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蜈蚣精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云重等人在外面逗留了很长时间了,也到了回去的时候。一路上云重非常喜欢乡村的风情,因为通过那里他放佛看到了自己家的影子。这次返回他决定不按来时的路返回,绕道而回,四处欣赏一下风景。玄猿等人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云重等人绕道走了大约一个多月,四处游览后终于又回到了陕西境内。此时他们正在一个小镇上闲逛。熙熙攘攘的人群,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各种各样随风飘飞的旗帜,这些都让云重感到着迷。走着走着,云重突然感到一股妖气。于是问旁边的姚兴元,“姚叔叔,你有没有发现周围有一股妖气。”
  姚兴元修为比云重深,但云重身上有达摩的部分法力,对妖气的感应比他要强烈的多。听他这么说,姚兴元马上发动神识,将周围的一切都纳入神识的范围之内。在不远处的一个棚子下面,他找到了妖气的来源。姚兴元道:“宗主说的不错。妖气是从不远处的一个棚子中散发出来的。我们去看看吧。”
  云重这时也锁定了妖气的来源,于是马上去往那里。
  这是一个屠户卖肉所搭的棚子。棚子下面摆满了猪的各个部分,屠户则手持尖刀正将一根骨头上的肉剔下来。
  姚兴元走到棚子下面,说道:“老板,来两斤五花肉。”
  屠户见来了客人,忙笑道:“没问题。我可是这里有名的屠户,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姚兴元打断他的喋喋不休,似乎毫不在意地问道:“老板,你这里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啊。比如说某人突然暴毙,或者是谁家的家畜一夜之间死光了?”
  屠户不知道他为什么问这些,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我就住在这里,从没听说过这些事情。”然后又开始专心地割肉。
  姚兴元已经将妖气的来源锁定到了屠户前面的案板内,心知妖物肯定躲在案板之内。但听屠户说这里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心想这妖物还算不错,没有乱杀无辜。于是暗暗传音给案板内的妖精道:“你在里面好生修炼,切莫伤害无辜生灵。否则就算我在千里之外也不会放过你。”
  姚兴元所料不错。这案板之内确实有个妖精。这妖精是一条蜈蚣,藏在这块案板里面已经几百年了。这个屠户是祖传的手艺,而这块案板正是他家的家传之物。每一代的屠户都用他来剁肉、剔骨,猪血渗透到了案板下面,躲在下面的蜈蚣精每日饱食猪血,渐渐地有了灵性。慢慢地开始修炼,经过了几百年也有了金丹前期的修为。虽然金丹前期已经足够他化形了,但蜈蚣精不愿意舍弃这个现成的粮食库,于是一直呆在这里没有出去。
  刚才蜈蚣精正在美美地品尝着今天新杀的猪的猪血,突然耳边传来一阵人语声。这句话放佛是贴着他的耳朵说的。蜈蚣精知道遇到了修道高手,心里不禁慌了。他知道自己已经成精,自己的内丹是炼丹的绝佳材料。如果那人将自己杀了取内丹,可如何是好?不过还好,那人只不过警告他不要伤害无辜。
  听到这里蜈蚣精也不禁庆幸,当初他也曾动过这里村民的念头。但当时想毕竟自己受了屠户一代的恩惠,要是再伤害这里的人似乎有些说不过去,于是便没有那么做。没想到自己当初的一时善念竟然救了自己一命。
  云重也不是爱乱杀生的人,知道姚兴元已经警告过蜈蚣精后便不再理会了。
  姚兴元接过屠户递过来的肉,带着云重到最近的一家饭馆。让饭馆将这些肉炒了,好给他们做个下酒菜。云重虽然小,但有一次见姚兴元喝酒,便也喝了一杯。没想到竟然喜欢上了那种辣辣的感觉,从此每顿饭都要喝上两杯。姚兴元不禁感叹自己教坏了一个大好青年。
  吃过饭后,姚兴元和云重准备继续赶路。两人走到刚才的那个卖肉摊子时,看见那里围着好多的人。从人群里传来屠户与人争吵的声音。
  “我说过了,你们卖肉可以。但要想买案板,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我又不是卖案板的,而且这块案板是我们家祖传的,怎么能说能卖就卖。”屠户好像正在与人争辩。
  姚兴元和云重挤进人群,看到与屠户争吵的是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两人都配着一把剑,在这个时候显得有些奇怪。
  那女的道:“师兄跟他这个凡夫俗子费什么话,我们好心帮他,他却不领情。”
  那个男的两眼中闪着精明的光,心道:师妹真是年轻,我要是得了那个蜈蚣恐怕能增加上百年的功力。要想让我这么放弃,我可不甘心。
  那男的名叫李隆,女的名叫薛凝,他们都是蜀山派的弟子。这次他们奉命下山历练,刚走到这里,李隆便想买些肉来尝尝。谁知刚走到屠户面前,李隆便感到有一股妖气。于是忙开了天眼,终于发现有只蜈蚣藏在案板里面正在吸食猪血。
  李隆见这只蜈蚣至少有几百年的寿命了,要是将它炼成丹药,那药效肯定能够让他增长近百年的功力。于是李隆便向屠户提出要买这个案板。谁知屠户死活不卖,才有了现在的情况。
  李隆也是早已经不耐烦了。他是蜀山派的门下,在修真界谁不将他高看一眼,何曾跟一个凡夫俗子说过这么多的废话。于是取出佩剑,将案板劈成了两半。
  屠户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后,怒声道:“你真是蛮不讲理,我跟你拼了。”说完,拎起尖刀向李隆刺去。
  李隆怎么会被他刺伤。随便舞了一个剑花将屠户的尖刀隔开,然后道:“你看这案板里有什么?”
  屠户那里肯听他的,举刀又刺。李隆被他刺得急了,伸手将屠户的肩头刺穿。
  屠户肩头鲜血直流。正好倒在那条蜈蚣旁。旁边的人本来还想骂李隆仗势欺人,但看到那条蜈蚣后,纷纷大叫一声:“妈呀,妖怪!”然后都逃光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