用意,暗道一声狡猾。但也为青松出手的大方感到吃惊。武当派以武术和炼制丹药闻名与修真界,其中最好的莫过于无极玄天丹和太极玄天丹。无极玄天丹在武当山最多有三颗;而太极玄天丹虽然稍稍逊色与无极玄天丹,但也比其他的丹药强出数倍。在武当山也不会朝过十颗。平日里就是昆仑掌门向青松求药,他也是推三阻四。今天却一出手便拿出了三颗太极玄天丹,这怎么能让修宝不吃惊。而且修宝认为青松说的吃一颗可以突破凝婴期这样的话只是误导他将太极玄天丹的分量看低。武当派能让人达到凝婴期的丹药有很多种,为何其他的丹药都会在昆仑仙市出售,而惟独没有太极玄天丹?
  修宝道人以炼制仙器著称与修真界,而他自己用的困神卷轴更是修真界一顶一的超级法宝。困神卷轴是修宝道人根据修真人口中传说的女娲娘娘的山河社稷图所炼制,功能也是将敌人收进卷轴里,然后催动里面的阵法将敌人化为原始的阴阳二气。卷轴的另一个妙处就是它可以随着吸收被自己炼化的阴阳二气而自主进化。
  修宝道人不知道用这困神卷轴灭了多少修真界的高手。看着手中的宝贝,修宝一咬牙,说道:“这是我随身的法宝也送给贵宗宗主做件兵器,我们炼器阁也与你们青云宗结个善缘。”
  玄猿和姚兴元等人都看出这个卷轴的不凡之处。既然人家要给,那自己也就收了。宝贝毕竟谁都想要啊。这回是姚兴元接过来,说道:“多谢修宝道友馈赠。如果日后有事情要相助,请让人给我们捎信就成。我们一定全力以赴。”
  修宝道人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马上驾云离开了。因为他生怕自己忍不住又反悔。
  陶婴则站在一旁发呆。这都是怎么了。先是武当派掌门拿出了三颗贵重无比的太极玄天丹,而后祖师又将自己的法宝困神卷轴也送人了。要知道那可是困神卷轴啊!虽然这名字有些不够谦虚,但确实威力无比。难道青云宗的实力已经到了两派都要巴结的地步了吗?陶婴想了想自己刚才有没有得罪对方的地方。想了很久,发现还好没有。不然自己非得被祖师骂个半死。
  与姚兴元等人道了声告辞后,陶婴带着卢南石去追修宝道人了。
  那些武当派和炼器阁的弟子见自己的祖师爷来也匆匆,去更匆匆。都没有顾得上和自己说一句话。又想到连祖师爷都得巴结的人真站在自己身旁,而且人家还救了自己的性命。于是纷纷下拜,齐声说道:‘多谢众位前辈相救。我等以后甘愿效犬马之劳。”
  玄猿道一声“请起。”。那些人只觉得自己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托了起来。
  突然姚兴元叫道:“阴阳法王到那里去了?”
  这时候众人才想起还有一个敌人——阴阳法王。原来阴阳法王见阵法已经被破,宝贝肯定是不会属于自己了。倒不如先逃走,要不然丢了小命可就不值了。趁着众人都在关注云重和金龙交战,没有注意到他的空当,阴阳法王早已经逃之夭夭了。
  苦桑道人说道:“大家别紧张。阴阳法王被阵里的三昧真火烧得够呛。估计一年半载是不能出来做恶了。”当时在阵里,苦桑道人和青木道人最终没有出手,这才导致阴阳法王趁机逃脱。虽然一年半载内不能做恶,但以后难免他又重操旧业,害人性命。到时候也算是苦桑和青木的罪过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