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吴贡拜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薛凝见姚兴元维护蜈蚣精,斥责师兄,不满道:“这妖孽存活几百年,只怕已经害了不少人的性命。我等都是修道之人,前辈为什么要维护他。”
  蜈蚣精听完大怒,吼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伤人害命了。我在此静修几百年从未伤害过一个生灵的性命。你们两人为了一己私利竟让想要杀了我。如果不是我还有些本领,只怕现在已经给你们取了内丹。那里还能站在这里说话。”
  李隆道:“前辈,人妖有别。我看不如今天将这妖孽除了。也免得他日后为非作歹。”
  姚兴元叹了一声,道:“你身为蜀山派弟子,怎么这么糊涂。这个小镇虽然偏僻,但总不至于没有修真人路过。为何没有人动过这么念头?难道他们都是乐意看到妖孽杀人吗?”
  李隆知道他的意思,心里虽然仍然想取了蜈蚣精的内丹。但看来今天是不可能了。倒不如回去将师父请来。想好对策,李隆道:“前辈说的有理。我等马上回山面壁思过。“说完拉着薛凝就要离开,但突然又回头道:“不知道前辈在那座仙山修炼?道号如何?”
  姚兴元只道他想日后报仇,冷哼一声,道:“我乃青云宗护法姚兴元。如果你想找我报仇便来找我。我姚兴元倒要看看你有何本事。”姚兴元虽然不想得罪蜀山派,但见他竟如此猖狂,心中也不禁动了真火。
  李隆也不回答,拉起薛凝就要离开。蜈蚣精怎么能让他们这么轻易就让他们离开,一横身便挡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然后对姚兴元道:“仙长切莫放过他们。看他们的意思定是回去请救兵。我身为妖类死不足惜,只怕会给仙长和贵门带来无尽灾难。”蜈蚣精虽然隐居此地,但也知道蜀山派乃是修真界有名的大派,而青云宗这个名字却是没有听过,只道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派。蜈蚣精也知道感恩图报,这时欲将李隆二人除了,了结后患。
  李隆知道他们二人的性命现在都在姚兴元的一念之间。身为蜀山派弟子,求饶的事情他可干不出来。于是用言语刺激姚兴元,道:“前辈不如将我们两人杀了。这事以后自然不会有人知道。”
  姚兴元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意思,哼了一声,道:“你便回去请了救兵我便怕了吗?如果你请来了救兵,大可以到青云山去找我们。”
  李隆没说话,绕过蜈蚣精离开了。蜈蚣精听了姚兴元的话也就不阻挡他们。
  见两人走远,蜈蚣精全身黑雾缭绕。等黑雾消散后,现出一个人来。正是一个年轻人模样。不是蜈蚣精又是那个。
  蜈蚣精上前拜倒,说道:“我今日得罪了蜀山派,只怕此地已经不能再待下去。情愿跟着仙山做个小厮也好保全性命。”蜈蚣精知道姚兴元不会取了自己的内丹,所以才敢这么说。
  姚兴元本想拒绝,但又想到在众多护法中玄猿的修为最高,而他现在还没有徒弟。曾听他说过他也是异类得道,不如将蜈蚣精收了给他做个徒弟吧。想到这里,姚兴元问道:“我想替你寻一良师,你可愿意?”
  蜈蚣精本来只是想跟在姚兴元身边,这样也少了日日担心自称名门正道的修真人将自己杀了取内丹。没想到竟然还能拜得良师,于是忙道:“弟子拜见师父。”说完就要叩头。
  姚兴元忙伸手一托,将蜈蚣精要拜下去的身子托了起来。心知蜈蚣精误会了,于是忙道:“我说这的那人不是我,而是比我强上百倍的一人。他正是我青云宗的大护法。这下你可愿意?”
  蜈蚣精猛听姚兴元不收他为徒,心里多少有些失望。但听到竟是青云宗的大护法,心中激动不已。心道:眼前的这人也是护法,那人却是大护法。想来修为应该更高,我今日红运当头,总算拜得名师。
  铃铛空间里的玄猿听了姚兴元的话,对着旁边的姚倩苦笑道:“你看你爹多么多事。我几时说过要收徒弟了。”
  姚倩听他对自己爹爹不满,小嘴一厥,道:“我爹爹看玄叔叔没有徒弟便替你寻了一个好的,玄叔叔不感谢我爹爹,怎么反而倒怪罪他了?”姚倩平日里精灵古怪,深得玄猿等几位护法的宠爱。有时她与云重争抢红尾松鼠,他们也故作不知。
  玄猿被她反驳得没话说,干笑几声便从铃铛空间里面出来了。玄猿在铃铛空间里时就已经知道蜈蚣精已经有金丹期的修为,这样自己也省了不少的气力。
  蜈蚣精只觉得眼前人影一动便有一个穿白衣的人站在自己面前,心中惊骇不已。要知道他对自己的实力多少还是有一些自信的。这人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他的身旁,他竟然丝毫不知。
  蜈蚣精刚想动手,姚兴元笑道:“你师父来了。还不快行拜师之礼。”
  蜈蚣精这时才知道原来眼前这人就是师父,于是忙下跪叩头,道:“徒儿拜见师父。”
  玄猿苦笑道:“既然你已经拜我为师,那也算是青云宗弟子。还不快拜见宗主。”
  蜈蚣精不知道什么时候宗主也来了,四处张望了一下,满脸疑惑地看着玄猿。玄猿和姚兴元也不说话,只是站在一旁偷笑。
  云重自然知道他们两人在笑他不像个宗主,心道年龄小也是错啊。不好将气撒到玄猿和姚兴元身上,眼前的蜈蚣精不正是现成的撒气筒吗?于是云重生气地对蜈蚣精说道:“难道我不像宗主吗?难道年纪小的人呢就不能当宗主吗?。。。。。。”
  听着云重呜啦呜啦的一大堆话,蜈蚣精才总算知道眼前的这个小不点就是青云宗的宗主,自己的顶头上司。恭敬地道:“青云宗弟子拜见宗主。”
  云重正说的过瘾,没想到蜈蚣精来了这么一手。自己倒也不好再说些什么。玄猿也觉得笑够了,运转真元将笑意压制了下去,对蜈蚣精说道:“你既然为蜈蚣,我日后便叫你吴贡。”
  蜈蚣精又跪倒,道:“谢师父赐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