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遇到知音人,何守元便没想云重的话,开口道:“好好好。”。但又想了想云重竟然想要自己的宝贝,虽然自己欠着他一千万,但想要用自己的收藏来抵债,那他可是不会干的。要是这样他也不会借钱买那个三足鼎了。于是又摇头道:“不好不好。”
  云重本就没想过要他的古董,只不过随手说说。这些古董在别人看来或许都是无价之宝,但在云重眼中只不过是历史留下来的印记而已。没有丝毫其他的价值。过去的东西未必就必现在的好,这是云重这些日子来的体会。云重边看这些古董边提出自己对它们的评价,或褒或贬,不一而足。
  何守元本以为云重也只不过是认识这些古董而已,但每次听到他对这些古董的评价都感到耳目一新。虽然观点不一定对,但也有值得借鉴的地方。有时云重说某一件古董只不过是赝品而已,何守元自然不会同意,于是时不时的提出与之不同的观点。然后云重又引经据典的与他争论,何守元也不甘示弱,跑到自己的书架前找来些有关的书,翻到一页来佐证自己的观点。
  云重虽然在古董的专业知识方面远远不及何守元,但每件古董上散发出来的那个朝代的气息是做不得假的。所以云重只要看一眼那件古董便能马上分辨出它的朝代。有些赝品虽然做的跟真品一模一样,颜色材料,甚至可能是当时的制作真品的后世子孙临摹的,但云重仍然看得出它是假非真。再加上自己在图书馆里面博览古书,所以也时不时地从何守元的书架上抽出一两本书来佐证自己的观点。有时何守元这里没有那本书,他便说出那本书的那一页可以作为自己所说的证据。但这么晚了想要去买书也不可能,好在这个时代有一种东西叫做网络,而何守元的书房里正好安装了一台电脑。于是一老一少便围坐在电脑面前,搜索有关的信息。
  不知不觉中天已经亮了,云重从何守元的藏品找出了两件赝品。一件是后人临摹的张大千的画,另一个则是仿制的康熙年间的花瓶。何守元的藏品数量何止千件,千件里面只有两件赝品足可以看出何守元在古董鉴定方面的造诣。但何守元仍然叹息自己也有出错的时候,看来以后要更加谨慎才行。
  天已经大亮,也是到了去学校的时间了。云重和何守元走下楼,只见苏蓉和何莹两母女都坐在沙发上睡着了。何守元虽然不想叫醒她们,但他自己又不会做饭,无奈之下只好将苏蓉叫醒。
  何莹听见他的声音也从梦中朦朦胧胧的醒过来。梦中她梦到自己走进一所自己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而云重正站在那里浇花。于是她便上前去问他的电话号码和所住地址,但云重都是笑而不答。何莹着急地围着他转圈,但云重好似没有看到她似的,自顾自地浇花,脸上若有若无地挂着淡淡的笑容。正在一筹莫展之际,从门外走来一个老人,那老人正是她的父亲何守元。何莹走到父亲跟前问父亲他的来历。何守元却道:“天亮了,还不起来做饭。”何莹一惊,便从梦中醒了过来。
  何莹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看到爸爸和云重正站在自己的面前。于是她又想起了刚才的那场梦,不禁俏脸一红,偷偷用眼角看了一眼云重。发现他正在看着客厅里的摆设没有注意自己,有些放心又有些失落。
  苏蓉被何守元叫醒,知道他们两人又忙了一晚上。白了何守元一眼后,说道:“老不死的,一大把年纪了也不知道顾着点身子。”然后又笑着对云重道:“小云啊,等着伯母给你做些吃的。”
  “小云?”何守元听她这样称呼云重,不禁开怀大笑。一边笑还不忘重复,“小云,正是笑死我了。”
  何莹也是扑哧一笑,毕竟小云这个称呼怎么也不像是称呼一个男子的。
  苏蓉刚才也只不过是想叫得亲切一些,话一出口也觉得似乎有点别扭,连忙改口道:“小重,我先给你们做些吃的。”然后又伸手在何守元的软肋上掐了一下,边掐边说:“让你笑我。”然后和何莹进厨房给他们做吃的去了。
  何守元被她掐的倒抽凉气,笑声也止住了。
  苏蓉将昨晚的隔夜饭都倒进了垃圾桶,然后热了三杯牛奶,烤了几片面包。正好够三个人吃。她自己倒是不急,云重和何守元要去某大,何莹也要去上学,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在家。所以什么时候吃饭都是一样的。将面包烤好,牛奶热好后,苏蓉和何莹将它们端到饭桌上,招呼何守元和云重来吃。
  何守元也是不知道自己的女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乖巧了,居然知道帮着做饭,心里非常的高兴,所以今天吃得也格外的香。等吃完后,苏蓉将昨晚钟泉的儿子钟强如何欺负何莹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隐去了钟强想要杀人灭口的事情,毕竟自己没有证据。而她又知道自己的这个老头子平时比自己还要宠爱这个女儿,如果让他知道了这件事情,只怕会冲到校长办公室将钟泉暴打一顿。而且苏蓉也知道钟泉是何守元的老同学,他倒是不会偏袒自己的败家儿子。只是钟泉对他的凶悍老婆却是怕的要命,而他的凶悍老婆对钟强十分的溺爱,肯定不会责怪他。
  虽然只是听到钟强欺负自己的宝贝女儿,何守元的怒火已经冒了起来。“好啊,我的女儿我都舍不得打。他钟泉的儿子竟然动手打我的女儿,看我今天不剥了那小兔崽子的皮给我女儿做件大衣。”然后气鼓鼓地坐在椅子上,犹如一只正在吸气吐气的蛤蟆。
  何莹听爸爸竟然要将钟强的皮拔下来,而且还要给自己做件衣服,只把她吓得脸色煞白。她虽然恨钟泉,但也没有想过何守元竟然这么厉害,忙道:“爸爸教训他一下就可以了。杀人可是犯法的。”苏蓉也在一旁附和。苏蓉现在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将钟强想要杀人灭口的事情说出来,否则只怕他会连钟泉一家子的皮都拔下来,然后给自己家的每个人都做件皮衣。
  何守元虽然也和痛恨钟泉不好好管教自己的儿子,但也知道他的难处,再加上两人是几十年的老同学,何守元之所以没有接受其他学校的高薪聘请就是因为钟泉是他老同学的原因,所以用要把钟强的皮拔下来做件皮衣这样的话来吓吓苏蓉母女。但今天找钟泉的晦气却是一定要找的,不然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宝贝女儿。如果让何守元知道钟泉的全部作为,只怕他真的会将钟强给扒皮去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