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果非凡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姚兴元从芥子袋中取出修宝道人的困神卷轴。姚兴元曾经将这件宝贝交给了云重,但云重看得出来姚兴元非常喜欢这件卷轴。于是便送给了他。他现在有了先天易龙图,要不要困神卷轴都没有什么必要。
  困神卷轴的两个轴长约一尺三寸,大约有云重的胳膊那么粗,连个卷轴由一张不知道是何材料编织而成的锦连接在一起。这卷卷轴可是倾注了修宝道人的全部心血,要不然当他送给云重时也不会那么悲痛欲绝。
  姚兴元的法力还不能完全发挥困神卷轴的威力,但对付重伤未愈的阴阳法王还是有些剩余的。他念动仙诀将卷轴祭到空中。卷轴在空中徐徐展开,最后展成了古代的圣旨般大小。卷轴的丝锦上写着各种古朴的符号,仿佛历经沧桑。随着姚兴元念头法诀,那些符号开始在丝锦上运动。符号的运动呈现为螺旋形,由外到里慢慢地旋转。随着时间的推移,符号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变成朦胧的一个漩涡,似乎要把所有靠近它的东西全都吸进去。
  虽然这一切说起来好似发生了很长时间,但其实都是在一瞬间发生的。阴阳法王的血刀刚刚准备下劈时,困神卷轴上的漩涡已经完全转动。阴阳法王第一次感觉到这把与自己息息相连的血刀有种要脱离自己的掌握。阴阳法王吓了一跳过,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宝贝这么厉害。
  刚才阴阳法王见姚兴元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心里着实吃了一惊。但等他看清了姚兴元的修为只不过为碎丹前期后松了一口气。心想:如果得了这人的内丹,然后再取了侠影门掌门的内丹,那我突破元婴期也不是没有可能。等听到姚兴元那些“大言不惭”的话后,阴阳法王止不住笑了出来。心想这人太可爱了,送死前还要嘴硬。
  但现在阴阳法王才发现,眼前这个只不过碎丹前期修为的人却是可以说那么大的话。别说现在受伤,就是自己没有受伤的时候,自己也不可能在这件宝贝下取了他的内丹。
  血刀向外飞的举动越来越强烈,阴阳法王不得不运足真元免得血刀脱手。但最后实在支撑不住,血刀还是脱手飞进了困神卷轴的漩涡之中。
  困神卷轴吸进了血刀,攻势稍微停了片刻,但又马上重新对阴阳法王发动攻击。但就在血刀脱手的一瞬间,阴阳法王已经远远遁走。
  见阴阳法王逃走,姚兴元心神一松,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这时云重也从隐逸阵中跑了出来,充满关切的看着他。白光一闪,玄猿也从铃铛空间里面出来了。
  玄猿早就看见姚兴元和阴阳法王的打斗。等看到姚兴元拿出困神卷轴时,他已经知道阴阳法王必败,但姚兴元也必然会受伤。困神卷轴完全发动连神仙都逃不开,更何况阴阳法王;但姚兴元法力不够,最后也难免受些内伤,但也无大碍。
  云重见姚兴元吐血,以为他伤的很重。想起武当派的青松道人曾经送他三颗太极玄天丹,这时候用来治伤再好不过。太极玄天丹由玄猿保管,云重将目光看向玄猿。
  玄猿知道云重的意思,从芥子袋中拿出一颗太极玄天丹。姚兴元知道这丹药的珍贵,怎么肯收。连忙推辞道:“我这伤只是小伤,修养几天自然会好。太极玄天丹这种丹药还是留着给宗主吃吧。”
  玄猿笑道:“宗主宅心仁厚,你如果不收只怕他会一直吃不好,睡不好。到时候姚护法你的罪过可就大了。再说这丹药到底有没有毒还不好说,不如姚护法以身试药。”将太极玄天丹递给姚兴元。
