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云重已经探得陈枫崖将全身的所有阴气全部凝聚与丹田之内,阴气现在已经聚成了小米米粒大小的金丹。但陈枫崖现在的实力连一个后天高手都不如。云重将陈枫崖的阴丹用真元封死,然后将自己阴阳真元中阴性的那部分真元运行到陈枫崖的奇经八脉之中,暂时缓解症状。
  接受了云重真元的陈枫崖悠悠地想过来,见到云重正在看着自己。然后不知所措地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我刚刚不还在教室吗?”
  云重道:“你还记得你刚才做了什么事情吗?”陈枫崖仗着自己有点能力便随意玩弄普通人,云重对这点十分地气愤。如果不是知道他只是贪玩,没有坏心思,云重也不会救他。
  陈枫崖这时候才想起刚才的事情。刚刚在教室的时候,他见一个人趴在桌子上睡觉。突然那人开始说梦话,梦话的内容也都是他平日里看的小说里面的穿越内容。于是陈枫崖立刻想起用自己的特殊能力来戏弄那人一番。
  陈枫崖将那人的周围布置上一层阴气结成的迷雾,那人处在迷雾中就好像到了另一个世界一样。眼前出现的都是他在脑中想象的穿越画面,而他最近正好在看一部仙侠类的穿越小说,于是便发生了云重看到的一幕。后来陈枫崖觉得全身越来越冷,而且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体内不断往外冒的寒气。随着体温的越来越低,陈枫崖最终晕了过去。等想过来以后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云重。他也正在奇怪自己是怎么从教室里来到这里的。
  云重看着仍然呆呆傻傻的陈枫崖,道:“你修炼的功法是从哪里来的?”
  陈枫崖稀里糊涂地问道:“什么功法?”忽然他心中一动,难道云重说的是那些墓碑上记载的文字,于是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会什么功法?”
  云重随手一挥,陈枫崖便浮在了空中,还好云重在他们周围布置了隐逸阵,否则要是被人看到了还不显得有点惊世骇俗。看到一脸惊骇的陈枫崖,云重道:“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知道了吗?”
  陈枫崖的心中波涛汹涌。本来他以为这个世界上会那种本领的人不多。但没想到自己的一个同学就会,而且随手一挥就能让自己漂浮在空中。好在陈枫崖也算是半个修真人,所以惊讶了一会儿之后就多多少少恢复了一些平静。陈枫崖道:“原来你是仙人。”在他眼中只有仙人和凡人之分,根本没有修真人这个概念。
  云重道:“我们都不算是仙人,只不过是普通的修真人罢了。你到底从哪里得到了阴丹诀的残篇,你知不知道自己差点被它害死。”
  陈枫崖听到“阴丹诀”三个字,心中一震,急忙说道:“你也知道阴丹诀?”
  云重点点头,然后道:“不错,我不仅知道阴丹诀,而且还知道阳丹诀。但这些不是最重要的,而你现在面临一个选择。是要命还是要功力?”
  陈枫崖不解,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云重将阴丹诀和阳丹诀必须一起修炼,而且修炼者还必须不在五行之中的事情跟陈枫崖说了一遍,然后接着道:“如果你不散功,那么只有死路一条。所以我劝你还是散功,如果你真的对修真感兴趣,我可以将你推荐给一个修真门派。这样你就可以得到专业的指导。自然也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了。”
  陈枫崖沉吟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修炼阴丹诀也有几年,虽然有些舍不得,但性命却更加重要。”顿了顿,又接着道,“你真的可以将我推荐给一个修真门派吗?”
  云重是青云宗宗主,这点小事情他还是做的了主的。毫不犹豫地说道:“那是自然。你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找到阴丹诀残篇的,说不定我们能再从哪里找到什么其他的东西。”要知道阴阳丹诀是四种灵猴和一种灵猿生下来时便会的修炼功法,而其他人想要知道这项功法,必须是他们那五种神兽亲传。而陈枫崖的阴丹诀明显残缺不全,甚至还没有阳丹诀。云重对这些功法是怎么来的十分好奇。
  陈枫崖回忆了一会儿,道:“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才六岁,那天我一个人在田间地头玩耍,在挖洞的时候捡到一块石片。石片断裂,而且又似乎经历了很多年的风吹雨打,所以上面的字迹不是十分清楚,大概只有几十个字。再加上我当时还没有上学,不认识字,也只是觉得这个石片与其他的石头不同,所以便将它捡回家。
  后来,我在县里面上了中学。有一次星期天回家又偶然间看到那个石片,石片上都是繁体字,我也有些不认识。所以我一边翻字典,一遍看石片,最后终于看出原来那是一块墓碑的一部分。后来我又去那个当年发现石片的地方寻找,发现地上有几个圆形的洞。那时我也听说过盗墓贼的事情,所以知道那是盗墓贼为了盗墓挖的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