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戏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云重高兴了一会儿便想到现在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自己总不能带着这对阴阳翼回去。这样恐怕会把爹妈吓坏。不知道它能不能收回到体内。应该可以吧,它是我体内的阴阳二气所化,自然能与我的肉身融于一体。想到这里,云重默念:翅膀回去。但让他失望的时,阴阳翼根本没有像前几次那么听话,仍旧停留在外面。
  连续试了几次都不见成功。云重想到,难道还要注入真元?于是云重催动真元,注入到阴阳翼上。然后将真元慢慢收回。果然阴阳翼也跟着慢慢收了回去,最后竟然一点也没留在外面。又连续试了几次,云重终于摸到了门道。只要自己心中想着阴阳翼,它便会出来;而想要收回去的时候则必须将真元注入其中。
  云重也不知道自己修炼用掉了多长时间,姚叔叔可能已经着急了吧。想到这里,云重将阴阳翼打开,飞向了潭柘寺。
  姚兴元见云重几天没回来,心里有些着急。四处找了找也没看见人。了法见了,说道:“云施主福缘深厚,况且有玄猿施主等众高手跟随,肯定不会出什么事?再说云施主现在也已经是碎丹期的修为,再加上他手上的先天易龙图,就算是分神期高手恐怕也不敢对他轻易出手。”
  姚兴元心想也是,看来自己是瞎操心了。正在这时,从天空中飞来一个人。姚兴元大惊,但等看到那人正是云重时才算放心下来。但不禁对他身后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对这么奇怪的翅膀感到好奇。
  云重将自己如何修炼,然后又如何长出这对阴阳翼的事情说了一遍。姚兴元听完,说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此话真是不错。有些人苦修几百年也未必能修到元婴期,但宗主才开始修炼了多少天便已经到了这个境界。而今又得了这么一双奇异的翅膀,真是不得不让人感叹命运对宗主的眷顾。”
  了法道:“我等修炼本就是逆天而行,能修成正果的人固然不多。其中虽然有些是靠着莫大的机缘,但更多的是自己的勤修苦练。姚护法莫要灰心。”
  姚兴元笑道:“我怎么会灰心,只不过是一时感触罢了。”
  云重等人又在潭柘寺逗留了几天,然后便动身回去了。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自从离开了潭柘寺后,云重等人一路上倒也没有再遇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云重新得了阴阳翼,有些与姚兴元比比速度,但无奈姚兴元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不管云重怎么央求总是不答应。云重只好一个人在天空中飞来飞去,虽然少了些趣味,但也乐得逍遥自在。有时候看到一些修真人御剑而行,云重时常上去吓吓他们。
  这一日,天道宗的两个弟子正在天空中御剑而行。其中一人突然觉得眼前有不明飞行物飞过,速度奇快。只能凭借着修真人训练出来的直觉才能感觉得到。
  其中一人道:“师弟,你有没有觉得有个东西在我们周围飞来飞去?”
  “师弟”满不在乎地说道:“师兄过虑了。青天白日的不要用鬼来吓唬人。再说我们都是修真人,就算有两只小鬼也正好让我们练练手。”
  “师兄”与他这位师弟的修为相近,见他这么说也便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但不一会儿,“师兄”又感觉到了那个东西的存在,心里不禁有些发毛。大叫一声为自己壮胆,道:“何方鼠辈,藏头露尾。若是再不出来,莫怪道爷我剑下无情。”“师兄”也觉得自己这番话说得有气无力。
  “师弟”道:“师兄怎么说胡话,我怎么没看到什么人?”“师弟”还想再调笑几句,突然听到一阵悦耳的笑声,若有若无地从四周传来。“师弟”这回也有些发毛,颤声道:“师兄,不会真的有什么妖魔吧。我们修为还浅,可能不是妖魔的对手。趁妖魔还没有杀了我们赶紧逃走吧。”
  看着不争气的师弟,“师兄”的胆子不禁大了起来。厉声说道:“如果连对方的脸面都没有看见,这要是传出去别人还不笑话我们天道宗懦弱无能。”“师兄”这么说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他见那人似乎只是在戏耍他们二人,要不然凭着这种速度,只怕他们两人现在已经成了尸体了。
  “师兄”运足真元,徐徐说道:“不知是哪位前辈在戏耍我们二人。若是我们二人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指出来,我们天道宗子弟还不至于没有认错的胆量。”他这番话说的恭敬,实则暗暗点出自己的来历,让对方有些忌惮。要知道天道宗也算是修真大派,一般人听了天道宗的名号都会给些面子。
  但似乎这次天道宗的名号没有起到什么作用,那人仍然在他们周围飞来飞去。
  “师兄”见他没有害自己的意思,又不肯出来相见便不再理会,对着师弟说道:“我们走。”但见师弟神情惊骇地看着自己,好像凡人在大白天里见鬼一样。“师兄”问道:“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师弟”伸手指着他的头,道:“师兄,你的头上全都是鸡毛。”
  “师兄”伸手摸了摸头,果然摸到不少鸡毛。他竟然不知道这些鸡毛是怎样到了自己的头上的,想到这里,“师兄”心中直突突。难道真的有个强大的妖魔。正在这时,天空中飞来一个中年人,那人一拱手,说道:“两位真是对不住,我那位小友爱开玩笑。请两位且莫见怪。”这人不是姚兴元还会是谁?
