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骑海豚游大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云重觉得两人的话题越来越沉重,于是便又同他开始聊那些海豚。云重见他似乎非常想进一步研究海豚,于是道:“教授想不想也跟我坐在海豚身上四处游一游?”
  廖忠诚一愣,然后喜道:“我真的可以跟海豚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吗?”要知道海豚虽然颇通灵性,但它们也十分的排斥人类。只是由于人类见海洋馆里的海豚似乎不怕人便觉得所有的海豚不怕人,这其实已经是打错特错了。海洋馆里的海豚却没有什么研究价值,而野生的海豚却不容易见到。就算见到也不可能跟它们相处一段时间。云重身上有百兽之涎,不免会发出兽类的气味。而这种气味在任何动物闻起来都是它们同类的气味,所以这样的气味被海豚捕捉后,它才会让云重骑在它的背上。
  云重不知道这些,以为海豚都是如此。但好在海豚王受了他的恩惠,对他的话自然言听计从。于是道:“我失足落水后与那群海豚中的海豚王成了朋友,所以我想它不会拒绝我的请求。但我希望教授答应我不要将海豚的信息告诉别人。”
  廖忠诚疑惑地问道:“为什么?我了解海豚的习性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来了解海豚,如果不写成文章那又怎么来告诉众人呢?”
  云重叹了一声,道:“教授是君子,便以为天下人都是君子么?你虽然不会伤害海豚,但难免有人利用你对学术的这种狂热加害于海豚。所以我想请教授不要将这群海豚的出没的地点写在自己的文章中,以免被有心人利用。”
  廖忠诚一愣,然后叹了一声,道:“你说的我又何尝不知道,我自然不会将它们活动的区域写出来。这些你尽管放心,就算我被他人挟持拿我性命相要挟,我也决计不会吐露半句的。”
  云重心里道:万一她们拿你家里人的性命相要挟呢?但云重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廖忠诚跟着云重来到甲板上,这时天色已经开始有些发亮了。海上有一层薄薄的烟雾,让人觉得自己似乎进了仙界一般。云重开口呼唤海豚王,但廖忠诚只见云重的嘴是张开的,但却没有发出什么声音。正在感到奇怪之时,突然看到不远处游来一只海豚。赫然就是昨天云重骑着的那个海豚王。
  云重自然不会告诉廖忠诚他用的什么方法将海豚王唤过来,只怕那样会吓坏了他。云重又示意海豚王再叫来一只海豚。海豚王听懂了云重的意思,又唤过来一头海豚。云重先从缆梯爬下去坐到海豚王的背上,然后叫道:“教授,你也下来吧。”
  廖忠诚见云重真的叫来了两只海豚,心里惊诧不已。心想等一会儿一定要将招呼海豚的方子求过来,这样必定能够更好的了解海豚。廖忠诚也学着云重的样子慢慢爬下缆梯,然后坐到另一只海豚上。海豚一见那人已经坐到了自己的背上便开始向远处游动。云重的坐骑海豚王也跟着那只海豚向远处游动。
  云重生怕廖忠诚从海豚身上跌下去,所以示意海豚游的慢一些。但廖忠诚一直都是骑马的好手,虽然没有骑过海豚,但也不是十分的费力。
  廖忠诚坐在海豚的背上,只觉得自己正在做梦。拂面的海风中夹杂着淡淡的咸味,天际之处的太阳正在缓缓升起,这简直就是一首诗,世界上最美的诗。
  在海上游了很长时间后,云重想廖忠诚也应该饿了,所以让海豚游到自己昨天到过的那个小岛上。
  廖忠诚见不远处有个小岛,而海豚似乎正在朝着那个小岛游动。于是不解地问云重,“它们怎么向那个小岛游,难道它们的老巢在小岛附近。但是不应该啊。”
  云重笑道:“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没有吃东西,教授不饿我还饿了呢。”
  廖忠诚听云重这么一说,也觉得自己已经前胸贴后背了。肚子也不禁开始咕咕叫。可不是嘛,昨天晚上自从救了云重后,两人都只顾着聊天,一直没有吃饭。后来又和海豚在海上游了半天,廖忠诚就算再怎么强壮也毕竟是个年过花甲的老人,那里会有不饿之理。
  上了岸后,云重道:“这个岛我曾经来过,岛上的情况我比较熟悉,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去打些东西来吃。”云重自己的无量乾坤戒里面有的是美味的蛇肉,但却不能在廖忠诚面前拿出来,所以提出自己去打猎的要求。
  但廖忠诚怎么好意思让他一个人去打猎,于是道:“还是我陪你一起去吧。这岛上说不定有什么野兽。”刚说完,廖忠诚便打了一个喷嚏。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什么都没吃,再加上海风的凉气和廖忠诚本来就已经年岁不低,虽然他身体还算强壮,但也还是感冒了。云重见如此也只好让他一起去。
  岛上的野味多的是,没一会儿他们二人便猎到一只兔子和一只山鸡。廖忠诚虽然是一个动物学家,但他对植物学也了解一些,于是他又在树林里找了些能吃的果子采了些。
  云重趁着廖忠诚去采野果的时候将一粒补中益气丹分成两半,然后一半塞进了山鸡的肚子里,另一半塞进了兔子的肚子里。随后云重将真元运到兔子和山鸡身上,让它们将丹药的药力消化吸收。好在云重和廖忠诚猎到的兔子和山鸡都是活的,没过多长时间药力便被它们吸收。
  原来云重也看出廖忠诚生病了,于是将丹药喂给兔子和山鸡。廖忠诚吃了山鸡肉和兔子肉,病自然会好。而且在补中益气丹的疗效下,只怕比起以前会更加的精神。
  廖忠诚采了些野果后,云重已经升起了火将兔子和山鸡杀了,内脏之类的东西取出,然后穿在两根树枝上放在火上烤。有了昨天烤蛇肉的经验,云重烤兔肉和山鸡肉的手法更加熟练了一些。直看得一旁的廖忠诚叹为观止。兔肉和鸡肉的香味很快便散发了出来,其中还夹杂着补中益气丹的药香。闻着肉的香味,廖忠诚的口水不禁快速地分泌,时不时地将分泌过多的唾液又咽了回去。
  见廖忠诚这幅模样,云重打趣道:“想不到教授也是个好吃鬼。”
  廖忠诚贪婪地翕动鼻子,呼吸着空气中的香味。然后道:“不是我贪吃,而是这兔肉和鸡肉的香味太好闻了。我以前也吃过不少野味,但却没有闻到过这样的香味。刚才我还觉得自己有点感冒了,没想到自从闻到这股香味后,感冒全好了。而且觉得精神也比以前好多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