  姚兴元知道他在开玩笑,但看着云重关切的目光,姚兴元也只好接过太极玄天丹,然后将它一分为二,一半留给自己,另一半又交给玄猿。“我这伤半颗已经是绰绰有余了,剩下的还是留给宗主吧。我看宗主比我更加需要它。”
  玄猿也不拒绝,将那半颗太极玄天丹收进芥子袋中。道:“你赶快将丹药服了,我来替你护法。”
  姚兴元刚想回到隐逸阵中疗伤,突然想起刚才玄猿如果出手,那阴阳法王肯定逃不了。但他为什么不出手呢?于是姚兴元问道:“大护法刚才为何不趁机除了那魔头,要知道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玄猿笑道:“你放心。我已经在阴阳法王身上做了手脚,等到了时候你自然知道我的用意。”
  姚兴元点了点头,也不再问。然后走进自己布置的隐逸阵。吃了半颗丹药后,姚兴元跌坐在地上开始疗伤。
  姚兴元将太极玄天丹的药力随着真元在全身流动,等将那些受伤的经脉修补好后才用了药力的一小部分。姚兴元见状也不想浪费仙丹,赶忙运转仙诀开始练功。药力随着真元在姚兴元的经脉里转了一圈又一圈,每当进过丹田时便将丹田内的金丹打下一些。慢慢地姚兴元的金丹呈现出一个人的轮廓,虽还不太清晰,但可以肯定是一个人。姚兴元知道自己有了突破,也不放松,继续运转仙诀。最后药力终于化为了体内的真元。而姚兴元的金丹已经变成了一个小人,小人的轮廓还不能看清,腿部还呈现为金丹的那种弧形。但无疑,姚兴元此刻离元婴期已经只差那么临门一脚了。
  姚兴元慢慢睁开双眼,眼前的一切似乎变得比以前更加清楚了。草上的露珠,空气中的尘埃,一切都与以前不一样了。这时云重睡在玄猿的怀里,玄猿则盘膝坐在姚兴元的旁边。
  玄猿见从姚兴元的严重闪出一道金光,道喜地说道:“恭喜姚护法就熬达到元婴期。看来过不了多久,我们青云宗就会出现第三位元婴期高手了。”看到青云宗的高手越来越多,玄猿心里也是非常的高兴。
  姚兴元也是非常高兴,说道:“没想到这太极玄天丹这么厉害。居然只是半颗就让我差点突破金丹期,离元婴期不不过一线的距离。怪不得青松道人连昆仑派的面子也敢驳。”姚兴元感叹道:“半颗太极玄天丹都这么厉害,那一颗无极玄天丹还不让一个凡人飞升。”
  玄猿道:“即使无极玄天丹真的那么神奇,那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消受的起的。不然武当派岂不是修真界的第一大派。”
  姚兴元站起来,看了看外面,道:“我竟整整修炼了一晚上不成?”姚兴元感觉他只不过跌坐了片刻的时间,但初生的朝阳和草上的露珠无不证明现在是早上。
  玄猿笑道:“何止是一晚上。你已经连续坐在这里一天一夜了。”玄猿看了一眼怀里的云重,柔声说道:“宗主一直守在你的身边就是不肯自己离开。没想到他年纪如此小,就这么重感情。”
  姚兴元也是感叹。云重既然能够写出杂经这么惊世骇俗的奇书。那么不可能不知道太极玄天丹的珍贵。但看到自己受伤,他毫不犹豫地将丹药分给自己一颗。从中不难看出他的赤子之心。姚兴元心道:我真是没有跟错他。不到几年的时间,修为一再突破。这要是放在以前,这简直连听说过没有。
  云重听到玄猿和姚兴元的对话,睁开朦胧的双眼,看到姚兴元已经完全好了,不禁喜形于色。
  玄猿道:“宗主这几日也累了。我们在镇上好好歇息几天吧。”姚兴元觉得应该,云重则也非常高兴。
  玄猿回到了铃铛空间,姚兴元和云重二人人又回到了马乔家中。马乔见他们三天三夜,以为他们已经离开了,没想到他们又回来了。上次姚兴元给了他那么多钱,见人家连饭都没吃自己一顿就走了还觉得不好意思。这时见他们回来了,连忙宰了一只鸡给他们二人吃。
  姚兴元和云重在镇上逗留了几天就又启程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