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疯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云重笑道:“其他的要求我没有。只是希望您老人家下次看书的时候坐到边上去,免得我每次过去都要将你移开。”
  老头一愣,然后自言自语地说道:“怪不得我每次看完书都觉得自己好像换了位置,我还以为是遇到鬼了。原来是这小子在给我捣乱。”
  云重笑道:“哪里是我捣乱,明明是你给我捣乱。你每次都挡在我拿书的路上,这不是给我捣乱吗?”
  老头不跟他胡扯这些,问道:“这么说你是某大的学生?那你是那个班的,叫什么名字?”
  “材料系大一新生云重”
  老头反复咀嚼这几个字,“材料系大一新生云重,咦,这名字好熟。好像在哪里听过。大一新生?对了,我不就是教大一《思想道德》的吗?”老头终于想起云重是谁了,怒道:“原来是你小子。我说怎么听着耳熟。你小子整整一学期都没有上过我的课。快说,你都干什么去了?”
  这回轮到云重傻眼了。难道这老头竟是教自己的老师?那我怎么不认识。哦,对了。我只去上过一节英语课,其他的课还没来得及上就放假了。
  一旁的甄文听着云重的自言自语,终于再也忍不住笑意。肆意地笑了起来。只笑得喘不上气还是停不了。
  云重和老头看着甄文,心道:莫名其妙的女人。
  老头又对云重耳提面命了一番,最后总结性地说道:“你等着开学后补考吧。”然后不理会云重的目光离开的拍卖厅。
  云重低声道:“莫名其妙的老头。”
  甄文刚刚才将笑意压制下去,又听见云重这句,马上又开始放声大笑。幸好云重及时在甄文身边布置了一个隔音的结界,否则恐怕整个拍卖大厅里都能听到她的笑声。
  下一件拍卖品刚拿出来的时候,老头又鬼使神差地回来了。老头坐在云重身旁,然后对他说道:“我还想再买几件文物。嘿嘿嘿。”
  云重不禁感叹,这才是痴人啊。要是每个修真人有他这股痴劲儿,要是修不成大罗金仙估计谁也不会相信。
  第二件拍卖品是南唐后主李煜的一方印章,名为“建来文房“印。印章的测名有一首李煜亲自刻上去的词。全词用小篆刻就,词牌名为《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全词满含伤春惜时之意。
  第三件拍卖品为李白诗词的孤本。其上有许多诗词是现在还只是在研究李白诗词的人中流传,其他人还不知道这些诗词的存在。据说这个孤本是李白的手写卷。
  上面两件只不过总共六百万的价格,其中李煜的印章两百万,李白的孤本四百万。这两件宝贝都被老头拍得。因为其他人都见过了老头对文物的疯狂,所以也不想丢这个面子,没有人跟他抢。
  随后又有几件也都被老头拍得,最后老头的两千五百万都花完了。而拍卖品还剩下一件。
  最后的拍卖品是一个三足鼎。鼎有三足圆鼎和四足方鼎之分。而这件拍卖品是见三足圆鼎,朝代为夏朝。圆鼎为青色,其上雕刻着许多的奇形怪状的怪物。鼎高一米,口径约五十厘米,为三足两耳。这件鼎也算是难得一见的宝贝
  老头看见这鼎的第一眼就已经判断出了它的年代,知道是件绝佳的收藏品。但这鼎开价一千万,而他现在已经花的一文不剩。只能干看着。其他人这时都将目光投向老头,因为只有老头不跟他们抢,他们才敢竞拍。老头见云重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脑中灵光一闪。他既然能坐在这里,一定有不少钱。不如自己向他借点。于是老头说道::“小兄弟,先借你老师点钱花花。”
  云重根本不知道他现在已经将钱花完了,心想他应该不会借太多吧。
  老头见云重似乎同意,小心翼翼地说道:“只不过一千多万而已。”
  如果云重现在在喝水的画已经会将水喷出来。“一千万,老师,你可真敢开口。”
  老头道:“我又不是不还。再说我在哪里工作你也知道。我再把我家的地址告诉你,到时候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家的那套别墅也值不少钱。”老头说这些话的时候有些心虚。毕竟自己家的那套别墅最多也就值两三百万,而自己要借的可是一千万。
  云重道:“借钱倒是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老头眼镜一亮,忙道:“好好好。别说一个,十个一百个都答应。你快说是什么条件?”
  云重眼珠一转,道:“我那个补考怎么办?”意思非常的明白,我不想补考。
  老头松了一口气,道:“没问题,我回去后马上将你的分数改过来。这样你就不用考试了。”
  云重点点头,然后叫来安天石取了一千万给老头。
  其他人一见老头又开始竞拍,纷纷将将要举起来的牌子放下。唉,这个鼎又是这老头的了。
  老头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三足鼎,当办好了一切手续后,老头走到云重面前,道:“补考你还得准备,但钱我一定会还你的。”说完,匆匆回家抱着文物睡觉去了。
  云重被他气得差点背过气去,心道:这老头真是不守信用,早知道就不该借钱给他。
  第二天,甄文一直缠着云重。让他陪着去这里却哪里,最后还逛了半天商场。云重心里赞叹,女人真是天生的自动提款机——只管出不管进。
  晚上的时候甄文跟云重告别,说她要坐晚上的飞机回老家过年。让云重送送他。云重一直感到奇怪,为什么她一直要缠着自己呢?云重虽然修为较高,但对于男女之情确实一窍不通,自然不会明白甄文举动的含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