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其实上面的担心也是多余的。修真人所用的法器那个不是自己日夜淬炼,将法器内部的晶胞内注满灵气。只不过一般修真人不知道为什么要淬炼法器罢了。所以看修真人的法器只需要看它的物理性能就行了。也就是说上面这一套在修真人的法器中还是适用的。
  再说云重获悉了炼器的奥秘后,马上便开始炼制飞剑。他手上的炼器材料很多,一把飞剑的材料肯定是绰绰有余,再加上他知道了法器的秘密,这么说来云重应该能够炼制出九等的仙器。但事实却不是这么回事儿。要知道说是一回事,做,那就又是另一回事。云重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移动晶胞上,但时间长了,饶是云重功力深厚也觉得有些吃不消。最后只将飞剑的炼制到五等,马马虎虎算一件仙器吧。这可是货真价实的仙器,里面可有已经饱和的灵气。
  看来这样不科学啊。云重不禁这样想到,如果能够批量生产法器,然后再由修真人将灵气注入到里面,那仙器不就可以批量生产了吗。但现代社会的种种加工材料的方法根本不能满足要求,什么淬火、回火、退火、正火,不管怎么说,能够将晶胞的纯度达到千分之一的都没有。这离最低法器的百分含量还要低上无数倍。云重想到,要想批量生产法器,变革现有的生产模式势在必行。
  在学校的时间在云重看来总是非常的短暂,又到了放假的时间。云重这次决定去陈枫崖的老家——河北献县走一趟,看看发现阴丹诀的那座古墓到底有什么门道。等卫浦回家前,他仍旧是提拜师的事情。云重千说万说,总算是把他打发走了。
  陈枫崖知道云重那里有可以飞到天上去的飞剑,所以这次也不想买火车票,一直央求云重坐飞剑回去。云重被他磨得没有脾气,最后只要答应了下来。飞剑的速度也是真不含糊,没过片刻便从长沙来到了献县。陈枫崖在天上找到了自家的位置,然后给云重指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这样两人才算落了地。
  两人先不急着回家,慢慢地摸索到那座古墓的位置。由于事情过去差不多快十年了,陈枫崖也不太记得古墓的确切位置,所以两人是边走边找。最后终于在一片荒草中找到了当年陈枫崖发现的那个盗墓洞。
  云重一个纵身钻到古墓里面,陈枫崖紧随其后。由于古墓与外面是想通的,所以两人也不觉得气闷。但古墓里面没有光源,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云重到也罢了,但陈枫崖功力太浅,只觉得眼前的东西模模糊糊。云重见状从无量乾坤戒里拿出两颗足有拳头大小的夜明珠,然后放在古墓的墙角里。夜明珠发出白色的亮光,古墓里的一切都呈现在两人面前。
  大理石铺就的古墓地面,墙壁都是硬石砌成的。从墙壁上可以看出,原来这里面应该有四颗夜明珠,只不过后来被盗墓贼盗走了。墓穴的里面有个平台,平台比刚进来的地方高出一米有余。平台之上放着一个棺材,棺材已经没有了盖子。棺材的前面有一块石碑,上面写着古墓主人的生平。
  墓主是个女人,死的时候好像才不过二十五岁。奇怪的是,墓室主人的死因却没有在墓碑上写明,只是说了些什么英年早逝的感叹之语。云重走上平台,看了看棺材中的墓主。只见她脸色入常,就像还活着一般。只是刚刚一靠近就感到从尸体上传来的阵阵寒意,不知道当年陈枫崖注意到没有。云重知道这股寒意就是墓主修炼了阴丹诀的缘故。好在她是个女性,阴气本来就比男人重一些,所以她活到了二十五岁才去世。如果不是云重发现的及时,只怕陈枫崖也活不过二十岁。
  陈枫崖站在云重的身旁,看着墓主,想了想,然后说道:“为什么她死了这么久,身体却一点也没有腐烂,就好像睡着了一样。”
  云重想了想,说道:“修真人也是人。墓主既然已经死了,尸体仍旧没有腐烂的迹象,那想必她的体内有什么防腐的宝贝吧。”说完,云重眼中神光一闪,然后不禁轻轻“咦”了一声。
  陈枫崖忙道:“怎么了?”
  云重道:“没想到墓主竟然将辟邪珠含在嘴里,难怪,难怪。”
  陈枫崖这些年一直都是自己摸索,对修真界的事情一点都不知道,自然对辟邪珠也不知道了。于是问道:“辟邪珠?它有什么用,难道是用来防腐的?”
  云重道:“不禁如此。只要在临死前将辟邪珠含在嘴里,那么那个人就可以将生命延续下去,直到有了医治她的方法为止。这有些类似现在的冷冻技术,只不过更加高明罢了。”

章节目录