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宗主令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离开云水村后,云重直奔长沙。想要在俗世中历练,最好的当然是融入其中的生活。四川和陕西两省现在都已经在青云宗的控制范围之内,如果待在这两省也未免太过乏味,所以云重选择来到了湖南省的长沙。象云重现在的年龄找工作是肯定不行了,先不说他没有文凭,光是他的年龄就不会有人要他,免得担上一个雇佣童工的罪名。所以,云重现在最好的去处当然是学校,而且不是初中也不是高中,而是大学。
  青云集团的实力遍布全中国,在国外也有很多的分设机构。姚兴元闭关前已经传令给青云集团的负责人,要他给云重弄一个身份,然后弄张录取通知书。
  青云集团湖南地区的负责人名叫安天石,是个四十多岁的稳重男人。自从接了姚兴元的命令后,他马不停蹄地开始办理。云重没有什么名气,而且从五岁时起就开始闭关,这关一闭就是十几年,再加上姚兴元几位护法除了告诉内门弟子宗主的名字外,外门弟子连宗主的名字也不知道。但好在安天石从其他渠道打听到了宗主的名字,但也不知道云重的具体信息。所以在接到姚兴元说要给一个叫云重的人办理各种手续时,安天石心里打了一个突突。难道是宗主?但当他听到所有手续中有大学的入学手续时,安天石心中一松,有失落也有放松。心道:原来不是宗主。失落的是,如果宗主真的在他管理的范围常住,那他不就可以得到不少的好处吗,说不定还能趁机加入内门,修习成仙的法门;放松的是,如果宗主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有什么不开心,说不定直接将自己灭了,到时候可就得不偿失了。
  见不是宗主本人,只不过是个同名同姓的,安天石放心了不少。他之所以那人不是云重是因为在他看来,这样的一宗宗主最起码也应该是上百岁的老人,而一个老人怎么可能上大学呢?他总不会干什么时髦吧。虽然确定了不是宗主,但是安天石也不敢怠慢。因为这件事毕竟是姚兴元亲自下令的。就算不是宗主也应该是为了不起的人物,最不济也是哪位护法的亲戚吧。
  由于不知道云重想要读什么样的学校,什么样的专业,所以安天石将长沙境内所有大学的所有专业的录取通知书都备了一份。现在万事俱备,只等云重来到。
  云重出山的时候也不过八月中旬,加上他在云水村逗留的时间和坐火车的时间,等他到了长沙时已经到了八月底。
  青云集团在湖南的基地设在长沙,办公地点设在青云大厦。青云大厦有八十一层,暗合九九大圆满之数。大厦前有八十一个石阶,每个石阶高十厘米,所以青云大厦的第一层就有八米多高。大理石的石阶亮的能够映出人的影子来。在石阶上来来回回的人男的西装革履,女的则也穿着干练的职业装,而且每个人都是行色匆匆。
  云重暗暗点头,这些人的功夫都有一定的基础,看来是我们青云宗的外门弟子。看来姚护法将外门发展的不错。云重一边欣赏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一边走上石阶。通过玻璃钢的旋转门,云重来到了青云大厦的第一层。
  第一层是大厅,设有专门的接待台。除了孤零零的接待处外,全都是来来往往的上班族。
  负责接待的是个年轻的女孩子,她见有个陌生人向这边走来,忙摆出职业笑容,问道:“先生,我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在她看来,眼前这个男孩很有可能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是来求职的,这些日子来这里求职的人太多了。
  云重微笑道:“我找你们这里的负责人。”
  接待小姐愣了一下,然后重新换上职业性的笑容,道:“请问您有预约吗?”接待小姐心道,看来这个求职者想要另辟蹊径。不过这种招呼自己已经见过无数遍了,不够新了。
  云重刚下山不久,没想到见人还有预约。
  接待小姐一看云重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没有预约,于是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推断。“对不起,我们的总经理很忙,所以请您先预约。您可以把您的联系方式留下来,我会向总经理秘书汇报的。”
  云重这时想起了姚兴元下山前送给他的那块铁牌。那铁牌是根据云重的先天易龙图的模样打造,但不过是件普通的铁质品而已,没有什么实际的作用。云重心道:姚护法好想说过这块牌子可以在青云宗的所有产业里畅行无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于是云重将这块牌子交给接待小姐。
  青云宗的产业下的所有员工都是青云宗的外门弟子,接待小姐自然也不例外。但外门弟子也有等级,而这位接待小姐无疑是其中的最底层,所以她根本不认识这东西是什么东西。于是接待小姐满脸疑惑地看着云重。意思非常明显,你这是什么意思?
  云重也是一愣,难道这牌子不灵。但很快他就想到可能是这人的级别太低,所以不知道牌子的作用而已。“你把这块牌子交给你们总经理就行了,就说我叫云重。”
  “云重?”这时在云重的背后响起一个声音,云重转身看到一个一身职业装的女性。
  接待小姐笑着对那女子说道:“原来是李秘书。”然后又对云重道:“这位就是总经理的秘书李茹佳小姐,你有什么事情找她谈吧。”
  李茹佳知道安天石安总经理最近正在替一个叫云重的人办理长沙各高校的入学手续,而这些事情也都是李茹佳陪着办的,所以她知道云重这个名字。
  看着眼前这个阳光的男孩,李茹佳心道:难道就是这个云重?但李茹佳还是怕自己认错人,于是有礼貌地说道:“请您先跟我到会客室。我马上请总经理来见您。”这时,李茹佳的目光无意间看到了云重手上的牌子,惊道:“宗主令牌!”
  云重这时候才知道原来这个不起眼的东西就是青云宗的宗主令牌。
  李茹佳的态度明显变得有些不同。刚才的那只不过是礼貌,而如今的态度则是有些恭敬了。要知道不是什么人都能拿着宗主令牌的。“原来您就是总经理一直在等的特使。我马上带您去总经理办公室找他。”
  接待小姐也是一愣。这个牌子竟有这么大的面子。对了李秘书说那是什么宗主令牌。“宗主令牌,宗主令牌。”接待小姐反复说着这几个字。突然她脑中轰的一下。难道竟是宗主派下来的特使,特地到各地视察工作来了。接待小姐这时也十分的庆幸。由于她是青云宗的外门弟子,所以就算其他公司的老板、经理见了她也是非常地有礼貌。日子久了自然难免生出骄横之心。前些日子有一个算卦的给他算过卦,说她近日必有灾祸。只有收敛性情才能避过此灾。所以她最近也越来越收敛,没想到今天果然避过一劫。接待小姐这时对算卦的那人感激的要命。真是活神仙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