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顺着盗墓洞爬下去,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墓穴里面。墓穴里面躺着几个人,身上插满了铁质的弓箭,想必是触动了墓穴的机关吧。我在墓穴里面转了一圈,发现墓穴里面有个木棺,棺材盖已经被人打开。而打开棺材盖的那个人的半个身子也趴在棺材里,那人手上拿着一块锦帕。我从那人手中将锦帕扯过来,看到上面绣着很多字,字非常的秀气,字体也是繁体字。
  我将那块锦帕拿回家,拿出字典与上面的字对照,终于弄懂了上面的意思。原来锦帕上写着的就是阴丹诀的存放地址。阴丹诀就放在墓穴里面棺材旁的墓碑夹缝里面。于是我又一次潜入墓穴,打碎墓碑将里面的阴丹诀取出来。后来我又专门学了写医术,然后照着阴丹诀上所说的修炼。随着我练功的日子越来越长,我的脸也越来越红。我本来以为是我的功力逐渐增高的原因,现在才知道原来我从一开始便是在走一条死路。”
  云重心里觉得奇怪,那个墓室的主人怎么会有阴丹诀的残篇?看来此事有些蹊跷,抽时间自己一定要到陈枫崖的家乡去看看。但现在还是为陈枫崖散功最重要,谁知道他的阴气什么时候又会冒出来。云重说道:“你现在盘膝坐下,我用真元将你的阴丹慢慢打散,这样也免得你受内伤。”等陈枫崖坐下后,云重将真元又输送到他的体内,在全身经脉中转了一圈后,直攻他的丹田阴丹处。
  云重用真元慢慢地剥蚀阴丹周围散发出来的阴气,阴丹在这种形势下逐渐变小,最后终于消失了。所有的阴气也都重新散回到经脉中与阳气交会,融合。
  云重收功后,陈枫崖也没觉得自己与以前有什么不同。于是问云重这是怎么回事、云重道:“怎么没有不同,你现在的脸色就不是以前的那种红色了。”说完在陈枫崖的眼前施了一个水镜术。
  陈枫崖看到云重大袖一挥,自己眼前便出现一个不断流动的液体表面,心里十分惊讶。然后通过液体表面,陈枫崖在里面竟然看到了自己的脸,自己的脸色真的不再是以前的那种红色了。取而代之的正常人的黄色。陈枫崖喜道:“我现在又算是正常人了。”
  云重笑道:“你现在是正常了,但教室里还有个人正在做梦呢。”
  陈枫崖想起那还是自己惹得祸,但他也不知道怎么收场,于是问道:“怎么样才能让那个人恢复过来?”
  云重道:“其实很简单。如果要我来只需轻轻在那人耳边说句话就可以了。但这对我没有什么好处,倒不如你去。那人身边的阴气迷雾都是你体内的阴气,如果你站在那人的身旁,那些阴气迷雾就会重新回到你的体内,这样你好的也就更加彻底了。”
  陈枫崖道:“这样最好。”然后两人又来到了教室。
  只见那人还在讲台上呓语,他的梦已经做到封神大战之后了。他们的班主任林沁正站在那人身边发呆。陈枫崖见状,走到那人的身边,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两下,然后道:“嘿,哥们儿,快要上课了,醒醒吧。”说完,陈枫崖只觉得周围的凉气疯狂地向他的体内涌去。如果不是事先云重告诉了他这是怎么回事,估计陈枫崖现在已经吓得落荒而逃了。
  那个做梦的人经陈枫崖一拍,不禁浑身一震,然后看到自己站在讲台上,而讲台下的学生们都在看着他。那人有点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道:“大家都看我干什么,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下面的学生听完他的话不禁哄堂大笑。有人心道:真是可惜了,一场免费的现场表演秀就这么结束了。而有的人则是暗暗开心。心道:他总算是睡醒了。其中林沁就是第二种人。当她走进教师的时候,她就发现有一个学生在讲台上忽然站着,忽然坐下,嘴里念念叨叨,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自己上前想叫醒他,谁知道那个学生好像根本听不到他的话,仍然疯疯傻傻地胡言乱语,走来走去。林沁也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自己叫不醒那个学生,而陈枫崖只不过轻轻拍了一下他,他就醒了。唉,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还是先上课吧。
  下午的课上完后,云重领着卫谱和陈枫崖来到后山。
  卫浦见云重将陈枫崖也带来了,小声问道:“你怎么也将他带来了,难道就不怕吓坏他。”
  云重笑了笑,然后将今天下午的事情跟卫浦说了一遍,最后道:“我准备推荐你们两个人加入青云宗,现在正好教你们一些基本的东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