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冰心堂大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四川省有不少名胜古迹,名山大川。姚兴元见距离与黄公图约定的时间还早,云重的事情也可以晚一些。于是带着云重绕些远路,四处游览名胜古迹。时间过得很快,眼看离姚兴元与黄公图约定的时间只有半个月了,姚兴元决定启程前往成都的冰心堂的总堂。
  冰心堂在全国各地都有一些产业,这些产业都有外门弟子打理。姚兴元和云重步行来到了成都——冰心堂总堂所在地。姚兴元见来到了成都,时间还早便带着云重在成都市内瞎转,顺便品尝成都小吃。
  成都的小吃历史悠久,品类繁多,富有浓郁的地方特色。从各色面条到抄手饺子,从糕团汤圆到筵席细点,从凉抖冷食到热饮羹汤,从锅煎油烙到蒸煮烘烤,堪称花色品种琳琅满目,甜咸酸辣各味齐全。
  与其他地方小吃不同的是,成都小吃包括一些肉类食品,如“麻婆豆腐”、“夫妻肺片”、“棒棒鸡”、“怪味兔”、“软烧鸭子”、“小笼蒸牛肉”等等,这又是成都小吃的一大特点。
  姚兴元已经活过了几百年,这些美食小吃他都品尝过。但有一样他每次吃到都会又不一样的感觉,那就是闻名国内的“东坡肘子”。
  正宗的成都小吃在大饭店是吃不到的,只有到偏僻的小巷或者存留了上百年的老字号里才能一饱口福。姚兴元将云重领到一家名为“东坡酒楼”的小店。这店面却是不大,几十平米的地方摆满了桌椅板凳。但却不显一丝的凌乱。由于清洁工作做的不错,店内的卫生也是很好。
  之所以来这里,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东坡酒楼是冰心堂在俗世的一份产业。当年为了养活那些还在先天境界外的外门弟子,姚兴元可是费尽了心机,最后终于想出了这个办法。
  这里的店员都不认识姚兴元,姚兴元也乐的逍遥。姚兴元和云重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招呼服务员过来点了几个店里的名菜。小店的效率很高,没过一会儿菜便上齐了。云重何曾见过这等色香味俱全的小吃,没等菜上完,他就开始大快朵颐。姚兴元看着他的这副吃相,不住地笑。
  就在云重和姚兴元吃完准备付账的时候,突然一个国字脸的中年人向姚兴元走来。走到姚兴元面前后,那人慌忙跪倒,说道:“外门弟子木泰拜见堂主。不知堂主驾到,还请恕罪。”
  姚兴元不认识他,但从这人身上的真气流动方式可以看出他确实是冰心堂的外门弟子,想必是负责管理这里的。“起来吧。这里不是总堂,不需要那么礼仪。”
  木泰站起身来,看了看四周。见除了一个小孩子外,没有外人。姚兴元知道他有话要说,道:“有话但说无妨。”
  木泰又跪下道:“堂主,大长老等人危在旦夕。还请您不计前嫌救他老人家一命。”
  姚兴元这时侯终于想起来了。原来这个木泰是当年黄公图四处游历时捡来的孤儿,见他精明能干,便培养他做了冰心堂管理外门事务的总管。木泰知恩图报,除了黄公图的话外他谁的话都不停。就连姚兴元也不例外。
  姚兴元见他表情这么急切,问道:“快说,长老们出了什么事情?”
  木泰起身道:“刚刚我去找大长老商量一些事情。刚走到总堂的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四长老匆匆忙忙地向外跑,身上满是鲜血。他看到我后,告诉我冰心堂现在正在受到强敌的攻击,恐怕总堂难免毁于一旦。他叫我赶紧逃走,通知堂主这件事。我还想问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可四长老刚说完这些便死了。我知道自己进去也只能是送死便马上回到这里,准备收拾东西去找堂主。没曾想竟在这里见到了堂主。”
  姚兴元一听便知道强敌是谁。要说黄公图有心谋夺堂主之位,姚兴元相信。但要说黄公图勾结魔头,那他可宁死也不愿相信。姚兴元知道当初为了逼迫自己下台,黄公图一定与魔头达成了什么协议。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双方关系破裂了,魔头竟还杀死了四长老。
  事不宜迟,姚兴元将云重放在自己的背上。然后御剑飞往总堂。
  冰心堂总堂就在成都市的郊外,距离东坡酒楼很近。没过几分钟,姚兴元便来到了总堂。这时玄猿也从铃铛空间里钻了出来。玄猿站在姚兴元的身旁,皱眉道:“果然不出所料。阴阳法王与那魔头是一伙的。”原来当日玄猿便觉得阴阳法王不是一个人,便故意将他放走。并且在阴阳法王的衣服上附上了自己的一丝神识。玄猿想借此找到阴阳法王一伙的老巢。没想到竟在这里又见到他。
  站在冰心堂的外面,姚兴元和玄猿都能感觉到里面强烈的力量波动,看来战斗还没有结束。这就说明还有长老活着。虽然黄公图勾结魔头,但他终归是冰心堂的人,怎能容得魔头任意处置。姚兴元飞身向力量波动最强烈的中心地带奔去,玄猿紧随其后。
  争斗的地点在冰心堂的议事殿里面。姚兴元刚刚走到门前,便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尖利的声音。“不好,对头来了。扎手得很,我们快走。”这分明正是阴阳法王的声音。
  阴阳法王的话音刚落,殿内的打斗声音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一阵阵喘息声。姚兴元冲进议事殿,只见大长老黄公图瘫软在地上,剩下的三位长老全都躺在地上。姚兴元上前查看了三位长老的状况,发现他们已经死了,并且体内的金丹也被人取走了。
  其中的二长老姚别峰正是姚兴元的爷爷。见他也死了,姚兴元心中恨意盈胸。紧握双拳道:“阴阳法王,我不杀你誓不为人。”然后又冷眼盯着坐在地上的黄公图。
  黄公图傻傻地坐在地上,看着已经死去的三位师弟,什么也说不出来。从前他们师兄弟一起学艺的往事一幕幕在黄公图的眼前重演,欢声笑语,嬉笑怒骂。现在只剩下他自己还活着。想到这里,黄公图终于抑制不住体内上涌的鲜血。哇的一声,黄公图吐出一口血后也跟着死去了。
  就在临死的那一刹那,黄公图将一切都通过神识传给了姚兴元。
  原来当日有一个自称是五贤上人的修士来找他,愿意帮他夺得堂主之位。当时黄公图修炼遇到了瓶颈,心魔已生。听了五贤上人这话,黄公图埋藏在心里多年的野心又重新被召唤了起来。以后便有了逼迫姚兴元让位,追杀姚兴元等人的事情。
  后来从风云镇回来,黄公图仔细地想了想这发生的一切。他猛然发现自己对于五贤上人竟然完全不了解,连他从师何人,帮他有何目的也不知道。越想黄公图心里越怕。五贤上人的来历太奇怪了。他是怎么知道自己修炼遇到瓶颈,心魔生起的呢?想着想着,黄公图终于想起了一个人,那人就是自己的徒弟吴奎。当初也是他在一旁劝自己谋夺堂主之位的。而且他与五贤上人似乎很熟。难道他是五贤上人的内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