  姚兴元见云重一路上不断捉弄各派的弟子,生怕一不小心被人发现,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这一路上,云重只要一开始捉弄人,姚兴元便出来替他道歉。这次已经是第三十二次了。有时姚兴元真想将云重绑起来压到云水村算了。但也只是想想,因为云重的修为比自己高,而且那对阴阳翼更是速度惊人。自己也只能跟着后面吃灰。
  那两人心中不满,“师兄”怒道:“不知道尊驾是哪位高人,竟将我们天道宗弟子这么玩弄于股掌之中。”任谁被这么耍弄也不会高兴,更何况两个年少轻狂的名门子弟。
  姚兴元知道自己理亏,也不责怪他们的不礼貌,道:“我乃青云宗护法姚兴元,与两位玩耍的那位是我们的宗主。真是对不起,两位千万不要见怪。”
  “师兄”一听是青云宗的姚兴元,吃了一惊。龙组组长霍易书早已经将当日云重炼化先天易龙图的经过传回了天道宗。天道宗宗主对此事非常关心,一再对门下弟子说如果见了青云宗的弟子一定不要得罪。没想到今日竟然遇到了他们的宗主。
  “师兄”忙道:“原来是姚前辈。这竟是一场误会,还望姚护法不要责怪晚辈刚才的无礼。”
  姚兴元道:“哪里哪里。我们有错在先,怎么能怪小友。”然后又向四周望了望,道:“我们宗主不知道又飞到哪里去了,我也该马上去找他了。不然去晚了,不知道又会有那个倒霉蛋遇上他。告辞”说完化成一道残影飞向远方。
  “师弟”道:“这青云宗宗主身为一宗宗主怎么和我们这些晚辈过不去,真是气人。”
  “师兄”道:“都怪你不听宗主的训话。你还不知道吧,这青云宗宗主是个不到五岁的孩子。”
  “不到五岁的孩子?”“师弟”听了这话差点从飞剑上掉下去。“我看刚才那人的修为深不可测,怎么可能是个孩子。师兄不会是开玩笑吧。”
  “师兄”道:“这可是宗主亲口说的。我也奇怪为什么一个孩子会坐上宗主之位,而且修为这么的深不可测。”
  “师弟”又想了想刚才的事情,不禁打了一个寒战,说道:“我们还是不要说这些了,赶紧赶路吧。要是那个小煞星又杀个回马枪那可就不妙了。”
  “师兄”也是打了一个冷战,要不是姚兴元及时感到,还不知道那个小煞星会干出什么。两人赶忙将飞剑的速度提到极致,远远地逃开了。从此,修真界便开始流传青云宗宗主是个人见人怕的小煞星。只要见了他,没有不倒霉的。这话最后越传越邪乎,云重最后变成了青面獠牙的妖怪,一会又变成了身高近十丈的巨人。当然这些云重都不知道。
  再说姚兴元去追云重。云重身有阴阳翼,天下间速度只怕只有鲲鹏可以一比。姚兴元找了很久都没找到,于是只好自己先回云水村。等云重玩够了自然会回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