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天眼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卫浦知道云重是在替自己想办法出主意,于是没有一丝隐瞒地将自己今天的行程说了一遍。原来今天上午考试的时候,卫浦看到旁边有一只女鬼一直盯着自己。那女鬼见卫浦能看得见她,于是便将自己的情况说了一遍。她自称是一位老师的女儿,几年前出车祸而死。但由于骨灰不见了,所以没有办法重入六道轮回,只能做个流浪鬼。她求卫浦将他的骨灰拿出来,这样他就可以投胎去了。
  卫浦相信了她的话,考完试就按照她的指引到学校后山山撬开一座坟墓将里面的骨灰拿了出来。由于后山荒凉,再加上处处都是坟墓,所以连谈恋爱的小青年也不愿意去那里。卫浦的盗墓行为也没有被人发现。盗墓工作整整持续了一个下午,等到了傍晚的时候才算将骨灰拿出来。
  卫浦将骨灰放到自己的书包里,然后来到这里交给女鬼,没想到那个女鬼竟然想要杀了他。
  卫浦疑惑地问道:“我帮了她,她为什么要杀我?”
  云重摇摇头,道:“我看你是天生的天眼通,正是妖魔们夺舍重生的绝佳人选。”然后又接着说道:“那女鬼话里漏洞百出,也只有你才会上她的当。”
  卫浦仔细地回想了一下,果然发现女鬼的话中漏洞不是一处两处。首先她说自己是某老师的女儿,但看她的穿着,应该是民国时候的人。那时候这所大学还不存在。再者骨灰就放在后山,就算女鬼白天不能去,那晚上也能自己拿回来。为什么偏偏要他去拿呢?这分明就是一个临时杜撰的骗局。
  云重不理会卫浦心中所想,他一直疑惑,如果卫浦是天生的天眼通的话,那自己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应该看出来,但为什么直到今天才发现呢?于是,云重问道:“老四,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能够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的呢?”
  卫浦回想了一下,然后道:“从我出生的时候,我便能够看到一些奇怪的人。当我把我看到的人告诉父母时,他们都吓得够呛,并告诉我他们都是已经死了的人,叫我不要到外面乱说。随着我的长大,看得的鬼魂也越来越多。由于我经常能够看到一些比较吓人的鬼,所以身体一直比较虚弱。在我七岁那年,父母请了镇上一个专看疑难杂症的大夫给我看病。那大夫没有说什么,只是在我的身上连续地刺了几下,然后说我以后身体会慢慢地好起来。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看到过鬼。
  云重点点头道:“看来那个大夫也看出了你是天生的天眼通,所以用金针刺穴的方法将你的异能压制了下去。但你现在为什么又能看到鬼了呢?”
  卫浦道:“来学校这阵子,我见后山风景很好又很幽静,所以一直在那里自习。昨天我在山上发现一面镜子,当我看到镜子的第一眼时,我便感到我身上的某个部分的禁止突然打开了。现在想来应该是那个镜子捣得鬼。”
  云重感兴趣地问道:“哦,那个镜子在那里,赶紧让我看看。”
  卫浦道:“我没有带在身上,把它放到我的柜子里了。”然后接着道:“我们先回去吧。到了宿舍里我在将他拿给你。”
  云重点点头。
  两人来到宿舍。这时候正是上晚自习的时间,学校规定,大一新生必须每天晚上都上晚自习。而且最近的考试越来越多,所以陈枫崖和胡维华都到教室去学习了。
  卫浦从自己的衣柜的最里面拿出一面镜子。只见那镜子是铜制的,青色,上面的花纹十分古朴,应该有一些念头了。但奇怪的是上面竟没有一丝生锈的迹象,也算是一件奇事。铜镜的背面雕刻着一些藤蔓类植物,正面则是用来看的了。
  云重点头笑道:“好一块百炼镜。”
  卫浦倒是没有听说过百炼镜的名号,于是问道:“什么是百炼镜?”
  云重慢慢解释道:“晋王嘉《拾遗记.方丈山》:‘有池方百里﹐水浅可涉﹐泥色若金而味辛……百炼可为金,色青,照鬼魅犹如石镜﹐魑魅不能藏形矣。’后来人们便将精炼的铜镜叫做百炼镜。而这面百炼镜则与其他不同。”
  卫浦问道:“有何不同?”
  云重道:“这块镜子乃是当年唐太宗李世民用的镜子。当年唐太宗取五金之精请一位异人炼制了一面百炼镜,并且将它悬挂在宫门之上。李世民曾说过:‘以镜为鉴,可以正衣冠;一人为鉴,可以明得失’。这句话中的‘镜’便是这面百炼镜。李世民死后,这块镜子被请下了宫门,几年之内不知去向。后来不知道狄仁杰从那里将它得来。当年狄仁杰白天审阳间不平之事,夜晚断阴间不平之事。他入阴间全靠这面百炼镜,所以这面镜子还有另一个名字,为‘幽冥镜’。”
  “幽冥镜。”卫浦仔细咀嚼着这个名字,然后问道:“难道就是这面镜子让我又有了天眼通的能力?”
  云重点点头,道:“不错。幽冥镜曾高悬于宫门之上,沾染了皇族之气,又受百官朝拜。后来随着狄仁杰断案,所以它也算是一件难得一见的宝贝。但你没有什么法力,留在手里只能是祸害罢了。”
  卫浦想起云重似乎是修真人,然后将幽冥镜推给云重,道:“既然你是修真人,那我不如将他送给你吧。”
  云重摇摇头,道:“这幽冥绝对算得上是一件宝贝。就算你送给我,我也不能要。再说幽冥镜既然帮你破开了身上的禁止,说明它已经认你为主。别人要想用虽然不是不可能,但也得费上一些时间。”云重想了想,然后道:“如果你对修真感兴趣,我可以将你推荐给一个门派。这样你修炼有成时自然能够运用幽冥镜。”
  卫浦对修真之事不是非常了解,于是问道:“修真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人?修真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云重道:“修真的目的自然是得道成仙,与日月同岁,天地齐寿。”
  “那也就是长生不死了?”卫浦惊讶地问道。
  云重道:“如果只是一般的修真人,那他们的寿命也不过几百年。只要修到了元婴期才算真正的长生不死。”
  卫浦又问了几个相关的问题,云重都一一作答。
  这时卫浦已经对修真充满了兴趣,云重刚才说要推荐他拜入修真门派,于是问道:“你是不是要将我推荐给你自己所在的门派?那我们以后岂不是师兄弟了。”
  云重笑道:“算是吧。”他总不能告诉他,我是宗主,你是小兵吧。
  卫浦心急地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启程去拜师?”
  看着卫浦着急的样子,云重笑道:“这事不急。我先传你一些功法,等你修到先天境界再说。”然后告诉了卫浦一些调息聚气的方法。
  卫浦仔细地记在本子上。边写边提一些自己不明白的地方。云重则一一作答。
  云重本想帮助卫浦突破到先天境界,但虽然卫浦是天生的天眼通,但他的经脉太细、太脆了,根本经受不住那么多真元的摧残,于是只好给他一些功法让他调气。等他的经脉扩展得更宽一些再说。
  两人又谈了些其他不相关的话题,十点多的时候,陈枫崖和胡维华也送自习室回来了。四人热热闹闹地海阔天空地一番乱侃,自不必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