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云重看到那人忽然又盘膝坐在地上,似乎修真人在打坐。那人刚坐了一会儿又开始喃喃自语。“我现在的修为应该是大罗金仙了吧。盘古大神也挂了,天地灵宝也都出世了吧。趁着各位大神还没有多么高强的法力,我趁机抢些宝贝也好。”
  然后那人在讲台上转来转去,时而跳上,时而蹲下。有时会说道:“不周山的灵宝最多,我先看看那个葫芦藤结出了几个葫芦。算了,我将葫芦藤连根拔了吧。”有时候又说:“原来太极图、盘古幡还有混沌钟。哈哈,这些都是我的了。”
  过了一会儿,那人指着黑板骂道:“三清,你们不要以为人多我就怕你们。惹恼了我,一并将你们灭了。你们弟子多,我现在就开宗立派,等我的弟子比你们多了我再去找你们的晦气。”
  过了一会儿,那人又道:“封神之战将起,我还是派弟子去将姜子牙、袁洪、文仲都受了当徒弟。”
  云重本来以为这人可能是网络小说看多了,梦游着就来到了教室,于是乎便有了这一场可笑的闹剧。但过了这么久,这人怎么还没醒,难道是有人作怪。想到这里,云重运起天眼通。只见那个胡言乱语的人周围似乎有一层雾气。云重心道:果然如此,这人是被人施了幻术。到底是谁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这么干呢?云重将目光看向讲台下众多看戏不用交钱的学生。突然他的目光落在陈枫崖的身上。咦,陈枫崖的脸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正常了,他的脸不是一直都是火红色的吗?
  云重发现陈枫崖身上的气息于讲台上的迷雾有些相似,心道:难道竟是陈枫崖干的。我和他住在一起这么久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难道他的修为比我还要高。不可能,只要他的身上有灵气的波动我都能发现。难道陈枫崖修炼的功法不用吸收天地灵气。
  云重这时仔细地观察陈枫崖,只见陈枫崖的脸色由刚才的正常色逐渐变为了青色。而且有越来越青的迹象。红色说明阳气过重,而青色说明阴气过重。陈枫崖时而阳气过重,时而阴气过重,这到底是什么功法?云重将云中子的玉简仔细地在脑中翻阅。其中有一种功法吸引了云重的目光。那种功法名为阴阳丹诀。
  这阴阳丹诀有个特性。修炼阴阳丹诀之人不会吸收天地灵气,而是以自身为鼎炉。将自身精血中的阴阳之气炼化为两颗阴阳丹。阴阳丹炼成之后,修炼者便达到了金丹期。所以这种金丹也叫做阴阳金丹。修炼者修成了阴阳金丹以后,可以将两颗金丹释放到体外。在体外吸收天地阴阳之气。但阴阳丹诀有一个很大的弊病,那就是它对修炼者要求很高。修炼者必须不在五行中,这样才能专修阴阳。这世上除了云重和四种灵猴、一种灵猿外,只怕不会在有这种人了。而且阴阳丹诀分为阴丹诀和阳丹诀,修炼者必须同时修炼这两种功法,两者缺一不可。
  云重仔细地想了想陈枫崖往日的种种,心道不好。陈枫崖极有可能是得了阴阳丹诀的阴丹诀,而且还是残缺不全的残篇。陈枫崖照着上面修炼,结果体内的阴气越来越少,而阳气则显得越来越多,所以陈枫崖才会满脸呈现为红色。这时他的脸色变为青色,明显是运转真元的迹象。但由于陈枫崖还在五行之中,体质不适合修炼阴阳丹诀,所以一旦运转真元他根本就停不下来。如果再陈枫崖的真元再这样运转下去,只怕他体内的少量阴气便会化为乌有。而那时候体内只剩下阳气,陈枫崖免不了被阳气活活烧成灰烬。
  想到这里,云重也顾不上正在讲台上演戏之人,反正他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但陈枫崖却是快不行了。云重连忙跑到陈枫崖的面前,然后单掌抵在他的悲伤,另一只手将他拖了出去。这时大家都在注意讲台上演戏之人的精彩表演,倒也没有注意到云重的反常举动。
  陈枫崖这时已经冻得没有了知觉,任由云重将他拖到一个僻静的地方。云重本身修炼的功法就是吸收阴阳的方法,与阴阳丹诀倒是有些相似。但比起阴阳丹诀却不知道高了多少个等级。云重将自己身上的阴阳真元传到陈枫崖的身上,慢慢地调和陈枫崖体内失调的阴阳之气。本来以云重现在的修为完全可以一掌击陈枫崖体内压缩的阴气,这样陈枫崖体内的阴阳之气自然就会调和。但如果那样陈枫崖的修炼也算是费了,从此也变成了一个普通人。这么大的决定云重倒是不敢替他做决定。于是先输送些真元到他的体内,等他有了自己的意识再做决定也不迟。
  云重的阴阳真元正好可以暂时调和陈枫崖体内的阴阳失调,但也只是暂时,要想彻底的好起来,只有两个办法。第一种办法最简单,那就是让陈枫崖散功,前面已经说过。第二种办法最困难,而且能把人拖死。那就是云重不断地为输送阴阳真元,或者天天为他炼制调和阴阳的丹药。但这种方法无疑会将云重死死地绑在陈枫崖的身上。云重自然不愿意这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