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室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站在人群中,云重四处张望。树林、假山、喷泉处处都是,道路宽阔,一下子多了这么多的人也不会显得和拥挤。虽然不能与云水村相比,但也能勉强住下了。
  正在云重欣赏风景之际,从云重身旁走过的一人说道:“嘿,哥们儿,别傻站着,跟我一起走吧,我也是新生,待会儿人更多。”原来在那人看来,云重是不知道去哪儿报道,所以才会站在这里东张西望。
  云重想了想自己刚才的样子,心中苦笑。可不是嘛,如果不知道内情的人肯定会以为他正在着急地找报名地点。虽然那人误会了,但云重也不好解释。
  转身看到那人,云重吃了一惊。眼前这人国字脸,满面红光。说是满面红光也有些不合适,那人的脸上根本就是红的。云重心道:这人肯定是阴阳不调。不是阳气太胜就是阴气太弱。
  “我不知道在那里报名,所以一直站在这里。我叫云重,你呢?”云重微笑着说道。
  那人道:“我叫陈枫崖,也是新生。材料系的,你是哪个系的?”
  云重暗道:这么巧。然后笑道:“真巧,我也是材料系的。说不定还是一个班的。
  陈枫崖哈哈大笑,说道:“那样最好。第一个说话就是同班同学,我的运气简直是太好了。”看了看越来越多的人,陈枫崖道:“我们赶紧走吧。待会儿非得被人给活活挤死不行。”
  两人来到报名点。报名点设在学校的体育馆。里面摆满了迎接新生用的桌椅,桌椅后面坐着一个个老师模样的人物。
  陈枫崖身材高大,一眼就看见了材料系的报名点,一把抓住云重,然后用双手在人群中推开一条路挤了过去。来到材料系报名点前,陈枫崖道:“材料系报名的。”
  材料系这边有三个老师坐镇,其中两男一女。男的倒没有什么说的,而女的却有些不同。性感的鼻梁,似笑非笑的明眸,瓜子脸,正是一个标准的现代美女。美女正对旁边的两人不胜其烦,这时见正好有人报道,总算有理由摆脱了,于是笑道:“把你们的录取通知书拿出来吧。”
  陈枫崖和云重将录取通知书拿出来,递了过去。美女拿着两张通知书,在一张表单上搜索。嘴里还不时地念叨,“陈枫崖,云重。陈枫崖,云重。”终于在表单上找到两个名字后,美女眼睛一亮,笑道:“原来你们是我的学生。恭喜啊,你们是本班第一个来报道的。我是你们的班主任林沁。你们以后可不要给我捣乱哦。”
  林沁这样地表现将周围的两个男老师和陈枫崖看得口水直流。啊,这才是美女啊。顾盼生辉,果然是顾盼生辉。云重对她倒不是非常的感冒。如果林沁长得奇特一点,或者身怀异宝,说不定云重还会更高兴一些。至于长得好看一点,那就没什么特别的了。修真人修到了元婴期后都可以改变容貌,想美就美,想丑就丑。所以美丑在修真人眼中只不过是面具的好坏罢了,根本没有太多其他的含义。
  林沁自然知道自己的魅力,看看旁边的两位男老师和陈枫崖就知道。但为什么这个叫云重的却似乎没有丝毫感觉到呢?这时林沁不禁对这位新学生开始感兴趣。但报道还得继续,以后时间还长着呢。林沁将一些报道卡和收费清单交给云重和陈枫崖。这样两人就可以凭借这些单据去其他地方领被褥,饭卡和莲蓬校服之类的东西了。
  看着陈枫崖一脸陶醉的样子,云重暗暗摇头。这人也太容易受外界影响了。如果他是修真者恐怕早就走火入魔了。领饭卡、脸盆和校服之类小东西的地点就在体育馆中,但被褥却要在距离较远的大学生活动中心才能领到。云重看了看报道卡上的宿舍地点,决定先将这些东西放回宿舍,毕竟这么多的东西再加上被褥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云重将陈枫崖的校服等东西从负责的老师手中接过来,然后丢给他,道:“别犯傻了,赶紧回去吧。”
  陈枫崖喃喃地道:“真美啊。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美女啊。”
  云重感到十分好笑,拍了拍陈枫崖的肩膀,道:“待会再想。如果你还这样魂不守舍,待会路上车来车往,你被车撞了我可不管。”
  陈枫崖从幻想中醒来,装作发怒的样子,说道:“我可是你第一个同学,你难道要见死不救。”然后两人相视一笑。林沁的一段插曲将两人的关系拉的亲近了不少。
  宿舍楼倒是不难找,向楼层管理管领了钥匙后,两人打开门进到宿舍里。宿舍里面有四个床位,与床对立的是两个大立橱,每个立橱又分两半,两半相互对称。所以两个立橱正好有正好分成四个位子。立橱上有放衣服和放书、看书的地方。宿舍最里面则是洗漱的地方。宿舍顶部安装有四根灯管、一个电风扇和一台挂着的电视机。日常生活能用到的都有了。整个宿舍安排也还算合理。
  两人按照床位上贴着的名字,找到了各自的床位,然后将东西仍在床上。陈枫崖住在靠门的下铺,云重则正好谁在他的上铺。两人稍微地休息了一会儿,又去大学生活动中心将被褥一类的东西领齐,再到学校里面的超市里买了些日常用品,像牙刷、毛巾、暖壶等等。
  将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后,两人又将宿舍里的卫生全面的大搞了一次。刚刚还有些灰头土脸的宿舍经过他们两人的奋力工作,变得干净多了。只不过宿舍的尘土都跑到他们两人的身上来了。陈枫崖看着云重只有两只眼睛还算没有多大变化,脸的其他部分全都被一层薄灰覆盖,然后装模作样地掐指算了一下开玩笑地说道:“我看你印堂发灰,近日必定有大灾。”
  云重站在镜子前看了看,除了眼睛发亮,其他地方可不是发灰嘛。云重再看陈枫崖,只见他脸上仍然红光满面,只不过原本应该在脸上的尘土都跑到身上了。衣服的原本颜色已经看不出来了。云重也学着陈枫崖的口气,说道:“兄台满面红光,近日必定有喜事发生。”然后又装模作样地手指来回掐算了几下,道:“原来竟是你最近将遇到你生命中的贵人。你那贵人现在印堂发灰,他正好用你的喜气来冲一下他的晦气。”然后云重猛地将脏兮兮的双手向陈枫崖的脸上抹去。
  陈枫崖飞快地躲开,然后说道:“你算的比我准。我们还是先洗个澡去吧。”
  云重也不再和他开玩笑,拿了些洗浴用的东西,和陈枫崖一起去本楼层的洗浴室洗澡。两人洗完澡后将被褥都铺在床上,然后各自躺在自己的床上谈天说地,好不快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