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接着又一个问题来了,到底什么是灵气呢?这是个必须要有答案的问题。因为只有知道了什么是灵气,那么凡人才有可能不用修真也能得到灵气,从而长生不死。而修真人自然也可以找到修炼速度更快的方法,这样便可以早日修成仙道。但这样有可能吗?普通人的经脉又细又脆,而且大都是堵塞的。根本无法经受住大量灵气的涌入。看来修真是必不可少了。就算找到吸收灵气的方法也只能作为一种辅助措施。
  云重又浏览了很多的网页,但都没有找到合适的答案。所以灵气到底是什么的问题也只能等以后再说了。他也知道凡事不可强求,有时候一时间的顿悟比起数十甚至数百年的顿悟更加重要。他现在已经掌握了足够的知识,所需的只不过是一时的顿悟罢了。顿悟只能靠自己的机缘了。
  由于一些专业的网站根本不对外开放,所以云重浏览的那些网站的作用不大。等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学后,云重便不再上网,而是跑到各个教室去听各个教授的不同专业的课。每当有不明白的时候,云重便举手发问。有时觉得这个理论似乎有些漏洞,于是便提出自己的看法。上课的老师听得也是目瞪口呆,只好让他下课后到自己的办公室里面好好探讨探讨。后来渐渐地某大所有的老师都知道了某大有一个充满灵性、又敢于挑战权威的学生。而且这个学生似乎精通全校开设的所有科目,一时间全校哗然。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就到了五月份。某大也迎来了它四年一次的本科教学评估。这次全校总动员,到处都能看到学生们拿着学校发放的小册子仰天背诵的场面。几十人、甚至上百人仰天背书的场面也是十分壮观的。当然云重自然不再这群人中间,当他拿起那本小册子的时候用眼睛扫了一遍便将里面的内容全部记下了。卫浦虽然没有云重那么变态,但毕竟也是引气期的修真人。任督二脉已经打通,记忆力也比一般人好上数倍。看了几遍后便倒背如流。直把陈枫崖和胡维华惊讶的要命,两张大嘴就差把一头牛吞下去了。
  这日,云重和卫浦早起后便去后山开始修炼。虽然时间很少,但也得抓紧啊。云重自然是不用吃饭的,而卫浦的饭量也越来越小,偶尔吃一顿满足一下还没有完全退化的人类习惯。当他们两人修炼完成后来到教室后,教室里已经坐满了人。黑压压的,整个阶梯教室都快被撑爆了。
  云重这些日子也上过不少课,但可从来没有见过有这么多的人到课。心中不禁一片感慨,以前到底有多少人在逃课啊。殊不知他自己就是公认的逃课之王。云重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有这么多的人到场,看到陈枫崖和胡维华坐在中间,而且还跟云重和卫浦两人留了座位。于是云重和卫浦两人穿过一个个人坐进了里面。
  这么多人却是没有一点声音,简直赶得上何守元的课了。同学们似乎也都失去了以前“朝气蓬勃”的聊天气氛,纷纷缄口不言。云重小声问旁边的陈枫崖,“今天怎么这么奇怪?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是教学评估组来了?”云重想应该只有这种可能吧。
  陈枫崖小声地回答道:“不错。今天我们倒霉,教学评估组的老师们都要来听这节课。这次学校发了狠,刚才老师说如果谁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一定从严处理,决不姑息。听说这次如果不过关,学校就要被撤销一些本科的专业,将它们都变成专科专业。所以这次学校发狂也是可以理解的。你小子可小心些,千万可别在这时候出什么要蛾子,否则谁都救不了你。”
  云重心道:果然如此。但一个教学评估便让所有人草木皆兵,也太有些小题大做了吧。正在这时,云重突然感到一个修真人的气息,不对是两个。其中一个非常微弱,应该只不过刚刚跨过先天境界,比起卫浦来还多有不及。另一个则是稍强一些,但也不过引气中期的修为。听声音他们身边还有一个人,应该是授课的老师,难道这两个修真人就是教学评估组的专家?
  白野和何夕都是全真道的门下弟子。两人已经下山历练二年多了,虽然一直想回山修炼,但无奈还没有到掌门人说的三年之限,只好继续挨下去。他们两人上山前都曾经学过一些文化知识,所以托关系在教育部某了一个职务。这次教学评估上面将他们两个人给派来了。虽然两人不太愿意,但毕竟是来历练来了,多走走也不是什么坏事。
  正当他们觉得这趟旅行索然无味的时候,白野突然感觉到附近有修真人的迹象。那人的修为比自己稍差,但比起自己的师弟何夕来又强上不少。白野心中一片兴奋,心道:总算碰到同道中人了,待会一定和他好好聊聊。碰巧的是,那个人的气息正好是从那间自己要去听课的教室散发出来的。
  这次授课的老师是个女老师,她听到评估组的专家要听自己的课,心里也吓了一跳。她才刚刚读完硕士三年而已,授课的经验还十分的稚嫩,生怕自己会为学校捅了篓子,被学校领导当了出气筒。谁不知道评估能不能过,根本不再课堂上而全在校领导是不是舍得花钱。但这次的校长钟泉为人十分正直,说不定不会上杆子地讨好评估组的专家,到时候评估过不了总要有人来承担责任。学生中自然会有人倒霉,但老师中也必定会有人倒霉。她现在开始祈祷自己不是那个倒霉的老师。
  女老师站在讲台上,说道:“这位是评估组的两位专家,白专家和何专家。大家鼓掌欢迎。”只听讲台下掌声雷动,女老师也放了一些心。心想:这些学生还是比较懂得轻重的,应该不会在自己的课上捣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